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在北大的演讲:创立新疆大山水

[来源:艺术中国]  [2013/5/18]
新疆古称西域,地处丝绸古道,地域辽阔,风物殊异,有浩瀚无垠的大漠,有炎热峥嵘的火洲,有苍苍茫茫的草原,有巍峨晶莹的冰山,各民族多彩多姿的文化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新疆土地辽阔,民族众多,是一个多民族聚集,多种文化融合的地方。由于受中原文化的影响,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西域文化,同时又受到佛教文化、伊斯兰文化等影响,从而形成了具有多元文化的社会面貌和特有的地域特色。新疆的地缘文化特色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多民族、多宗教文化融合的典型,在当今世界文化之林熠熠生辉。新疆又是一个天然的世界地质博物馆,昆仑、天山、大漠戈壁、大河大水、草原绿洲及人类四大文明交汇的人文景观构成了新疆独特的艺术魅力。新疆是艺术资源的“宝藏”,新疆是中国山水未开发的处女地,在这里随手抓一把泥土就能捏出艺术的汁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画好新疆,就能描绘世界!
西汶艺术网
——是新疆山水的宣言。

新疆占中国的六分之一,“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但一部中国山水画史却没有新疆的画卷和记载,令人遗憾不已!由于新疆山水不同于传统山水的特质,也不同于中原江南山水的特质,古人没有画过,现代人画过的也不多。在中国山水画的历史演进中,在传统技法和理论体系方面都没有现成的范本可供借鉴,更没有前人的路可走。作为置身新疆西域大漠的山水画家,我们有责任和使命开创新疆山水画新的表现形式,在新疆独特的地域特征和丰富深厚的民族文化基础上,吸收、借鉴古今中外一切优秀艺术文明成果,探索发现并创造新的笔墨程式和艺术语言,“融合古今,折衷中西、继往开来,”则是我们明智的选择和目标。

曾有大哲贤人曰:“倘取唐风宋韵,掺和敦煌灿烂色泽,把握地域特点,或能创造出新的中国画,这是一条挺宽的路子……”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超越生活,如何贴近时代,深入生活,发掘精神内涵,创作出既反映时代精神又打动人民的精品力作,长久以来一直是美术家的艺术理想和社会责任。新疆山水画的创作目前必须进入现实主义发展阶段和表现,要从绘画的地域性、民族文化性、视觉性、原创性进行深入研究和实践。首先要重视写生,重视生活对当代新疆山水艺术创作的品质提升和技法探讨及形式美的再创造。“越是民族先进的,才是世界的”。要在继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有勇气、有胆识、超越旧有的传统思维,产生新的理念和新的表现图式,创造出既有时代风貌,又吻合东方美学特征的崇高壮美,静穆雄浑境界的新疆大山水。

创造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原创是艺术永恒的生命,发展才是硬道理。新疆山水画的创作更要立足时代,全方位关照,以大视野,大思维,大格局,大气象的东方美学思想,体现当代“中国气派”和“西部精神,”强化生命意识,西部悲壮意识,宇宙意识和原生态的大美意识,要从风情的再现拓展到精神的表现,增加人文历史的纵深感。既从精神的本源上获得对生命特质的感悟和理解,以原创的精神拓展艺术空间的再创造,再发展,从而构建新疆大山水画创作的研究和理论体系应是当务之急。

新疆是我根植艺术创作的沃土,雄性壮美的新疆是我的第二故乡。二十多年来在探索创立新疆重彩山水画研究方面,本人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认识:

强调地域的独特性,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直接与大自然对话,是进行新疆山水创作的先决条件。纵览古今,一个画家的成功和风格的形成,首先是对本地域的研究,创作的开始都离不开作者自身生活和地域环境的影响,因为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对题材的收集、加工和整理、提练。新疆最大的创作优势就是对地域特色的把握和表现。所以更加贴近生活,珍惜自己来自对自然和地域生活的生命体验,以全新的技法传达全新的感受,则是创造在其中了。

