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164位已故书画家作品出境受限

[来源: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  [2013/3/30]
“做艺术品拍卖的同仁们请注意了,以下提到的名单在《文物拍卖管理办法》里是属于文物拍卖范畴的,咱们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个情况,避免好多的麻烦。”近来与书画、艺术品有关的一些网站、博客、微博上,上述的这段文字常会出现,而紧跟其后的就是一个冗长的名单。

3月15日,国家文物局颁布了《1949年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鉴定标准(第二批)》,其中包括了人们耳熟能详的吴冠中陈逸飞程十发等名家。这个旨在“防止应得到国家保护的著名书画家作品流失出境”的举措,在得到业内外人士认可的同时,不少人却觉得执行起来有难度,尤其是对“代表作”、“精品”、“原则上”等字眼的界定上,模棱两可,容易让人吃不准。此外,制定此名单的标准是什么?也引起人们的关注。

164位书画家受限

据记者了解,此番颁布的这个“标准”是2001年国家文物局颁布的《1949年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的鉴定标准》的增补。在此次增补的名单中,当代著名艺术家吴冠中的作品一律不准出境;关山月、陈逸飞作品原则上不准出境;于希宁、王朝闻、刘旦宅、启功张仃、黄苗子、崔子范、程十发等21人的代表作不准出境。

2001年颁布的那个“标准”则涉及到140位著名书画家,分为作品一律不准出境、原则上不准出境和精品不准出境三类。王式廓、何香凝李可染林风眠徐悲鸿高剑父黄宾虹傅抱石潘天寿、董希文的“作品一律不准出境”;石鲁齐白石、刘奎龄、刘海粟、张大千、吴作人吴湖帆陆俨少郭沫若黄胄、蒋兆和、谢稚柳等23人的作品原则上不准出境;而精品不准出境者达107人。截止到目前,已有164位1949年后已故书画家的作品出境受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国家文物局社会文物保护处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出台这样的限制标准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防止珍贵近现代书画作品流失。“考虑到2001年以后,一些著名书画家先后逝世。此次,国家文物局在征求文物、文化、美术界专家意见的基础上,增补了相关出境鉴定标准”。

为什么是他们

新增补名单一经颁布,立即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不少人还纷纷在网络论坛上、个人博客、微博中或转载这一名单,或撰文各抒己见。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而这之中,此名单的拟定依据是什么让不少人感到疑惑。有网友干脆“发难”道:“此次受限的书画家群体中不乏大家,但有个别书画家的入选值得商榷,评判的标准是什么?”北京收藏家刘先生也认为,名单中涉及的一些书画家“弱”了几分,“真吃不准有关部门制定此名单的标准。感觉有些书画家名头大,但有些却很弱;有些书画家的艺术成就并不大,但的确近来在市场上表现活跃。但选择的标准总不能一会儿看艺术成就,一会儿只看市场表现吧。”

持有刘先生观点的人不在少数。还有心细的人发现,此次这个名单中出现的应该都是2001年以后去世的著名画家,像吴冠中、油画家陈逸飞等。“但有意思的是,关山月在2000年就去世了,宗其香1999年去世的,却没有在2001年的名单中,反而出现在2013年的名单里。”

对于什么是代表作,业界与舆论也充满疑惑,这恐怕就连书画家本人及其亲属,也很难对此下个准确定义。“什么是代表作?这个概念实在是太难定义了,难道光凭几位鉴定专家说这张是代表作,那张不是吗?万一专家‘看走眼’,或是其中的个别人士目的不纯,不管是不是‘代表作’照样都可以顺利出境,人为因素在操作中难免会让事情‘变味’,甚至出现违背保护初衷的情况。”著名画家程十发之子程多多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著名书画收藏家刘文杰则指出:“限令仅以‘代表作’三个字来拉警戒线,我个人认为是很外行的举动。”至于限令中“原则上”的用语,在众人看来,则更是留下了广阔的发挥余地,有着很强的可变通性。一些人士认为,无论是制定标准还是最后形成的结果,都缺乏官方权威的说明和解释,让良好的初衷反而为后续的执行和操作带来诸多“不便”。显然,由于缺乏相关具体细节说明作为辅助,让这纸限令不仅遭诟病,还为所谓的“潜规则”滋生埋下伏笔。

