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高质量中国画的评价标准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1]
在不同人的心目中,中国画质量的标准也许有无数个,但在我的心目中,最具实质意义的中国画艺术质量标准只有四个,

一、具有独特的生命直觉和存在直觉

一个真正中国画大师的诞生实得力于他对生命与存在独特、鲜活而又深刻的洞察与直觉。这种洞察与直觉的高下,不但决定着一个国画家生存理念的高下,同时决定着一个国画家艺术标准的高下。这种洞察与直觉在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与深厚的文化背景下,自老庄哲学、魏晋玄学到佛教禅宗,已步入了一个不以物蔽,不为法拘,物我两忘,问心自明的至高境界。这个境界以对物我关系的超越和对心性的凸现为标志,正如禅宗所谓“天地可谓大矣,而不能置于虚空之外,虚空可谓无尽矣,而不能置于吾心之外,故日:以心观物、物无大小”。我认为,不管是魏晋玄学的得意忘言,还是老庄哲学的真言无言,拟或是禅宗的妙不可言,都是艺术境界的典型彰显,都昭示着生命与存在的真谛和艺术精神的最高境界而具有永恒的意义。而且任何伟大的国画艺术都只能是通过这种内在、单纯、空灵澄澈的认知方式和存在方式,达到自由自在地想象,使慧心慧智得以开发,使天地日月合我晦明。更何况,在目前这个充满狰狞、疯狂、短视、病态和功利的人类社会和文化境遇中,这种艺术精神作为医治当代人类不幸的一剂良药,理应成为当代中国画最重要的艺术质量标准。

二、具有物我化一的审美境界

物我化一是中国画艺术质量的重要标准。不能物我化一者,要想进入一种很高的艺术境界是绝对不可能的。任何二元的审美观照都只能是一种表层的观照,而不可能切入审美和艺术创造的真正实质。人乃造化之子,人同时也是造化的发现者和创造者,人正是在造化的际遇中确立了自己。知此理者,自然处处皆可显我心性,显我神灵。我之心性亦可寓自然之巨、造化之博。然而,这种物我的关系就象一个看似平矮,实则险峻的坎,使众多的国画家难以进入真正的大匠之门。只有深明个中三昧的国画家,才能够通过平凡的生活洞察天地万物,并能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与造化通达,与神灵共舞,从而达到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的无挂碍境界。并将一种冲融、淡泊、自在、率真的精神置于神圣和崇高之中,从而物化为一件又一件精湛之作。

三、具有真气、元气和静气

我始终顽固地认为,作为一名国画家,使生命与造化之天道相契,浩然之气是其最宝贵的气机。这浩然之气实际上就是人生气机之本,即人生的真气和元气。这真气和元气主大、主朴、主自然,它是产生大美的原动力和最具决定性的条件。如果没有这个决定性的条件,要想实现作品最宝贵、最内在的气韵生动是不可能的。为了彰显这人生的真气和元气,我们只有于大处下功夫,于拙处求化机,于定止处求无止之境,于虚空处求大实大美,才会有国画家人格的辉煌、艺术的辉煌;才会有充盈宇宙大化与禅意醇静的存在之真和朴面而来的大生命与大智慧的自在荫动;才会在自己的国画创作中产生使人不得不仰而视之的大美和大境界。

真是中国画艺术的重要品质,非真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因为只有在真的境遇中才会有主体精神对生命与存在具有终极穿透力的直觉和洞察;只有在真的境遇中,才会实现最内在的人格单纯和语言单纯;只有在真的境遇中,艺术精神才会真正地显现和荫动。“狂来得世界,醉里看峥嵘”无疑是中国画艺术的高妙所在,但这“狂”和“醉”需经过大理性,大智慧的长期积淀以及对生命之真、之朴、之自然的自觉和善待才有可能最后获得。

静气是高质量中国画艺术的另一个重要品质。因为只有在一种宁静、安祥的存在境遇中,才有可能昭示出一种深不可测的最内在的精神之美。静气的获得只有通过对自身心性和存在真义的不断反省和追问才能实现。正可谓,艺术之道,乃寂寞之道,只有在一种相对封闭的境遇中反身内求,才有可能产生真正的艺术创造,才可以使国画家进入生生不息的真如之境和自在之境,才可以使国画家感人所不能感,得人所不能得,从而使自然万物,妙遇心迹,神会情合,笔通鬼神,以至于最终领受得道的快乐。

四、具有重、拙、大的语言品质

高超的审美境界是通过高超的笔墨语言最终得以实现的。所以说,中国画艺术的质量标准同时也是笔墨语言的质量标准。只有当你真正体验到生命与存在的真义时,你才有可能领悟笔墨语言的奥妙所在。笔墨语言做为个体心性的外显,它承载着审美表现的使命;笔墨语言同时也是生生不息的新的生命意志与新的思想之光的即时显现,这也是笔墨语言更具终极意义的本质特征。就中国画创造而言,笔墨语言做为一种抽象的真实,它应该包含着一个国画家全部的生命和精神规迹。

要想将高超的艺术境界落到实处,其笔墨语言理应以重、拙、大为其终极归宿。在这里,重来自于国画家对生命悲剧特征的觉悟和对人类不幸的悲悯,拙来自于国画家最朴素、自在、天然的存在状态,大来自于国画家对存在之天道和宇宙万象的敬畏和感叹。在这里,国画家正是通过这重、拙、大的存在状态和语言表现,才会构筑起那虽奇险峻烈,但却宁静如水的一幅幅杰作。在这里,国画家正是通过这包含着对生命与存在深刻理解和自在表现的大象之笔追溯着人类从远古到现代的沧桑变幻和那古老而又漫长的沉重梦呓。而笔墨语言的重、拙、大则必须建立于语言的单纯,没有语言的单纯,就没有语言内在的重、拙、大,就没有实现真正大美 的语言基础。我始终坚信,一个心怀宇宙大化,对人类的命运和存在之真具有终    极关怀、觉悟和定力的国画家,他所采用的任何一种素朴、单纯的语言和形式都会使其不期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内在的博大和恢宏,从而透出一种生命本真之美。

也许会有人说,创新应是中国画质量的重要标准之一,这一点我并没有疏忽,我之所以不把它列入标准,并不是我不看重创新,而是我认为,创新实在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天才画家具有存在意义的生命表现。我认为,艺术的终极目的不是创新,而是画家创作过程中的自身受用和读者的受用。它应合于存在的本质。正是由于多年来人们对中国画创新竭斯底里的呼唤,才使众多画家拔苗助长或哗众取宠,从而使其步入畸形的创作状态。实际上,既使我们不提创新二字,而创新的意识也依然存在于每一位画家的创作过程中。可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画创新并不是来自于形式的表面花样翻新,而是来自于画家常年累月的对以上四个标准的不断直觉、体认和实践。当这种直觉、体认和实践成为画家生命的一种天然状态时,这个画家的作品就自然会包含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