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修古书讲三心:片纸只字都是宝

[来源:广州日报]  [2013/5/20]
[img]uploadpic/20135/2013052052412573.jpg[/img]经卷修复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img]uploadpic/20135/2013052052417977.jpg[/img]经卷修复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从18岁进入上海图书馆从事古籍修复工作至今,潘美娣与“受伤”的古籍打交道有50个年头了。现在,她还兼任中山大学图书馆和山东省图书馆的特聘古籍修复专家。在中大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见到潘美娣,才发现,这项日复一日颇显枯燥单调的工作赋予了她更高层次的美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含蓄蕴藉之气。她笑称这是个修身养性的职业,她以前性子很急,现在则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不疾不徐、不温不火。跟她聊天,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陶渊明的两句诗:“有风自南,翼彼新苗。”

文图/记者江粤军

搓纸钉搓出个人“招牌”

1963年,潘美娣进了上海图书馆,一去就被安排做古籍修复。“那时候的人心思单纯,被安排做什么,都毫无条件地答应。”当时,全国就北京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这两大图书馆有专业修复人员。“古籍修复根据地方气候条件不同,有南北派之分。南方的古籍,因为天气潮湿,被虫蛀或发霉的很多;而北方的古籍,因为气候干燥,风化、焦脆的比较多,所以在修复处理上要有区别。”而潘美娣的师傅曹有福,可以说是南派中的高手。

进图书馆的第一天,领导将潘美娣带到了曹有福的面前,曹有福让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搓古籍修复中用于固定书页的纸钉。“他先用皮纸搓一个当样板,然后就给我一沓纸,让我自己搓,他一句话也没说。”一开始,潘美娣搓出来的纸钉都像小麻花那样,虽然也能用,但她并不满足,暗自琢磨:“为什么师傅搓出来的能那么细致?”靠着心去领悟,靠着手去调整,一个下午过去,潘美娣的手都搓僵硬了,但她也一句话都没说。最后,是曹有福开口了:“好了,不用再搓了。”那时,潘美娣搓出来的纸钉,已有半抽屉多。

“师傅采用的是很传统的带徒弟方式,他不讲什么理论,也不会给太多指导,只告诉你一条基本的原则:古籍修复必须整旧如旧,不能一本旧书过手后,变成一本新书,那绝对是大忌。其他的所有流程,师傅示范一遍,你就按着去做,做得好与坏,师傅看在眼里,也不会多说,主要靠自己琢磨。但当时因为没有那么多诱惑,人更能沉下心来,所以往往能更快地上手。”潘美娣感慨,搓纸钉的半天时间让她享用了一辈子。“第二年,我被派到北京图书馆,跟着北派高手张士达老师学习,张士达老师一看我搓的纸钉,马上说:‘这丫头搓得不错。’第一印象就挺好。这犹如一个人的招牌,拿出来好与坏,一目了然。”

两年后学成归来,潘美娣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但她强调的是,自己赶上一个好时代。“那时候老先生们都还在,他们视书如命。像顾廷龙馆长,对修复很重视,我们组里有十个人左右,每个人每次修完一批书,他都会一一过目。”后来,顾廷龙对管库的同事明确表示:“以后馆里面的等级藏品,都交给小潘修。”彼时,潘美娣也就二十多岁。

顾廷龙一句经常挂在嘴上的名言,潘美娣更是印象深刻“对于古籍而言,片纸只字都是宝。”因为一个字、一个印章,对古籍的版本鉴定可能就起到决定性的关键作用。“当时,馆里面有一本宋元时期的刻本,前人已经修过一次,但又烂了。重修时,我把它整个书页展开以后,书口后面一个刻工的名字显现了出来。顾先生一看非常高兴,他的兴奋之情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自创“夹揭法”修复明代古籍

潘美娣特别强调,做好古籍修复得有“三心”:信心、耐心和责任心。“如果没有责任心,书页一揭不开就放弃了,那损失不可计量。况且,古籍修复是急不出来的,必须每一页打开后,一个洞一个洞地补,一本书可能要用上一两个月的时间,一套书有十本二十本,一整年都搭进去了可能还弄不完。性子再急,一坐到古籍面前,人就必须平静下来。”

有一段时间上海图书馆要影印《永乐大典》,那必须整本拆下来,有坏掉的书页,先修好,再拿去拍照制版,回来后又要还原为明朝时期的硬包被装帧样式。《永乐大典》是馆里面的等级藏品,必须尽快弄完回库,不仅不能掉以轻心,还要加班加点。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