不能“锁”住艺术交流

众所周知,近年来,著名书画家的作品往往成为市场上热捧的“香饽饽”,也在很大程度上成了“助推剂”。“对于一些书画家的后人来说,能进入这个名单应该是十分荣耀的事情。”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委员会委员季涛这样直言道。

不过,程多多却说:“对于父亲的代表作品限制出境,这在我个人来看,纯粹的艺术品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人们都可以欣赏,比如对于西方优秀的油画作品,我们也希望可以收藏和拥有它们”。他更愿意看到父亲的画作被全世界更多的人所接受和喜欢。对于某些著名画家的亲属,也许他们更看重画家作品的进一步宣传和推广。

记者注意到,不少人都支持程多多的观点,认为中国艺术品市场已今非昔比,对近10年去世的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的规定是不是过于谨慎了?保护措施的根本就只能是留在国内吗?有关部门是不是要有文化输出的长远眼光和世界胸怀呢?

北京的洪小姐去年底帮境外的朋友购买了一幅陈逸飞的画作,还没来得及运出境,谁料“限令”来了。3月20日,限令刚颁布5天,洪小姐就四处打听。她向中国商报记者讲述了她的经历。她先把电话打到国家文物局咨询,接线的工作人员在确定其是打算从北京出境后,便告知她具体事宜要向国家文物进出境审核北京管理处了解。后来洪小姐联系上了北京市文物进出境鉴定所,被告知,可以带着画作去鉴定。但当听说洪小姐欲带陈逸飞的画作出境时,该工作人员善意提醒道:“如果确定是真品,还是打消带出境的念头为好。”当然,画作经鉴定是赝品的话,那就随便带出境了。据工作人员透露,只要是限令里规定的名家真品,如今想要带出去都很难。”据了解,像这样的进出境鉴定点,全国共有17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专家来鉴定。”洪小姐很着急,朋友的一个小忙很可能演变成一件麻烦事。

经常到国内参加拍卖会的海外藏家陈先生,当听说了新的“限令”后,有些无奈:“看来,真要碰到心仪的‘榜上有名’的书画家作品,只能拱手相让了,要不拍下来带不出去怎么办?”他还认为,此“限令”或许对内地拍卖行进军香港市场来说是种利好。“海外藏家不敢随意购藏内地市场上的‘限令’画家作品,香港无疑成了各地藏家们大打出手之地,保不齐一些‘限令’画家作品,甚至一些高龄画家作品的价格会上涨。”尽管在更多人看来,“限令”与市场无关,但间接的影响或许会让价格有新一轮的涨幅。

上海的一位媒体人士也直言,当下国内艺术品市场已是乱象环生,文物部门此规定一出,也许会导致名单中的画家作品被资本拿来当题材大肆炒作,推高国内某些书画家的价格,反而背离了作品应有的价值。“甚至连这些限制出境艺术家的弟子们也因此连带上涨,无端助推已盲目虚高和不实的书画艺术品市场”。

“限令”会不会影响正常的馆际间交流?北京画院美术馆素以收藏齐白石作品而闻名,齐白石位列于2001年出台的限令中,属于“原则上不准出境”。据了解,北京画院收藏的齐白石也会走出国门去交流。该美术馆馆长吴洪亮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尽管审批时间长短不一,但也不像人们想像中那样“没有余地”。“不要说是画作了。去年我参观了北京故宫博物院在日本举办的展览,相当一部分展品都是国宝。故宫的藏品都能走出去,我想大家对于‘限令’会阻碍名家名作的文化交流担忧是多余的。”

据记者了解,西方国家对于艺术品出境虽然也会有门槛,但并无类似“一律不准”的限定。“西方人至今还在向我们输出毕加索的作品……为什么?因为活水才能养好鱼。艺术品的生命也在流通中。他们通过捐赠,让更多中国人了解毕加索,然后进一步拓展毕加索作品在中国的市场,不断提升毕加索作品的国际行情和知名度。这才是真正对毕加索负责的态度。”资深媒体人士林明杰这样指出。

程多多也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当年父亲出国交流时也曾遭遇过类似限制,“当时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让带,那在国外画可不可以呢?’”在程氏父子看来,艺术品是属于全人类的财产,人人都可以欣赏,“保护固然重要,但它不是商品,美好的事物应该是无国界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