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画家谢春彦的诗书画

[来源:新民晚报]  [2013/3/19]
癸巳正月初九,节气交“雨水”。偏巧这一天真的就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早上九点多,谢春彦先生打电话来,约中午在老锦江小聚,吃本地菜,有草头圈子等。我立即答应了。挂上电话,忽又犹豫起来,偌大年纪,怎么还是这样嘴馋;外面雨势不小,要是叫不到车子怎么办?偏巧一走出大弄堂,就叫到了一部车子,准时而至。应该说,这一顿饭吃得很开心,因为大家讲话都口没遮拦,讲的都是真话。座上又有几位难得一聚的要好朋友,但他们现在仍然在位,名字就不提了吧。

我有意不说谢春彦是何方神圣,至少晚报的大量读者都已久仰其名。现在已经有人尊称他为“大师”。春彦自然也够格。不过我想,如果我也这么称呼他,反倒显得咱老哥儿们有点生疏了。想想咱们认识至今,三十年虽不到,廿几年总有了吧。当年他的下巴上还留着长长的黑胡子,看上去有点仙风道骨、暗藏玄机的样子。果然,现在的他艺事、名望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最令人惊异的是他竟然诗书画“三门抱”(化自京剧行话“两门抱”)“一脚踢”(海派术语),“才”大艺粗,尽情挥洒。他是什么“才”?“奇才”还是“歪才”?我想了一想,不妨称之为“鬼才”,这可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特殊禀赋。我曾经说与贺友直老先生听,他也同意,接着就悄悄地跟我说了一句笑话,这可要保密,暂时不便外传。

最近春彦出版了两本画册,一大一小,大的题为《诗书画·江南江北》,小的是《春彦手痒》,内容是插图速写。承他看得起,也各送了我一本,未免受之有愧。这一阵我的日常消遣,除了看书看报看电视,就是观赏春彦这两本画册。其实书画我不大懂,图个“眼皮供养”而已。说来也不怕难为情,画册中最吸引我眼球的还是画女人的那一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不能责怪我“老不正经”。何况春彦画女人,自有深意,他知我知。比如这一幅:画的是一个打着黄伞穿着黄短衫黑短裤的女人俏立的背影,有诗曰:“黄衫黄伞黄梅雨,小立斜阳一段诗。曾许樱桃亲手摘,今年争似去年时。”还有注:“庚寅四月车过金陵见站台有此丽影……”画好,诗也好,此情此景并此味,使我不禁想起了已故诗人戴望舒先生早年写的那一首有名的新诗《雨巷》,两者新旧体例不同,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又瞎想,谢春彦这个老头儿当时肯定像王实甫西厢记》里说的:“眼花缭乱口难言,魂灵儿飞去半天”也。

说到中国的旧诗,我是喜欢的,就是缺少那根神经,做不来,只好干瞪着眼看别人做。早先有位也算名人的大佬说自己平生有三大“恨事”:一恨爱听京剧而不会唱,二恨爱赏国画而不会画,三恨爱读旧诗而不会吟。春彦会唱京剧吗?我估计大概也能哼两句。画是他本行。至于他的诗,两本画册里有那么多,还有平常在报纸上(比如晚报)陆续发表的,你敢在这方面小看他?诗做得怎样?我只能表示我个人的看法:这是一个性情中人做的诗。《随园诗话》说:“须知有性情,便有格律;格律又在性情外。”是的。但读诗的人也有性情,有时可以与做诗的人相互共鸣,有时又何妨相左。大画册里有一首诗是悼念女作家韩素音的:“汉家不死伤残梦,北望深宫旧梦荒。意气书生纠董笔,无言垂首哭洛桑。”书法不用说,诗做得很沉痛,惜我不大能解,因为我很少读韩素音的作品,老实说,也没有读的欲望。

人最无奈的事就是时间迅速消逝,年纪无情增长,老老头看小老头也会生出羡慕,觉得他有优势。春彦才七十多一点(据说属蛇)。孔老夫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相当成熟老练的人生境界,所以春彦未来将大有可为。是后用一句老掉牙的古文作结:“余有厚望焉。”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