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惠崇小景及《江南春图卷》考

[来源:东方早报]  [2013/3/18]
[img]uploadpic/20133/2013031842192953.jpg[/img]惠崇《江南春图卷》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目前定名为南宋无款《溪山春晓图卷》)

[img]uploadpic/20133/2013031842194449.jpg[/img]宋懋晋 仿古山水图册之一

[img]uploadpic/20133/2013031842196141.jpg[/img]《江乡清夏图》后董其昌题“今年始得惠崇《江南春》卷”

《江乡清夏图》后董其昌题“京口陈永年藏惠崇《江南春》”(左)与董其昌自题《仿古山水图册》

■ 暨“惠崇小景”及《江南春图卷》考

宋代画僧惠崇的《江南春图卷》为传颂千载的画史剧迹。然而自明清以降,是卷因定名、时代及作者归属等争议,致后人无法确知曾为董其昌与四王等称道的《江南春图卷》究为何物。本文作者从一些细节入手,终考证出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定名为南宋无款的《溪山春晓图卷》即惠崇《江南春图卷》,而且,其抽丝剥茧的考证过程亦极有意趣。

凌利中

一 惠崇与“小景画”

宣和二年(1120),《宣和画谱》编撰者首次将“小景画”列入十画科之一的“墨竹门”中。稍后的邓椿,在其《画继》中,则将之列为八大画科之一。惠崇之画史地位,由此拉开了序幕。作为宋初九诗僧之一的画家惠崇,其“小景画”(或称“江南小景”、“惠崇小景”),善于描写江南汀渚坡坂,极具文人情怀,与唐宋以降文人画逐渐成为画史主流的趋势正相契合,故为力倡文人画观念的苏轼(1036-1101)等人所竭力推崇,东坡之“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名句,至今颂传〔1〕。惠崇也藉此进入了以王维(700-761)、董源等为代表的“南宗画派”先驱之列,之后的“大年小景”、“云林小景”、“画禅室小景”等皆其金针嫡脉。然惠崇之作品,自宋初即真迹寥寥,且真赝纷纷。诚如南宋景定二年(1261)郑梦演《行书题画记帖》〔2〕中所云:

慧崇(惠崇)所作,罕得其真者。凡见一小景芦雁,更不问笔法如何,便目为乃翁之迹,不过聋瞽人互视听。囗鉴赏者自不同,虽如紫绿,始拒可乱朱,石林之题品得之矣,又不待走饶舌。景定辛酉六月八日,吴兴郑梦演识。

由于文物流传的偶然性,许多画史大家之名品真迹已无从获观,而米芾的“无李论”与传世冠名李成的作品,董其昌所认定的诸件所谓王维、董源真迹等,已成为共识。然而,上述画史大家之画风却得以代代相传,为后人不断加以继承并有所创造,他们的名字以及诸多冠名作品(包括传派作品与后世摹本),构成了画史上的一个个坐标。这一客观事实,亦成为中国绘画史上一个较为独特的现象。其中,惠崇“小景画”及其《江南春图卷》之情形亦然。

二 惠崇《江南春图卷》考

惠崇《江南春图卷》,为传颂千载的画史剧迹。尤其于明清画坛,此卷之影响,犹如董其昌认定的王维真迹《江山雪霁图卷》(现藏日本)等一样,绝不亚于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卷》、《秋山图轴》诸名作。遗憾的是,明清以降,是卷因定名、时代及作者归属尚存争议,致使后人无法确知曾经为王世贞、董其昌与四王吴恽等所称道,并从中汲取养分的惠崇《江南春图卷》究为何物,其存世与否,更不得而知。事实上,此卷即为现藏故宫博物院,现定名为南宋无款的《溪山春晓图卷》〔3〕。兹考证如下:

此卷绢本设色,纵24.5厘米,横185.5厘米。本幅无款,卷后元明诸家题跋累累,诸跋语中,大都将之视作惠崇笔,如李东阳(1447-1516)“宋初世说诗僧九,中有惠崇称画手”、王穉登“少时曾见惠崇画《江南小景》,王介甫(王安石,1021-1086)题诗赞其超绝,然菰芦只尺,意兴萧瑟,不如此卷长逾半寻,而禽鱼花鸟、林霏岫霭,纵横烂妙,笔法清润类赵大年”、王世懋(1536-1588)“惠崇以诗僧鸣宋初,声价当与贯休比肩,黄筌父子不足比也。景似京口,又为京口故物,天以授从训者,从训其宝之”。王世贞(1526-1590)题曰:

惠崇诗僧也,画品不能当荆关半。而今所观平湖小屿,汀花水禽,渔舟茅舍,便娟映带,种种天趣,故非南渡后人所及。昔老米(米芾)谓五季以来画江南景,稍清远者辄以为王摩诘,而实非。使不作惠崇题识,将无以为摩诘耶。此卷自杨先生应宁而归之陈从训,从训亦京口人也。春时唤小刀泛焦山、北固,间出图而歌张志和桃花流水,按之当与江山俱响应矣。

“京口”“从训”,即陈永年,字从训,京口人,系晚明著名收藏家。此卷之定名,系源自李兆蕃篆书“溪山春晓图”之引首。显然,上述诸家跋中已语及惠崇,且王世贞之题跋为其本人收入《弇州四部稿》,而标题即为:“《题惠崇江南春意》。”〔4〕

对此,稍晚于王世贞的故宫博物院藏宋懋晋(约1585-1620年后)《仿古山水图册》〔5〕中却另有见解:

