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2012年中国当代艺术纪要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27]
当代中国艺术一年比一年热闹,从美术馆的展览场次、美协画院的阵容规模到艺术院校的招生人数、艺术作品的交易金额无一不在逐年大增,呈现出一种近乎“大跃进”式的增长势头,各类双年展、艺博会、艺术区和艺术奖同样四处开花,但能让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展览和优秀作品却寥寥无几,乱哄哄上演的完全是一派浮躁时代的光怪陆离景象。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在逆淘汰的淫威之下,所有聪明人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不得不坏事做尽,唯有劳心劳力不善钻营者为“成王败寇”的历史潜规则垫底,文化艺术反而成了这个人欲横流的时代一块最光鲜夺目的遮羞布。

双年展  美术馆

2012年,在中国被冠以“双年展”称号的艺术活动不下10个,它正好呼应了各地因商业化的艺博会受挫而兴起的另一股打造“城市名片”的热潮现象。可是,以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和文化机制,根本不具备兴办双年展的条件,即便政府财政不差钱,也没有相应的人员配置和学术规范能确保一个双年展能达到国际水平,所谓的“双年展”,最终不过是成为官员要政绩、艺人要名利、商人要政策和掮客要佣金的大秀场,唯独老百姓在为此而大出血。这样的局面,如果仅仅是出于贪官污吏和不良奸商的见钱眼开那也可以另当别论,问题是现在已经有为数不少的专家学者也参与到这种劳民伤财的艺术项目中来,他们完全将学者应有的文化良知和社会责任弃之不顾,比如中央美院教授赵力就曾两度出现在宁夏“双年展”的活动现场,而斥资17.6亿元的银川美术馆项目则由中国美院教授负责。这些项目的上马对于偏僻而落后的西北地区人民意味着一笔沉重的财政负担,并且在活动结束、这些专家拍屁股走人后,多数都难逃成为“烂尾楼”项目的下场,它们不但成不了促进城市发展的文化品牌,反而会变成官员昏庸、民众无知、骗子得逞的可耻见证。
西汶艺术网
除了上海双年展之外,2012年各地的双年展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艺术庙会”,不论举办方的政府官员还是负责具体实施的策划执行者,他们都一概无视“双年展”要求探索性和当代性的学术标准,绝不是每两年举办一次的普通艺术展览便可以冠以“双年展”的名号。此外,“当代性”在中国依然面临着合法化的困境,仅此一点,就意味着在中国要举办全面而真正的当代艺术双年展是毫无可能性的,比如上海双年展上的中国艺术家作品在语言上完全契合当代艺术的形式风格,可策展人和艺术家对政治意识的集体规避导致作品的内容不是空洞就是陈腐。这就足以说明,中国要发展当代艺术和举办双年展,不仅需要一个制度性建设的强力过程,同时这一切又要有来自整个文化的觉醒动力才能得以改变。目前全国各地方兴未艾的“双年展”,不仅是一种盲目性的错误行为,更可怕的在于它们背后潜藏的是有意识的官僚意志和商业阴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国的美术馆建设运动伴随着房地产泡沫的增大在不断扩张,文化产业和土地政策的大力扶持成为新一轮美术馆建设运动的催化剂。这一轮运动中,最具有代表性的非宁夏“黄河金岸·华夏河图”项目莫属,该项目总投资300亿元,占地面积19.7平方公里,其中地产商斥资30亿元建设的“黄河艺汇”文化设施即包括银川美术馆项目。上海徐汇区在黄浦江边打造“西岸文化走廊”,建设沿江8.4公里的艺术区和美术馆聚集群落,其中包括王薇刘益谦夫妇的龙当代美术馆和余德耀的私人美术馆。政府之所以能够给土地优惠政策打造艺术区和美术馆,背后是艺术区周围高涨的房价在起实际支撑作用,但这种表面繁荣能维持多久却没有人能够担保。不论是上海巨富王薇还是印尼华人收藏家余德耀,他们都还不具备像欧美国家富人那样靠自己的厚实财力建立私人美术馆的长远眼光,相反,他们建立美术馆的初衷不过是试图通过艺术市场和政府政策来寻找财富的增长机会,没有任何正面证据表明这些美术馆具备非营利的公益性质。当然,不仅是龙美术馆和余德耀美术馆,即便是比较有名的今日美术馆,采取的经营方式也是具有中国特色而缺乏文化建设价值的画店模式。它们热衷于斥资为名家名人做展览,这样等于低价进货,一旦转手成功便能兑现赚钱,并且能提升美术馆品牌,从而吸引那些愿意砸锅卖铁的无名艺术家前来租借场地。这种行为对艺术生态造成了杀鸡取卵式的负面作用,不但助长了艺术市场的泡沫,同时也扼杀了艺术新人的发展成长,从根本上背离了美术馆的公共文化建设职能。

要知道,中国社会还不具备建立现代美术馆的制度环境,更不用说侈谈私人美术馆的建设,换言之,中国富人还没有达到古根海姆家族那样的境界——财富和高贵作风都经得起时间考验。中国富人多是一些张牙舞爪的饕餮之徒,他们除了饥不择食的占有欲望之外别无所有,即便拥有再多财富,于他们的历史视野和文化品位的提升,也只是徒劳。以刘益谦购买的“红色”主题作品为例,它们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不会比刘益谦本人更长寿,但凡稍有艺术品位和文化头脑的人,断然不会收藏这些只会成为文明史反面教材的垃圾作品,刘益谦大张旗鼓地这样做,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他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商人。

非常遗憾的是,2012年的中国仍没有一家真正严格意义上的美术馆,在这种情况下谈论美术馆的未来,实在是一种悲哀。试想,连堂堂的国家美术馆都是一个弄臣们歌功颂德的舞台,它不是给文化官僚们损公肥私就是给庸人们附庸风雅,私人美术馆的兴起根本无法一下改变中国的艺术生态格局,因为中国压根就无法产生真正富有社会创造力的私人资本,多数私人资本均为腐蚀社会健康肌体的寄生性质,所谓巨富阶层的财富积累不是通过承租权力便是通过坑蒙拐骗。换言之,一个靠承租权力致富的暴发户,他是不可能尊重社会文化创造力的,更别说去支持改变历史的文化艺术新生力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