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沈阳收藏圈到底有多乱

[来源:沈阳晚报]  [2013/3/15]
[img]uploadpic/20133/2013031539199025.jpg[/img]资深收藏家曾在4年间花了200万,买了一堆假玉器

来者是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材不高,有些发福,头上也略有些拔顶。进入房间,中年男子就开始变戏法似的,不断从腋下的小夹包里掏出一个个红布包着的小件玉器:玉枭、玉如意、青玉钩形佩、玉璧,甚至还有一件奇形怪状的耳坠似的东西。玉器一件件被否定,男子头上开始见汗,继而是一声又一声的叹息。最后,即便是一件玉玦被认为可能是真正的红山玉器,男子依然没能从极度的沮丧中振作起来。

金庸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江湖也是有区别的,有地方水浅,有地方水深。用考古学者、文物鉴定专家冯永谦的话来说,收藏的江湖,水又深又浑,升斗小民建议不要来趟这方浑水。可,收藏的江湖到底有多深?又有多浑呢?沈阳晚报记者带着你一起去逛一逛。

4年200万打了水漂

3月9日,周六,上午9时,鲁园古玩市场门前停车场已经没了位置,后来者干脆将车停在三好街南运河桥的人行道上,也不管里侧的人行道上已经停了一排机动车。

市场院子里人头攒动,地摊上从锈迹斑斑的算盘,到镀了金的佛像应有尽有。沈阳收藏家协会红山文化分会会长王勇敞开了房门,方便收藏爱好者走进来参观。中年男子再次从皮包里取出一个红布包求鉴定,王勇苦笑:“这是最后一个了!”

在被沈阳红山玉收藏家圈子认可之前,王勇已经“玩”了10年红山玉器。他说:“第一次买红山玉是在2003年,一个玉枭,花了4000多元。”

在2003年之后4年多时间里,王勇迷上了红山玉器。“去朝阳、赤峰,那地方红山玉器特别多。去一次收四五箱子,装香烟的那种箱子,装满了差不多一百四五十斤。回来在火车上不敢睡觉,进出站的时候雇人抬才行。当时宝贝得不得了,现在回头看,大都是假的,4年花了200多万,都打水漂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真品比例2%-3%

冯永谦,1935年生于沈阳,中国考古学会会员,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从事文物考古调查、发掘和研究工作近50年。

他告诉记者,红山玉器造假,由来已久。文物部门1973年对阜新胡头沟墓葬进行挖掘,出土18件红山玉器,引起国内外关注。“当时很多台湾的收藏家和收藏机构,都出高价收购红山玉器,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一件红山玉器售价就可能高达几万、几十万元,一下子就把红山玉器的价格炒起来了,实际上在2000年以后,红山玉器的热度已经降下来了。”

X先生是沈阳收藏家圈子里的名人,同意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约法三章:还要在圈子里讨生活,千万别在文章里提他的名字。他说:“沈阳人收玉器,不论件,论车,一拉一卡车。这里面能有真的吗?”

搞了50年文物工作,冯永谦经历多多,他认为民间收藏者收藏的10件玉器中,能有一件真品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他说:“民间收藏家手中的红山玉器,真品的比例也就在2%-3%,这还是客气的,说现在市场上流通的百分之百是假的,也不算夸张。”

一人多高的“C”形龙

在王勇的众多赝品玉器中,最“贵”的是一件“C”形玉龙,王勇在2005年买下它时花了20万。玉龙有多半个手掌大小,呈深褐色。在红山玉器中,“C”形玉龙是最典型的代表,甚至有“中华第一龙”的美誉。而在民间收藏界,将人物、动物类的玉器,统称为“喘气的”,价格尤为昂贵。

在沈阳某家古董店里,沈阳晚报记者见到了从十几厘米大小到一人多高的系列“C”形玉龙。一个个玉龙看起来品相端正,玉质柔润细腻,而在每件玉龙前也都摆着一张由国内某收藏网站开具的证书。这令人惊诧,几千年前的古人,竟然可以制作出如此规模巨大的玉器?