保持鲜明的民族文化特色,注重对色彩的切入。新疆是大自然神奇绚丽色彩的天然合成。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地质地貌特点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和发现。因此在新疆山水画创作的要素中,色彩是仅次于造型的一大要素。举世闻名的敦煌艺术,震撼灵魂的克尔克孜千佛洞、灿烂文明的新疆阿尔泰山岩画、石窟及各民族的服饰、宗教建筑、图案、民间艺术等,都是壮丽色彩的构成,更是我们各民族多元文化艺术的本源。所以新疆山水画创作对色彩表现的理念要更加强烈,要突破传统约束和偏见,注重对自然绚丽色彩的感情描绘,广泛吸收中外民族艺术的营养。笔墨是色彩,色彩是笔墨,没有色彩就没有新疆!中国艺术强调色彩的象征意义和文化内涵,谢赫提出“随类赋彩”对中国绘画色彩学的进一步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我们的古代绘画为后世留下了丰富的笔墨与色彩的传统。在新疆重彩山水画创作中,本人力求强调笔墨写逸之气,从随类赋彩到以情运色,作为表现手段对传统意象色彩进行现代化创新,着力改变传统绘画色彩的片面状况,努力达到传统与现代、水墨与色彩溶合,使画面获得了感觉真实和层次丰富。马奈说“色彩完全是一种趣味和情感问题”。凡高是现代最明显运用感情色彩作画的色彩大师。凡高热烈的色彩情感律动引起了世界情感色彩的共鸣。色彩不囿于体现物象神韵,更是提升直抒画家胸臆的生命之色。

“笔墨当随时代”,与时俱进创造现代笔墨语言。传统是一种精神,文艺复兴不是复古,我们的时代不可能人人都写甲骨文,天天读《三字经》,有笔墨独行天下,无笔墨寸步难行,笔墨不等于零,但笔墨要发展。我自幼在家乡马家窑古墓中看到过我们的祖先在六千年以前用刷子、毛锥描绘彩陶时,人类还没有文字记载,难道五彩斑澜的彩陶不是人类伟大艺术的起源吗?因此,新疆山水画的创作要将笔墨从传统的“书法性”和“笔墨情结”中解放出来。导向绘画的素描性、速写性笔墨也是一种探索和多元。黄胄李可染等人物、山水画派皆属此类,也没有影响艺术的发展。另外创造新的笔墨语言,要认识到笔墨虽然有单独的审美意义,但笔墨语言的本义就是为对象服务的,否则新疆山水画的创作永远陷在有无“笔墨”的单一怪圈和“陀螺效应”的艺术游戏,无法突破,难以自拔!我认为传统中国山水对笔墨的极力维护其实是在逃避画家应当承担的与大自然平等交流和沟通的责任,面对新疆神秘、荒寂、旷远、大起大落的外在特质和博大、激烈、壮阔的精神存在,试想若活着的黄宾虹齐白石老先生到了新疆,还不知有何感想?中国传统绘画笔墨能否承载起表达新疆戈壁大漠、高峻悠远的苍茫大地所含蕴的壮美情怀之重任值得我们反思。因此,创造新的笔墨语言,发展笔墨,这是新疆山水创作有待进一步探索实践的一个重大课题。

重视图式构成,创造具有时代感的形式美。当形式服务内容时,势必要对传统图式力求突破,这是新疆山水画创作又面临的严峻考验。改革开放以来,吴冠中周韶华形式美的提出和实践在理论上极大地震撼了美术界,被公认为是中国当代美术的一个开篇,开启了中国未来百年艺术的“精子库”,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画的现代转型。我们在新疆山水的创作中要将广阔的绘画梦想和纯粹的现代生活感受注入新疆山水新的图式中,力图体现新疆山水新的艺术思维,并赋予现代人的审美趋向和强烈的时代气息,在一条既无大师可追寻,又无理论可借鉴的创造之路上,以一种全新的有别于过去旧有图式的形式美给新疆山水以新的艺术精神。

