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老电影收藏:青春中保存时代的记忆

[2013/3/15]
墙上那套样板戏海报的“淘宝记”也极富传奇色彩。海报原在大庆一位藏家周先生手里。从网上看到海报照片,周建明和宋明便欲出手。周先生开价两三万,老宋照例挑毛病:线条不直,排版不工整,等等。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价格砍到了7000元。这时周先生提出一个条件,说他是京剧表演艺术家童祥苓的超级粉丝,除非让他见偶像一面,否则海报免谈。
西汶艺术网
童祥苓,年轻人恐怕不知道,对60岁以上的人而言,这名字如雷贯耳——他是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扮演者。

周建明与童老有一面之缘,为了这套海报,他心怀忐忑地登门拜访童老先生,80多岁的童老竟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大庆的周先生很快带着全家人飞到上海圆梦,将那套海报以3000元的低价转给了周建明。

这段奇缘让周建明与童老结成忘年交。周建明盛情邀请童老夫妇来南京,为他们放映《智取威虎山》。胡琴一响,童老不由自主地踮起脚尖,小声哼唱起来,最后还兴致盎然地在《智取威虎山》的老海报上签名。

生活毕竟不是电影,曲折的过程并不总有喜剧的结局。宋明曾经特意去安徽蒙城,欲从一位退休电影公司经理手中买回一台“老五四”放映机。到了那里方知机器是坏的,老宋为人耿直,又是行家里手,二话不说就把机器修好了,退休经理却不舍了。老宋并不介意:一位退休电影公司经理,老放映机对他几乎意味着一生,我能理解这种感情。

老宋“寻宝”无果,别人却把他当作“宝贝”寻去了。

寻老宋的人姓张,是山西常家大院的“掌门人”。常家大院比乔家大院大16倍,名气却远不如乔家大院。老张想了个点子,将常家大院与老电影结合,于是遍寻全国有名的老电影藏家,去为游客放映老电影,其中就有老宋。一次,宋明在常家大院放映一部高画质的《小兵张嘎》,没想到台下观众里坐着崔永元。那时小崔正在做关于老电影的栏目,也应邀来到常家大院。这一际遇,让老宋和崔永元成了朋友。
西汶艺术网
公益放映,在怀旧中传承历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谈到收藏电影老物件的初衷,藏家们几乎异口同声:老放映机“咔嗒咔嗒”的转动声,是他们童年最美妙的声音记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众娱乐方式很少,看电影是最大的享受。乡村或城镇的夏夜,大人小孩带着小板凳、水壶、蒲扇,聚到场院或者镇中心的宽敞地儿,看放映员架起放映机,竖起大屏幕,放《地道战》《地雷战》《英雄儿女》,怕挤的人就到银幕背后看“反手”电影……如今看电影已成为一种文化消费,在舒适的影院看制作精良的大片,却找不回看露天电影的感觉了。
西汶艺术网
和观众一起重温老电影,分享老电影,是南京这些老电影收藏者最乐意做的事情。他们经常带着老胶片机、老电影拷贝,走入校园、社区、老人院和民工子弟小学,免费放映老电影。

一次,周建明在白下区老人公寓为老人们放映《洪湖赤卫队》,换片子的时候,一位老人颤巍巍地走过来,剥了一瓣橘子非要往周建明嘴里塞。老人说他年轻时最爱看这部电影,现在老了,记忆力不行了,但看了这电影,年轻时的很多事又都想起来了。老人露出了快乐羞涩的笑容,老周的眼睛忽地湿润了。

老周与几位藏家免费放映老电影,感动了周围许多人。李超开了一家饭店“粗茶淡饭”,看到藏家们拎着沉重的放映机四处奔忙,经常错过饭点,就请他们去店里免费吃饭,怕自己有事不在,特意为藏家们印发餐票,保证他们24小时都能吃到热饭热菜。蕾萌艺术培训中心的老板则是藏家们的“交通部长”。周建明有辆小车,每次放电影,设备、胶片把车塞得满满的,人都没地方坐,蕾萌的老板得知后送给他们一辆价值22万元的面包车。有了后勤保障,公益放映就成了藏家们的日常工作,这几年已在社区免费放映100多场。

浸淫在老电影中,人也会离世俗更远一些。周建明说,因为老电影剧情简单,剧中人物单纯天真,不知不觉就会影响你。

2010年,一位藏家因为孩子得了白血病而大批变卖藏品,周建明不砍价就向这位从未谋面的藏家认购了两件藏品,明知其中一件花费2万的老留声机是赝品。其他藏友也纷纷解囊,赠予那位突遭变故的藏家几万元。

老电影朴素亲切的艺术气质、自然放松的观看方式以及观众之间、观众和放映员之间的即时互动,也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南京艺术学院有一支90后组成的老电影放映队,每周举办“周三经典胶片影院”,放露天电影,甚至放映默片,用唱片机来配合发声,海报也是模仿老海报自制的,所用放映机、幕布、拷贝大多来自“老电影工作室”。体验父辈美好的电影时光,在老电影中寻找时代光影,成了他们文化生活的一部分。

对老电影收藏,邹宁的观点是,老电影直接记录民族、时代的生活、风俗、制度、思想和艺术,保存老电影就是保存时代的记忆,传播老电影,就是把民族的文化传给后人。他认为,文化事业不仅是政府的事,也是百姓的事,做老电影的收藏与传播,是一种民间自觉的文化传承,这样的传承更有根基更能久远,希望更多的人加入进来。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