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下岗玉工致皇帝玉玺假货泛滥

[来源:广州日报]  [2013/6/3]
[img]uploadpic/20136/2013060342951921.jpg[/img]清乾隆白玉龙钮“八征耄念之宝”、“向用五福”宝玺。

从1.61亿的乾隆白玉“太上皇帝”圆玺,到1.018亿的乾隆青玉螭龙玉玺,再到9085万的圆明园慎德堂宝交龙钮宝玺……近年来,各式各样的皇帝玉玺屡屡拍出高价。然而,有藏家近日爆料称:皇帝“玉玺”的数量多得离谱,是因为其中充斥着赝品,这也导致那些盲目崇拜宫廷收藏的国内藏家懵懵懂懂地做了“水鱼”……

玉玺存世量小

 
西汶艺术网
价格暴涨是必然

资深藏家朱绍良告诉记者,虽然清朝皇帝的玉玺比较多,但存世量却很少。目前市场上,乾隆玺印出现不过20方,康熙玉玺只见过七八组,雍正玉玺更是只见过1方。“就我所知,把藏家手里的和在市场上流通的清朝皇帝玉玺全算上,也就50方左右。”因此,价格飞涨是情理中的事情。

朱绍良认为,玉玺自古以来就是皇权的象征,其传达出的艺术价值、历史价值、文物价值不言而喻。他说:“著名文物专家朱家溍先生在《明清帝后宝玺》序中有非常明确的判断:‘宝玺者何?天子所佩曰玺,臣下所佩曰印。无玺书则王言无以达四海,无印章则有司之文移不能行之于所属。’玉玺的价值,远远比瓷器家具、掐丝珐琅、玉器重要得多。”他坚信,玉玺收藏几乎是现在最没有水分的一个板块。“假玉玺不是没有,但很好鉴别。其数量和假瓷器、假书画相比更是不值一提。”

作为国内收藏玉玺的主要藏家之一,朱绍良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入藏玉玺的大都是终极藏家,根本不打算将所藏拿出来再卖。“这是一个非常高端的黄金板块,是宫廷收藏的最高境界。收藏家走到这个阶段,收藏的素质和质量都会上一个很高的台阶,是文化品质的象征。现在市场上连珐琅、粉彩的拍卖价格都过亿了,玉玺怎么会不贵?虽然这几年玉玺的身价飞涨,但我相信,距离它们的真实身价还差得很远。”

“天价”有水分 拍卖屡现“纸上繁华”

对朱绍良因玉玺存世量小而价格飞涨这一说法,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却持不同观点。

他说:“玉玺很重要,但由此引申而来的判断——因为重要,必然稀少——其实是不准确的。事实上,清朝皇帝的玉玺非常多,特别是乾隆皇帝。除了盖在诏书上的宝玺,还有各种闲章,比如鉴藏书画用的鉴藏玺和大量的宫殿玺等。在一些特别的日子里,乾隆还会做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玺印。比如‘太上皇之宝’就做了二十方。为了庆祝八十大寿,‘八方耄念之宝’也做了三四十方。”国内权威的玉玺专家、北京故宫研究员郭福祥先生曾经估算过:乾隆的玉玺大概有600多方;嘉庆的玉玺大概有400多方。
西汶艺术网
在刘阳看来,玉玺在海外特别多也不奇怪。“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几乎把当时存放在那里的宫殿玺抢掠一空;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法国驻军的司令部在景山寿皇殿,这里是存放清朝历代帝后玺印的地方。我估计,这里的玺印有近千方,都被当时法军司令弗雷搬走了。”
西汶艺术网
刘阳表示,皇帝玉玺无疑具有收藏价值,但其近几年在市场上的表现有些异常,有炒作的嫌疑。他透露,1.61亿元的乾隆“太上皇帝”圆玺、9085万元的慎德堂宝交龙钮宝玺,最后买家都没有付钱,只不过是一场“纸上繁华”。“有些玉玺还反反复复地在市场上出现。‘太上皇帝’圆玺2007年第一次在市场上出现的时候,成交价不过是4625万港元,2010年再次出现时,价格已达9586万港元,2011年第三次出现,成交价为1.61亿元人民币,四年涨了四倍。刚刚成交的乾隆御制白玉交龙钮‘自强不息’宝玺2010年也在拍场出现过,当时成交价五千多万元,三年之后身价涨了一千多万元;中国嘉德前几天在香港拍的圆明园敷春堂玉玺,几年前佳士得在英国也拍过,但没拍成。这次拍成了,但买家究竟给没给钱呢?也没谱。”

“下岗玉工”刻“公章”致玉玺泛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据刘阳观察,从2002年至今,国内外拍场上出现的各类玉玺有数百方之多。而对近年屡创天价的皇帝玉玺,常年游走于国内外各大拍场的美籍藏家冯先生“嗤之以鼻”。

冯先生表示,皇帝玉玺有相当一部分有可能是假货。“我在上海有位故交,他的父亲民国时曾帮大英博物馆在中国买古董。他曾说起一桩轶事,清朝灭亡后,内务府造办处一些‘下岗’的凿玉师傅专门干‘私刻公章’的营生,一般的玉玺两块大洋,玉质好一些的五块大洋。这些玉玺被当时在中国的外国人大量收购。这就是为何目前市面上有那么多玉玺、且大部分来自于国外的缘故。正常的艺术品市场应是物以稀为贵,可玉玺因为数量多,又投中国人喜欢‘宫廷藏品’的所好,所以这几年被炒成了天价。一个商代分裆鼎成交价只有四百多万元,而一方师出无名的玉玺却能拍到上千万元。这太不正常了,凸显出中国藏家的幼稚水平。”

朱绍良也透露,最近有人在法国一家拍卖行花600多万欧元拍得一件“康熙御笔之宝”的玉玺,拍完才发现其钮制和造办处的康熙档案对不上——狮首做成了螭龙首。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