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赵忠祥访谈录:自爆从小喜好书画

[来源:艺术中国]  [2013/4/27]
[img]uploadpic/20134/2013042746192073.jpg[/img]赵忠祥

[img]uploadpic/20134/2013042746193453.jpg[/img]赵忠祥书画作品

[img]uploadpic/20134/2013042746195097.jpg[/img]赵忠祥书画作品

——赵忠祥访谈录

艺者随心 能者无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艺术品鉴》本刊记者:蒙海虹 景兴燕

当一个人在某领域成就颇丰乃至成为人们的先验印象时,一般来说,这个人的其他成绩往往就会被掩盖。

对于中央电视台著名播音主持人赵忠祥来说,沉稳厚重又不失亲切细腻、儒雅大气而又自然洒脱的主持风格太过于深入人心时,有人可能会“一叶障目”而忽视了他还是位丹青妙手,国画书法、文章、诗作皆能。
西汶艺术网
尤其是他笔下的骆驼、驴,浓淡适宜、气韵生动,有乐观大度之怀,闲适奔行之态。

仅知赵忠祥是播音与主持界泰斗,似乎对赵忠祥庶几不公,今天,我们采访赵忠祥先生,不仅是对一个真实艺者的还原,还是一种“了然于心”的有幸。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您主持过的节目,无论是早年的新闻联播、春节晚会,还是《动物世界》、《人与自然》,总能以沉稳厚重又不失亲切细腻、儒雅大气而又自然洒脱的主持风格感染观众。可能大部分人还不知道,主持人之外您还是位丹青妙手,国画、书法、文章、诗作都颇有成就。向诸领域的拓展,是做主持的需要,还是自发产生的?

◎答案很简单,我没有刻意去做什么,或者执意不做什么,只不过随性而为,喜欢罢了。一般来说,一个人除了他的职场生活以外,总会有一些爱好。不可能每种喜好都有职业水准,这种事情可以叫“玩”,也可以认真起来叫“做学问”,甚至还可以小有成绩。然而就个体而言,譬如作为主持这个职业来说,就没有业余和职业之分了。在主持中会遇到主持之外的很多问题,懂一点,就会把本职工作做得更好一些,完全不会,则是很痛苦的缺失。主持人这种职业的特点,要求非常多元“多多益善”,若再有一两门稍微精到的修养,就会令主持工作更得心应手。

对我来说,这些职业以外的爱好,或者说有这么个小小的出彩的地方吧,都和我的职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相互推动,也会相互启迪。这些业余的学习和爱好,让我在做节目时更加如鱼得水。比如,我在节目中,会见到绘画领域的大师,范曾、黄胄李可染李苦禅吴作人等等,我会个三招两式的,有一些专业的认知,就会拉近彼此的关系,就能和他们有更好的互动,节目才能体现一种更深的文化底蕴。因此,上到天文地理,下到吹拉弹唱,五行八作主持人都是应该会一点,而且还不够,永远不够。

在书画、诗词、写作等诸爱好中,您将书画放在第一重要位置,想必与书画的情缘很深吧?

◎从兴趣、爱好和我所拥有的机遇来讲,绘画和书法就好像我的职业似的,一直随我身、随我心,陪伴在我的左右。我从小就学习绘画,大概在五六年级。那时一放学,我们经常去发小文国璋同学家玩,他现在是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的教授,潜心做学问,在业内是非常有功力、有造诣的大画家。他父母都是中央美术学院的画家,教授。我们到他家玩,说来是缘分,就用一张纸、一根炭条画素描、画人物、画静物、画想象中的一些事情。这种专业训练,就成了我童年生活的一种游戏,且这种游戏有时是在他父母的指点下,是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宿舍里进行的,这是个超前的科班,幸何如哉。
西汶艺术网
虽然我现仅是业余作画,但可以说我很严格地完成了基础的美术训练。最可贵的是,这种训练,又充满了乐趣。完全出于喜爱的训练比严苛专业的学习效果要好,喜爱是最好的老师。当时,我们一共有5个孩子在一起玩了三四年时间。后来,其他四个都成了美术界的教授。我虽然没有走上专业的美术创作之路,但这种专业的童子功训练,是我的优势,后来在上美术课的时候,我一直是个有功底的学生。走上播音这条路后,我没有太多时间顾上画笔,就放下了。再后来,我在上世纪70年代末做新闻报道时,一大批画家到电视台来做节目(他们都是20世纪出名的画家),和他们接触多了,又有共同话题,自然是一拍即合,就成为了朋友。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与书画的情缘愈加深厚。而且我相信普天之下,没有第二个人有我这样的机遇。

您主画人物、山水、花鸟,尤以骆驼、驴等用情较深且用墨最专。笔下的骆驼、驴等,无不浓淡适宜、气韵生动,有乐观大度之怀,闲适奔行之态。有人说您这一题材很独特?

◎我基本上是师从黄胄先生的。黄胄先生是中国人物画,特别是新时代人物画的开宗立派大师,而且绘画题材很广,尤以大动物题材见长,马、牛、驴、骆驼等。我是他的朋友,知音和粉丝,也算是他的学生,他标志性的东西,自然是要学的。作为画家来讲,众生是平等的,擅长画什么和爱好、构图、观察有关系。徐悲鸿画马、李可染画牛、齐白石画虾,都是各有一个标志性的东西。中国画是一种传统艺术,一种感觉,一种笔墨情趣的自如运用,尤其是中国画,它对一个动物是有解构的,从哪先下手,哪是第一笔,都是有讲究的。比方说画驴,它有多种侧面,前后左右站着跑着坐着卧着,第一要掌握造型,第二要掌握着墨,久而久之,就对这种生灵造型熟悉了,更有心得,在笔墨情趣上更有表现力。

● 范曾、黄胄、周怀民、董寿平以及20世纪大师级的画家,几乎都是您的座上宾。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种文化氛围,对您有着怎样的影响?

◎从我在电台做新闻报道起,就经常与范曾、黄胄、周怀民、董寿平等书画名家往来。这一份机缘,不是浮面上的交谊,而是一见如故的投缘。老先生们愿意与我来往,这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求不来的。

比如那个时候,我和范曾录了一期节目,当时通讯还不发达,范曾连着给我写了3封信邀请我去他家。我也经常去他们画室,聊聊天,看他们创作,但从来没有“索画”的概念,我收藏的范曾的画,都是他送给我的。

又比如黄胄先生就对我说,不是因为我是中央台主持人他才与我往来,而是一种“以心交心”的情谊和投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又比如李可染作画,从来不允许别人看的,但是,我看过。他说,你是唯一看过我作画的人。他作画时的神态,怎样运笔,怎样铺陈,怎样着色,怎样勾描,怎样落款,都是有讲究的。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