林木说:中国画坛目前是总体性的尴尬局面。由于习惯于欣赏文人画的水墨小品“墨戏”,我们一些享大名的国画家仅仅不过是墨戏小品画家,无从谈起形式和意境的大美。文人画的风行,使我们能表现大场面题材的画家更罕见。历史与时代的鸿幅巨制在今天国画界几近绝迹。今天中国画变化太有限了,我们天天都在说“创新”,每个画家也都自认为有各自的创新点,但中国画的这种变化,从总体的角度说还太小,小到让行外的人不太看得出来,老外们更弄不清今天的中国画究竟是古代的中国人画的,还是当代的中国人画的。这或许也就是老外们对当代中国画兴趣有限的原因所在……哀哉悲呼!

重在表现,更要发现,没有发现就没有艺术的创造。由大沙漠、大戈壁、大绿洲、大山脉、大河大水构成的新疆,其独特神秘的异域风光有别于全国任何地方。她犹如蒙纱的维吾尔少女,是未开发的处女地,给人以神秘,给人以向往!当前新疆山水画的创作有待进一步的挖掘和发现,面对新疆广袤无垠的大山大水和震撼心灵的自然景观,我们不能仅表现一个山坡,表现某一块天山南北小小的地段,且终生只有一个模式,只画一张画就能概览新疆山水。这种概念化、风情化、程式化的创作,犹如“八股文”,严重影响了人们认识新疆山水的视野,影响了新疆大美山水主体精神的创作。近60年来,前辈艺术家们对新疆山水的探索作了不懈努力,这是应该肯定的。但还有一些走马观花,风情牧歌式,旅游图解式所谓“进新疆,画新疆”的作品,千篇一律的套用传统文人山水笔墨,掛羊头,买狗肉,以古人的心态,表现当代生活。名曰“继承与创新”的伪传统,误读时代,误导后代,所谓“似与不似”如复印机似的陈腐观念之作,能否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值得我们追问!所以新疆山水画的创作要树立纵览全局、全方位观照的理念,大视野、大开局、南北纵横、宏观把握、微观表现,尽精微,致广大,以宇宙意识,生命意识,民族文化精神提升整体创作水准,注重表现更要发现,贵在创造,才能创作出新疆山水的大美境界!

意境是作品神韵和灵魂的体现,“绘画者文之极也”。每一个画家决定自己艺术价值取向和选择时,其创作智慧深深地植根于深层的‘文化心理结构’中,文化的自觉可以成为一个画家价值取向朝着一个终极目标前进的命定的力量。新疆是人类四大文明的交汇之地,除独特的自然景观外,其人文景观和丰厚的民族历史、文化积淀,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富矿”。面对当前全国艺术创作对文化的普遍缺失,使得中国画创作功能快速减退,新疆山水的创作要对多民族文化遗产深入地挖掘研究,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探求人类艺术的普世价值和共同点,要有文化理想和创造有理想的文化,强调画家要有文化力和文化的表现力,文者,化也,文而不化等于不文。要保持画家人格和思想的独立性,克服“只知有汉,不知魏晋”的嫌疑。继承民族大文化传统,倡导民族大文化精神,应是新疆山水画创作的文化根基。

中国西域是画家们神往的地方,因为这里能产生艺术灵感,达到艺术的高度和神韵,她保持了原生态环境。人和大自然的和谐相处,保护生态环境,是当代艺术作品永恒的主题。二十一世纪是创造的世纪,也是艺术百般争流的时代,坚持传统与现代,抽象与俱象,水墨与色彩及中西方艺术的结合,创造“中国气派”的新疆大美山水,弘扬“西部精神”,不仅是新疆本土画家的神圣使命,也是伟大时代对全国山水画家的历史召唤!我们期待一个既有传统功力,又不囿于传统,既有生活深度,又有现代意识的画家群体——新疆大山水画派在中国画坛崛起!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