京口陈氏所藏《秋庄放鸭图》,因卷首为元人误题“溪山春晓”四字,跋者无虑数十人,俱因其误而误之。余尝见文太史仿此图题《仿惠崇笔》,则知惟太史能赏此,惜乎无其跋也。今在黄黄石家。

李兆蕃为李东阳继子,非元人,此宋氏有误。该卷之作者归属,宋氏认同“文太史”徵明之惠崇说,并认为“溪山春晓”之定名为误题,且自定名为《秋庄放鸭图》。显然,宋氏所称此惠崇作品,即为故宫藏《溪山春晓图卷》。对于该卷之藏递过程,卷后王穉登(1535-1613)所题较详:

读长沙公(李东阳)题,则此图盖长洲陆太宰(陆完)物,后举赠邃庵相国。两公并好古博物之士,宜其馈莫非名品。今归陈文学从训,从训尚慎啬之,勿为他人所攘。虽然空诸所有,禅宗之绪言,何我、何人一切皆幻。惠公(惠崇)而在,且将拊掌余言矣。

据知,此卷由原藏家陆完(1458-1525)赠予相国杨一清(字应宁,号邃庵,1456-1530);其后,卷归陈从训。检校卷后题跋以及诸文献,知陈氏宝藏期间,获观者众,兹按系年如下:

万历七年(1579)冬日,顾大典过京口,陈氏携此卷呈示,顾氏观并题:

“余自束发以至登朝,十余年间,每过京口,辄弭櫂者旬日。见其山水秀润,信如米南宫之言,而今观是卷,则宛然似之。陈君从训,京口人也。行将挟策壮游,携之以行,则故国江山之胜,无适而不在几席间矣。从训其宝之哉。至于画品之精绝,则余友百穀(王穉登)论之详矣。”

万历九年(1581)立夏日,顾大典再过京口,又得获观再跋:
西汶艺术网
“辛巳立夏日,从训携来重阅。江南春色,如貯生绡半幅间也。

需注意的是,顾氏此跋中,已明确将画卷主题予以点出:《江南春色》。七年后,即万历十六年(1588)七月,吴江人王叔承(字承父,号昆仑山人)游焦山,入白门,时陈从训诗酒相陪,席间出此卷,叔承得观作题,并指明是卷作者为惠崇:

题陈从训所藏惠崇《溪山春霁图卷》。惠崇一诗僧,宋首柴周尾……明年戊子七月将泝大江入白门,秋旱得凉,而从从训酒间书之一助游兴。

有意味的是,王氏题中又将此卷定名为“惠崇《溪山春霁图卷》”,该跋亦为《御定历代题画诗类》所收,标题为《题陈从训所藏惠崇溪山春霁图卷》。数十年后,即万历二十九年(1601)七月三日、四十一年(1613)暮春,董其昌在其观摩已藏赵令穰(字大年)《江乡清夏图卷》〔6〕(波士顿美术馆藏),以及自作《仿古山水图册》〔7〕的两处题语中分别透露:

京口陈永年藏惠崇《江南春》,正是大年画派。余欲购之以配此卷,陈向以众畜之,及余目成,便自珍重,意收千金之享矣。

宋人画,赵大年、马和之可称逸品。盖元镇倪迂(倪瓒)所自出也。

云横峭壁水平铺,渡口人家日欲晡。却忆往年看粉本,始知名画有工夫。京口观惠崇画卷,因拟写此。(笔者按,此际惠崇《江南春图》卷仍在陈永年处,详见后文)

董氏两题中,透露了其十余年间,至少曾两次于陈从训处得观摩惠崇《江南春图卷》。那么,该卷是否即《溪山春晓图卷》呢?据万历四十三年(1615)四月,董其昌第三次跋已藏赵令穰《江乡清夏图卷》时称〔8〕:

今年始得惠崇《江南春》卷,与此卷为斗牛之合剑。赏心事亦大不易,凡十年、二十年始惬本怀,而浮生几何,暗中消去岁月精魂,亦足慨矣。甲寅九月黄中舍以惠崇卷易山樵《青弁图》。

“黄中舍”即黄正宾,字黄石,歙之居安人,万历间中书舍人,以赀郎建言,疏诋首辅申时行(1535-1614),廷杖。人又称之黄尚宝,其恁籍声气,游于缙绅,与弟黄黄山、中表王越石,皆喜蓄鼎彝书画,为士夫中鉴赏名家。据上述题语,知万历四十二年(1614)四月,董氏终于从黄黄石手中得到《江南春图卷》,代价是将已藏“天下第一王叔明”的王蒙《青弁图》(即《青卞隐居图轴》,现藏上海博物馆)交换。尽管如此,欣喜之色,仍溢于言表,并谓与赵令穰《江乡清夏图卷》“为斗牛之合剑”,距董氏万历二十九年(1601)题赵令穰《江乡清夏图卷》“京口陈永年藏惠崇《江南春》,正是大年画派”至少已十五年矣,诚可谓得偿二十年夙愿!亦悉,黄黄石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七月至四十二年(1614)九月间,已从京口陈永年处收得该巨迹,也就有了上述宋懋晋《仿古山水图册》“京口陈氏所藏……题‘溪山春晓’四字,跋者无虑数十人……今在黄黄石家”一说,亦确知宋氏该册当作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七月至四十二年(1614)九月间,并暗示了陈永年、黄黄石与董其昌递藏的《溪山春晓图卷》与惠崇《江南春图卷》为同一件作品之事实。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