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紫砂神话背后的稀缺乱象

[来源:金陵晚报]  [2013/4/2]
小北喜茶,生意冷清时,常在工作室自沏自饮,图个清静快活。话说这天,小北正忙着品茗,门铃响了,是常客马大嘴。

“瞧北哥这日子过得真是赛神仙,羡煞小弟也。”马大嘴边打趣边往屋里挤,“打小算命先生就说我脚板有痣,一生都得东颠西跑,还真是说对了,我真是劳碌命,比不得北哥啊。”

“切,就我这还神仙呢,愁仙还差不多,这生意要再不开张,我很快要学习圣人颜回,吃碗稀饭不饱再吞碗水了。”

“没跟你借钱,哭啥穷。”宾主落座,大嘴端起茶海上那只紫砂壶,左看右瞅,问到:“北哥,你这壶不错啊,哪整的?”
西汶艺术网
“那是我一江苏朋友送的。上次我过去办货,特地还跟着去宜兴转了两天,现在我啊,还真像古人说的,不可一日无此君咯。”

“哎呀,那今天我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啊。”

“怎讲?"

资源“稀缺”:囤泥年赚上百万

“最近我这儿正好有个朋友找我打听这紫砂,他想收几把好壶。据他说,目前这紫砂壶的行情是一天一个价,发疯似的往上蹿,所以他也想跟一票。北哥既然去取过真经了,要不今天也给叨叨?我也学两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小北接话道:“那你今天算来对了,这回去宜兴,着实长了见识。”

“北哥给说说,这投资紫砂壶有什么门道?是不是也跟咱们玩瓷一样,处处是陷阱啊?”
西汶艺术网
“说对了!反正你记住了,越是市场追捧的东西,越是机关重重。有句话说得好,人多的地方就是江湖了。不把这其中的门道摸清就贸然下手,一定交学费。”
西汶艺术网
小北拿起茶海上的紫砂壶,托在手上接着说到,“这紫砂壶不比瓷器,有好些个误区先要认识清楚。”

“首先一个就是稀缺性的问题。为什么现在紫砂壶这么贵?大家都说这宜兴丁蜀镇黄龙山的紫砂矿快给挖空了,所以这价格能不涨吗?但实际情况怎样呢?其实,目前这黄龙山的确是停了矿,但那也是当地政府为了调控紫砂产业热度的权宜之计。这就跟茅台酒、中华烟的适量限产是一个道理,并不纯是资源断档的原因。而且还有一点也要注意咯,前十几二十年,那些流通到市面上的矿泥,还多得是呢。我这次去宜兴,就有幸去了几家囤泥的商家参观,那紫砂矿石堆得都像小山似的。据当事人估算,当地这些囤起来的泥料就按目前这种制壶的消费速度,至少还可以维持十几年以上。你说说,这十几年下来还能产多少壶啊。所以说这鼓噪出来的所谓稀缺性,怎么看都像是个概念的炒作。”

小北呷了口茶,抹了抹嘴巴说,“不过,囤泥也真是一个导致上涨的因素。这些商家现在都惜售了,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往外大量卖泥料。好些囤泥的商家本身就是制壶户,泥料就自家用用,其他的全堆在那里等着升值。据说有几个囤泥的大户,前些年是当地混得最惨的,就靠倒腾泥料赚点小钱,现在可就大不同了,随着矿口关张,这些人摇身一变成爷了,每年光手上囤泥的溢价就可以赚上百万,真算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还有一个很普遍的错误概念也要拎清,就是泥料本身的价值问题。一般这好壶用好泥,好泥价格贵,所以壶也就应该贵,大家都心照不宣按这个逻辑来说事。其实呢,据当地制壶的人自己说,这好泥差泥是有所区别,但具体用到一把壶的泥料上讲,好泥和差泥的价差往往也就几十块上百块而已,哪有吹得那么邪乎!”

