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解读北京早期家具会所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16]
[img]uploadpic/20135/2013051644996905.jpg[/img]郑克峰

[img]uploadpic/20135/2013051644998113.jpg[/img]北京早期家具会所

[img]uploadpic/20135/2013051644999109.jpg[/img]15世纪高束腰供桌(木石精舍藏)

采访/刘根旺   采访对象/郑克峰

2013年,许多红木企业都开始了新一轮的经营模式,由展厅转向会所。与展厅相比,会所的经营形式相对更自由多样,通过传统文化、生活方式各方面内容的细节渗透,不仅起到品牌展示的作用,还为客人提供一个舒适的空间。成功的会所经营,更是通过长期的氛围营造、会员交流,凝聚起一大批忠实的朋友般的优质客户。这是展厅所不能具备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而北京作为中国的经济文化政治中心,会所文化已流行多年,家具会所的发展已有近20年。最早一批的家具会所,如观复、广汉堂、C.L.MA、环碧堂、万乾堂、文成堂等,发展至今,有的变成了私人博物馆,有的不复存在,有的仍在有序运营。可以说,北京家具圈的会所文化,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北京家具文化,同时也映射了中国家具文化的发展脚步。

本刊记者为此专门访问了熟悉北京家具圈、北京会所文化的业内资深行家郑克峰先生,听他讲述北京家具会所的变迁、发展、繁荣,以及未来走向。

早期家具收藏: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

记者:北京第一批家具会所分别是哪几家?这一时期的家具收藏属于哪个阶段?

郑克峰:北京早期第一批家具会所的出现,约在1995年以后。对于北京当时的古家具收集者来说,那是一个幸福美好值得回味的时期。北京广汉堂、葆光山房、观复馆、C.L.MA(马可乐)、木石精舍,还有稍后一点点的环碧堂、文成堂以及日坛公园内的具服殿,都是当时叱咤风云的领军人物。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的各个会所,还是比较单纯质朴,秉承的都是一份弘扬中国文化精粹的执着,没那么多商业气息,特别的平易近人,中国古家具从此不再是躺在文物店里或流落地摊遭遇贱卖,而是被搬进了艺术殿堂。艺术把所有人凝聚在了一起,大家热烈地在一个相互平等尊重的精神层面讨论交流,碰到了喜爱之物而且手头又有钱的话,就往家里搬一件,反正也不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现在的会所不同了。由于运营成本特别大,于是都想急赤白咧地赚钱,不少会所我参观以后,不太喜欢的是那种刻意营造出来的浮华,不真实,猫腻也比较多。一件几无品质的家具,动辄也会开价好几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既缺乏互信尊重,也没有了公平。北京早期家具收藏的那个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那时我很年轻,并没有特别深刻地察觉到这种稍纵即逝的幸运,只是自顾自地每天从一个会所窜到另一个,直奔家具而去。当时陈列家具的种类特别繁杂,精品数量多到让你买不过来,我能做的,只能是拿手去抹搽,顺便聆听那些到访客人的神侃,或径直去木工房看弟兄们干活,找他们瞎聊。

早期会所:帮助国家弘扬了民族文化

记者:在九十年代,北京圈内家具爱好者是如何交流的?会所与会所之间,也有交流吗?会所在那个时代,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郑克峰:那时观复的马未都先生也挺年轻,没那么多话,总能看见他端着一架挺贵重的相机,在院里的黑色网蓬下面,一件件地给家具拍照,不时地思绪凝神,两名工人兄弟帮着搬这弄那。他一般不太应酬那些前来拜访的客人,而是交由太太和妻弟照料。当时他有个助手小乔,正在协助筹措《中国古代窗花隔扇专题展》。我和小乔挺熟的,他曾在西北的文物系统工作过,会讲一口流利英语,我比较喜欢听他和外国人之间的神聊,因此自以为获取了很多中国人所不知道的观点看法。

当时的家具会所,应该都彼此熟识并且时时会有交流。京城文化的特点是:彼此给面儿,暗地里较劲;说话只讲半句,剩下的让对方自己琢磨去;绝对不能在跟前背后的说人坏话。尽管每个人对中国古典家具家居的精髓可能有着不同的理解,但不会去评头论足相互拆台。于是为了证明孰优孰胜,最后只能归之于其倾尽财力、物力,营造各自家具家居会所的方法。这真是北京文化事业由民间个人自发而结的一件盛举,精彩纷呈,争奇斗艳。

而当时我个人特别偏爱去的地方,仍是早先位于青年路后来迁至草场地的广汉堂。主人是地道的北京人,嗓音洪亮,直叙简洁地表达着自己的情绪,以及对于每件家具的真知灼见。我耳目一新地从一个书本未知的管径,窥得中国传统文化的凝重,曾辗转买到他的一件清代京作楠木搽漆大躺箱,气势如虹地安置在我办公室的的座位后面,奢侈地用来存放我N年来的工作文件。

到了2000年以后,全国云集至京的传统家具资源,已经呈现出质量下降逐渐枯竭的局面。各地家具商贾,早已将各自所在地尚存的传统中式家具搜罗了好几遍。同时,自上而下的房地产开发已无异于一场新的土改革命,中国境内的居住地表在改革开放的30年内几乎被完整地翻启了一遍,于是数千年以来在中国大地形成的各区域民族极其珍贵的家具家居生态的多样性,就此无可挽回地损失殆尽。而早期建立的那些家具家居会所,纷纷也因此几易馆址,并由于运营成本的逐年攀升,现多已转而经营其它资源相对丰厚或能够稍强盈利的艺术门类。观复是北京早期唯一能够坚持下来的家具家居会馆,也是搬搬挪挪地几经流离。如今,观复周边原来环绕着的那些乡村民居,亦又已被城市化的建设推倒拆掉,变成了一片瓦砾,可能不得不面临着另一次拆迁。而马可乐的会所及博物馆亦已从北京退守天津武清。

这些早期的前辈,很大程度从客观上在那个时期帮助国家部分保留并弘扬了民族文化,理应受到政府尊重善待,其实应及时给予足够的道义及财务方面的援助,而无论如何,继之后起的万乾堂、和顺堂、华伦、楠木房以及美国人柯惕思先生上海的善居,他们仍在为宣传中国的家具家居文化而不遗余力。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