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王川绘画中的可触与共鸣

[来源:证券日报]  [2013/4/13]
每当评述某种艺术作品时,词语会变得非常复杂,难以明白无误地表达出画面传达的意象。不如限制对文字的使用,以便不影响直接观看。有时候,画的题目显得多余。王川的画就有这个特点。它极少提供可描述的信息,不论是他精妙的纸上笔墨,还是大幅的压克力及油彩作品。

他的画表现出一个特性:只说非说不可的东西,极度的空灵状态使得他轻盈、细微的笔触也充满着意蕴。用现代电子时代的意象来比喻,就好像是在空无的电光屏上,任何光点和信息的出现,都是进一步强调那某种已游离、弥漫开来的空。老子认为文字本身只是粗浅表层的游戏活动,仅通过文字,人永远也达不成“道”。它的特性是指用身心及手工涂画表明“道”的方位。我们以为这也是王川绘画的本质,他的画是“精神写作”,直指出“道”的所在。虽然身为佛教徒,王川投身于绘画,将绘画作为“空性”的表达,这并不矛盾。在世俗的文化层面里,他通过布面绘画去摸索“虚无”的轨迹。王川不再像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样复制现实。他那敏感灵动的线条,游离在不定的空间里。扭曲的点面,纷乱而交错,抽象的字体,涂抹,混杂,染色体的形态……全部都体现出精神的纯洁。就像“道”崇尚静寂高于阐述,王川觉得他现在的线条和点面语言表达,比他早期写实作品更来得充盈有趣。他停止了模拟复制,追求表象后面的真实,使画面充满着生命的活力,虽然有不安和焦虑的因素,但事实上却更为真实地与自然中风吹草动、星移斗转产生共鸣。自然无心,但万物井然有序。

墨·点VS极简主义

二十多年前,王川曾说过:“自由只能是放弃。”他从洁白无物的背景中发现了墨点——空的具象化。它们暗示人类历史会是在表达那本已存在的真理。九十年代,中国的艺术场景和现在截然不同。当时的艺术市场极为关注政治波普和泼皮现实主义绘画,同时美国的极少主义开始渗透。1990年之前,王川基本上是从西方艺术家的视角作一些色彩硬边(hard-edge)抽象画,再往前推十年,他致力于前苏联模式的油画创作。其作品《再见吧!小路》(1980年)虽然引起艺术界的好评,但从纯艺术的角度来看,在形式上并无任何突破。当他接触到极少主义之后,王川将其注意力转向如何将画面中的种种繁复成分不断地减少。墨点就是这种摸索的最好例证。极少主义已经在中国艺术家中产生影响,导致他们开始回归中国传统绘画中形而上超然的取向。当然,这也可能是对西方艺术的误读。当时的极少主义画家杰姆戴(Donald Judd)、大卫·弗莱汶(Dan Flavin)、索莱温·罗伯特·莫瑞斯(SolLewit Robert Moivis)、卡尔·安德烈(Carl Andio)他们都不关心绘画的内容,只考虑如何在空间中建构抽象形式的符号。从这点来看,中国的极少主义绘画在历史上还是有其独特地位的。尽管美国艺术家中只有罗伯特·史密斯桑(Rornt Smith Sar)和马登·布莱登(Rornld Bladen)对形而上的构架稍有触及,而还有上面提到的艺术家都更多地投入认识上的探索,建构实用主义的画面,其视角也是实验主义的。

中国的书法水墨画和这种极少主义艺术乍一看有一些相似之处,这也同时使得美国艺评家产生误解。而事实上,书法中观念结构是一件作品的本质核心。艺术家精心建构形式上的布局也是作品成败的关键。美国极少主义艺术家和王川作品的相通之处就在于这种形式结构上的布局,其结果是使艺术再现的过程变得一览无余。他们作画的功夫就是反复尝试一些视觉上简洁、熟谙的形式内容从回归再现于存在的本质。一旦放弃了从现象界实物中吸取主体灵感,王川竭尽心力地把一切内容归集于一个符号、一种观念。这种观念符号就是“墨·点”。“墨·点”在当时是极为激进的举动。正如马列维奇(malevich)75年前的作品“墨方块”在前苏联一样,他们都想推翻顽固的写实表现的传统规范。

看懂绘画的门径

王川作品中的线条就像一首盲人说唱的史诗,而这个盲人并非真是个瞎子。灵光一闪,笔尖下就渗透在纸本上活生生的线条,虚无飘渺,独往独来,跟世俗想象的存在一点也不沾染。从空灵到显现完全是禅宗临济一派所谓的无念、无心。王川的画致力超越主题和材料的限制。有关这点,他在一封给朋友的信件中说得很明白:“绘画技巧永远也达不到至善至美,因为这种善和美并无具体的形态。从画面上,眼睛是看不见的,他们只是如此而已地存在着。如果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就看懂了我的画。”

王川极富个性,对事物有深刻的见解,同时又充满了谦卑和善。王川来自四川成都,宗教在他生活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这给他的工作和生活提供了哲学的基础。当提到禅宗时,他直接地把它和生活中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联系起来,像一位哲学家一样精辟地分析人们在现实社会存在中的精神投射、焦虑、冲突。从王川的谈话中,可以觉察到一种精神品质和艺术作品之间的亲密关系。从中国艺术史来看,从元代的文人画直至明清的山水画,艺术家的作品中都洋溢着这种共通的、独特的精神品质。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