王勇不屑一顾:“古人做玉龙,一般是用来佩戴或祭祀用的,做那么大的玉龙,挂谁腰上啊?”

王勇接触过一位老爷子,是一位部队退下来的老干部。一次,特别把王勇请到家里去,从家里的衣柜里拿出一件1米多高、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大号“C”形玉龙。王勇说:“花了10万买的,现金不够,抵押了房子又贷了5万块钱。搞红山玉器收藏,被骗得倾家荡产的多了。”

Χ先生透露说:“年前,京津地区一家私人收藏馆,收了一座玉人,差不多一尺多高,说是红山玉器,花了800万。后来发现是假的,到处找卖主。”

不用负责任的证书

冯永谦也见到过一人多高的“C”形玉龙:“让我鉴定,我说这怎么可能是真的?藏家拿出来证书,还说著名专家ΧΧΧ鉴定过的。ΧΧΧ和我是多年的同事,他不可能瞪着眼睛说这样的假话。”

那证书是怎么回事?王勇说:“北京潘家园就有卖的,玉器鉴定要证书3000元,不要证书10元。”Χ先生认识一位北京的著名专家,来沈阳还和他一起吃过饭。这位专家的身价按夜算,一夜3万。他说:“下午从北京请来,第二天送走,好吃好喝,再安排个好宾馆住下。这一晚上不干别的,只管写证书。”

王勇还经历过更荒谬的事情。“找专家鉴定真伪,你千万不能说愿意花大价钱。你越慷慨,越不能得到真实的结论。因为专家明白,只有你高兴了,他才会获得更多的报酬。所以,有些时候他们情愿撒谎。”

冯永谦认可这种说法,很多专家,就是朋友找到,也是不花钱不给看,还有的花钱了还不说实话。平日里,找冯永谦鉴定的人挺多,只要有人请,冯永谦很少推辞,分文不取不说,一顿饭也不吃。他说:“我这点学问,是在考古队练出来的,也算是国家培养出来的,收钱说不过去。况且,别人找你,也是信任你。”

问题是,专家胡说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惟一的影响,可能就是一个坏名声。

冯永谦解释说,对古董的鉴定,很难说谁更准确更权威。同样是专家,鉴定结果完全可能南辕北辙。况且,即使最顶尖的专家,也会有走眼的时候,这实际上在客观上为“胡说”创造了条件。

不仅如此,“胡造”似乎也没什么大事。辽宁仿古玉器生产,以锦州杨兴屯、岫岩偏岭子最有名。王勇说:“都是小作坊。伪造古玉,最重要的仿沁色,人工造不出来怎么办呢?就选有玉皮的玉料,然后把玉皮说成是沁。为了去掉人工打磨痕迹,用生酸浸泡……

一夜暴富的诱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红山玉器就是个缩影,中国收藏圈子里,假货横行,而且造假的手段也越来越高明。”冯永谦说。

几年前,冯永谦曾受邀去南方帮助鉴定一件据说是战国古墓里出土的红色漆枕,几经鉴定都认为是真品,正准备参加一个拍卖会,标价3000万。拿起漆枕端详了一阵,冯永谦却要来一把锤子,正当大家诧异时,冯永谦挥起锤子,对着漆枕一阵猛砸。那是3000万啊!冯永谦不以为然:“那是个刚做了没多久的,砸也砸不坏!”

心态端正很难。

冯永谦领着记者在鲁园古玩市场的地摊间闲逛,边走边嘀咕:“看见那套辽代的镀金腰带没?他要4万,拍卖市场上能卖到20万。还有那个要3000元的宋代陶瓷油灯,也能卖到4万。”记者听着忍不住抓心挠肝。

30岁出头的红山会员李迟,从上高中时就开始搞收藏,不过他收藏的全是细石器、煤精这些文化价值高、市场价值低的红山文物。收藏圈子里捡便宜暴富心理盛行,李迟却有自己的原则:“有人爱钱,我们玩文化,算是浊流清流之分吧!不能说谁更高尚,但是至少,一个人得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我从来不信。”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