名人难求:市面无货“助工”走俏

“这里面的学问不小啊!”大嘴啧啧道。

“还有更大的学问呢。现在投资紫砂壶的玩家,买货首先看的不是做工和泥料,也不是年代,第一考虑的是作者的名头。”小北接着说。

“这其实跟现代艺术品的投资是一样的。比如书画,一个名头不大的画家就算画工和画意再好,市场也不一定认你;你画一百张,也赶不上齐白石张大千随手涂鸦的一张。说到这个名头啊,真不得不说是紫砂收藏中的无奈。现在但凡挂个工艺师职称名头的,不管作品的内在价值如何,统统可以卖出一个好价格。下次有机会你也去宜兴看看,那些有个体面职称的制壶师,住的那可都是大别墅,院子里有山有水的。如果不是朋友介绍的,你想找他买把壶,门都别想进;就算是一般朋友介绍来的,你就挑些几千块一把的壶,人家都觉得你寒碜,根本都没精神搭理你。你以为有钱了,去了就能收到好壶啊,门也没有,别说"国大师"、"紫砂名人"这种大名头的,就算一个"省高工"、"市高工"的作品,你都不知道去哪里买去。”

“难道市面上见不到他们的作品吗?”大嘴嘴张得大大的,一脸诧异。

“"国大师"和"名人"这种名头的作品,市面上肯定是见不到的,这些人根本不缺钱,不会再为了赚钱而去制壶了。一年做个几把,要么是自己做着玩的,要么就是人情债还一还。偶尔有几把面市,你这边还没有烧出来,那边就给打破头的一帮人给预订走了。好些个大师的作品,预订都排到十年后去了,哪里轮得到普通人染指,除非捧着一坨钱自个去拍卖会拍去。省高工市高工这样名头的作品,市场上倒是有,但很贵,最便宜的作品也得以万元计了。所以现在不少实力有限的玩家买壶,都是在赌壶,专门收一些价格相对便宜的国家级助工的壶,赌这些人日后能出人头地成为大师,但要知道,这国家级助工,人数可就太多了,而且每年还在新增,这上千号人,你哪里知道哪位以后会成为大师啊?要论起来,这比炒股还难了,上市公司起码还有投资报告或财务报表可以给你分析分析呢。”

“那眼力好的玩家总可以发现有潜力的助工吧?”大嘴追问道。

“问得好!不过你可知道,这助工升工艺师或是工艺师升高工,并不是完全凭艺术实力呢,讲究"综合实力"。其实只要自己会经营,助工也照样能发大财。有的助工跟海外玩家有特殊通道,出来的产品根本不走国内而是走外销,外面有人自然会把他们包装成国内紫砂界的未来之星。怎么包装呢?捷径之一是参加各种比赛的同时积极出资赞助赛事啊,这能不获奖吗?多参加几回,什么最有潜力青年工艺师、紫砂明日之星、新人奖优秀奖啥的,还能少了赞助人的?东西好不好卖,拿捏在当地的主要采购商手里,这要是两厢勾兑到位,乌鸡就能立马变凤凰。”

返璞归真:紫砂玩壶金科玉律

“听北哥这么一说,看来这紫砂不好玩啊?”大嘴一脸失望。

“也不是这么说,这样吧,我总结三条原则给你。第一,与其追价格奇高的当代作品,倒不如留心清代和民国期间那些包浆和品相完美又有古拙气的老壶。紫砂壶并不完全等同于现代工艺品,它毕竟创烧于明末,到现在也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传承了。所以,目前市场只追捧近现代的作品,的确是短视行为。明代的我们暂且不说,毕竟存世量小,就目前存世的清代紫砂壶,还是数量庞大的,但就是卖不出好价格。老壶卖不过新壶的现实状况,虽然有工艺和审美上的原因制约,但的确也是扭曲的价值观。不过这又酝酿了新的市场机会。听说近两年,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批专收老壶的投资客,甚至宁愿用价格更贵的新壶去换老壶,可谓有眼光的玩家。”

“这第二嘛,与其盲目去赌一大批助工的壶,倒不如把资金集中起来去收两三把真正有大名头的壶。第三,与其收藏当代工艺师一拍脑袋就臆造出来的造型奇特的壶,倒不如踏踏实实地去收藏那些以古为师的仿古壶。”小北说。

“仿古壶?”大嘴认真听着。

“就是说那壶的造型是经过历史淘炼仍得以世代相传的那些款式,比如著名的曼生十八式,按这个传统思路去收藏,相对比较稳当。你看,我这把壶就叫石瓢式,就是十八式中的第一式!”小北掂着手里的壶,得意洋洋地看着。

“我只知道降龙十八掌,嘿嘿,什么是曼生十八式啊?”

“留个悬念给你,你自个查去,哈哈。”小北乐了。

“切,小样,俺回家问度娘去。”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