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蔡雪斌收藏端砚300余方

[来源:东方早报]  [2013/3/18]
[img]uploadpic/20133/2013031839053961.jpg[/img]天然石皮纹端砚 坑仔岩(象牙眼2颗,天然石皮)

[img]uploadpic/20133/2013031839058901.jpg[/img]松鹤纹端砚(“紫玉之英,石品皆全”)

[img]uploadpic/20133/2013031839060117.jpg[/img]刘硕识制薄意山水纹端砚

蔡雪斌

沪上收藏爱好者,收藏缂丝、紫砂和端砚三大主题,数十年来得端砚300余方。
西汶艺术网
陈若茜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藏砚是古文人雅士的传统,大文人苏东坡、米芾、纪晓岚,乃至清代皇帝乾隆、民国总统徐世昌,都堪称“砚痴”。海上藏砚家蔡雪斌自号其堂为悠悠堂砚斋,并非文人,却是雅士,聚得一室玲珑雅玩,缂丝、紫砂和端砚是其数十年来收藏的三大专题。

蔡雪斌家中藏有被推为“群砚之首”的端砚三百方,其中,被视为端砚上品的老坑砚就有百余方。有了殷实的家底作铺垫,言谈间也多了几分狂狷气,其一掷千金与海上藏砚家争砚的“壮举”,亦是藏友间人所共知的趣谈。

“遇上喜欢的精品,他不惜以高出别人数倍的价格竞价,久而久之,但凡遇上好砚,砚商们便喜欢留着给蔡雪斌。”藏砚的好友陈佳鸣说。也因此,他被圈内藏友视为搅乱市场行情的人,而那些先于他入市好多年的藏砚大家,遇上像蔡雪斌这样强劲有力的竞争对手,也只得拱手相让。

端砚之所以成为四大名砚之首,由于它具有与众不同的细润如玉的石质。中国古书中多有描述端砚石质的记载,比如“端溪下岩旧卵石,黑如漆、细润如玉、叩之无声,磨墨亦无声”(《古砚辨》); “按之若小儿肌肤,温软嫩而不滑,秀而多姿;握之稍久,掌中水滋。”(《端溪砚史》)。

端砚坑口繁多,砚界最为推崇的是老坑、麻子、坑仔三大名坑。除了坑口,端砚还讲求石品,比如天青、鱼脑冻、青花、蕉叶白、石眼、火捺等。真正名贵的石品很难得,一方端砚,有否石品,价值相距往往以十倍计。

蔡雪斌家中藏有一方麻子坑的青花端砚,是从一位台商吴鸿翔手中购得。据说吴鸿翔早年在大陆以低价收了很多砚台,带到台湾,因而也丰富了台湾砚界的收藏。他本人对这方端砚也很是喜欢,在其后刻一段话来盛赞:“世人莫叹麻脸丑,麻脸心地更温柔。”意思是说,麻子坑的青花端砚,质地细致温润。他还特意在标签上注明此砚为“非卖品”。蔡雪斌看到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你这是非卖不可品”,言外之意,这块砚台他要定了。不多久,他果真将其收入囊中了,至于花了多少,外人便不得而知了。

蔡雪斌说,那方麻子坑的青花端砚,外表看来与其他砚台无甚区别,而重点恰恰在于它是名贵的青花石品。他将那方端砚置于清水下浇灌,砚台表面便浮现一条条形似鱼仔的青花纹,轻盈如丝,吹弹可破,宛若一尾尾小鱼仔在畅游。

书中早有言,“青花细致有如波面微尘,像轻纱,似水藻,隐约在紫石上面,瞅之无形,沉入水中,方清晰可见”,但少有人见过麻子坑的青花。

不过蔡雪斌并非只有鲁莽和狂狷气,忙碌的工作之余,他长年往返于广东肇庆、江西婺源等名砚产地,下坑口、访名家。收砚的十数年间,他结识了蔡鸿茹、刘演良、张牧石、胡中泰等砚界的专家,其中,正在上海笔墨博物馆展出的一方清代太平有象歙砚,为歙石中的庙前青,是蔡雪斌所藏为数不多的几方古砚之一,正是从书画金石大家张牧石手中获藏,并被他考证为徐世昌旧藏歙砚。

民国大总统徐世昌是有名的“砚痴”,其收藏的砚台后被天津博物馆所藏,也令天津博物馆成为国内藏砚最丰富的博物馆。但是据说,徐家在将砚台捐赠天津博物馆之前,曾给每位小辈留了几方砚,作为纪念。据蔡雪斌介绍,1950年代初,书画金石大家张牧石在天津的“鬼市”收了一批徐家后人拿出来的东西,包括十几枚章料,以及一方砚台。

张牧石平时写印稿,觉得歙砚磨出来的墨写小字有点粗,就将这方歙砚弃在一旁不用。2003年,蔡雪斌在天津,结识了张牧石,二人聊得非常投机,一来二往便结为忘年交。张牧石平日常为蔡雪斌刻章,在得知张老耿耿于怀想要一方老坑端砚时,蔡雪斌便赠了一方老坑冰纹端砚给他。

张牧石手一摸,动容之极,说:“哎呦!这么好,这就是老坑呀!”有着文人古风的他后来回赠了蔡雪斌那方徐世昌旧藏古砚,随砚附赠的还有一张便签,是张牧石记录的这方古歙砚的来龙去脉,此次也一同在上海笔墨博物馆展出。

蔡雪斌拿到手中一看,不相信这便是传说中的“庙前青”。据说歙砚砚山的老坑边上有一座庙,在庙前这个地方挖出来的石头很奇怪,彩带的,半红半青,就是庙前青。但是这种石头只在文字中记载,很少有人见过。歙砚泰斗吴中泰见过这方砚台后说,“是个好东西,便是传说中的庙前青了,作为文字记载的庙前青实物,它流传下来了。”
西汶艺术网
天津博物馆研究员、中国古砚专家蔡鸿茹将其定名为“清太平有象歙砚”。蔡雪斌说,“蔡老师对徐家旧藏的砚台颇有研究,拿到后反复看,他告诉我说,‘因为徐世昌的藏砚都有他刻的砚盒,这个砚虽然没有,但我只能告诉你这符合徐世昌收藏的东西,是一块清朝的砚台。’”

“中国端砚的几大名坑,近代是应日本人的要求开的,日本人是很狂的,我刚收藏砚的时候,他们就说,中国没有藏砚家,你们中国人要收藏砚,以后要用很高的价格从日本买回去,那个时候我就下决心,要收大量的端砚。”蔡鸿斌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近年来,所有端砚名坑都已“封坑”,特别是老坑已封坑多年,大多无石可采。“老坑它大概只有80厘米宽,1厘米到25厘米厚,330米长,从唐朝开采至今,就这么大点地方。古时开采,均靠手工;近代重新开坑以来,现代化的探头、通风设备、照明工具一起上,短短十数年间,砚材已经将近枯竭。”这也是促使蔡雪斌收端砚的另一大原因。■

Q&A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收藏十问

Q: 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的?

A: 喜欢中国传统的东西。

Q: 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 一枚寿山石章,当时花了200元人民币。

Q: 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

A: 清太平有象歙砚。

Q: 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 满足自己的占有欲,过程中的快感,得到后的开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Q: 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收藏?

A: 砚商,藏友,一线采石工。

Q: 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

A: 三百多方。

Q: 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

A: 从未想过成名成家,能有机会与藏友交流获得知识就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Q: 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A: 收藏使生活充实,在寻寻觅觅中能开心度过自己的人生。

Q: 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

A: 一开始遇到赝品是常事。

Q: 有一天你能放弃你的藏品或捐出吗?

A: 徐世昌先生曾嘱其后人:“我好不容易将这么多砚拢在一起,望不要将它们再散了。”其后人将他的藏品全捐了,成就了天津艺博的中国藏砚半壁江山,我很敬仰。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