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卡通一代过时了吗

[来源:上海证券报]  [2013/6/3]
卡通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最早起源于欧洲。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壮大了市民阶层的力量,导致社会结构的重大变化。同时,自文艺复兴运动以来,自由开放的艺术理念开始为社会所接受。这两个条件的相互作用,使得传统绘画走下了中世纪的神坛,日益接近平民的审美趋向,给以简御繁的卡通画提供了产生的社会基础。而作为市民阶层表达自身要求的手段,卡通画也被赋予了更为广泛的政治内涵。时至今日,政治卡通依然是西方大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国,上世纪曾崛起了“卡通一代”。其实“卡通一代”只是一个为了方便起见的统称,如若要深究其学术价值和市场共通性,恐怕有人会觉得“卡通一代”的概念和时代已经过时了,但毕竟“卡通一代”还是赶上了艺术品市场曾经高速增长的黄金时期。在那个时期打下的基础之上,以陈可、熊宇、高瑀、韦嘉等为代表的新生代艺术家市场地位已逐步稳固,而且经过画廊有序运作,作品与市场密切接轨,拍卖市场通畅,保证了这些作品与国际市场接轨。同时这些75后艺术家正处在人生和事业的上升期,创作力旺盛,市场参与度高,展览频繁。

曾经的辉煌

作为“卡通一代”艺术家的代表,“75后”艺术家陈可的市场需求大、稳定性高。2005年,陈可的作品《洞穴的秘密》(2004年作)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场上,估价1.6万到3万元人民币,最后以3.85万元成交,当时陈可27岁。2010年,作品《蜗牛的家》(2006年作)在香港佳士得以135.88万元的价格成交,这张作品也创下了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

五年的时间,陈可作品的拍卖价格几乎涨了35倍。从陈可有上拍记录的第二年(2006年)开始,作品便很快从3万多元一下破了六位数。2009年至2011年,陈可作品的价格基本上以每年10万元至20万元的幅度增长。2010年是陈可的一个高峰期,作品价格已经到了35万元至65万元之间。

从2006年春拍至2012年秋拍,除了两张作品上百万元成交外,其他作品均在六位数的基础上稳步上涨。从2005年上拍开始,陈可上拍作品63件,其中58件成交,成交率达到92%。

同样出自星空间的另一位艺术家——高瑀,在用最快的速度塑造和建构了纯粹个人的自我形象之时,也用最短的时间在市场上确立了作为“80后”艺术家的一席之地。

2005年第一次上拍的作品《梦见佳佳的绿色头发》在荣宝拍出6.38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几天之后,《在红旗下系列》在香港佳士得以近20万港元成交。200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作品《看不懂也猜不透》以近30万港元成交,创造了亚洲同龄艺术家的最高成交纪录。当时高瑀还对此表示:“只能说我现在是一支刚上市的股票,处于上升趋势。”两年以后,高瑀创作于2007年的作品《打虎》在北京翰海拍出112万元的高价。在基本以六位数成交的价格稳定后,2010年在北京翰海两次大拍中,作品《浅薄不是我的座右铭》和《妄河豚之宴》分别再次破百万成交,这两张作品均是出自艺术家2006年的创作。

现实的考验

繁荣的市场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当然市场并不会永远繁花似锦,作品价格也不会持续勇往直前。从2011年秋开始,高瑀作品上拍量大幅下降,成交价格走低,2012年春拍,共4张作品上拍,虽然都是占据了中国嘉德、北京匡时、上海泓盛等春秋大拍的优势,最终却全部流拍,同年秋拍,仅一张上拍作品以23万元的价格成交。

作为卡通一代的另一种诠释,艺术家熊宇的作品行情波动更大,熊宇算是出道较早的艺术家,从2005年至2012年,共计有150张作品(含重复拍卖)上拍,其中112张成交。

从2005年第一张作品《翅膀》以11万元成交以后,熊宇在拍卖场上的价格一直稳步上升,从十几万到二十几万元,且很快,在2006年12月,作品《羽林》在罗芙奥拍出62万元的价格,因为处在2006、2007的市场繁荣期,熊宇那两年共有45张作品上拍,38张成交,甚至在2008年6月的泓盛拍卖上再创新高,作品《安静的流逝》以95万元成交。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熊宇作品在二级市场上的流通受到影响,在2010年左右有过小小的回升后,直至2012年都处于下降趋势,后来的拍卖纪录除了偶有两、三张作品以60万左右的价格成交外,作品价格大多在一、二十万,甚至在2012年,全年9张上拍作品,只有四张成交,且全部以五位数成交。

从2011年左右开始,市场的回落让曾经的“卡通一代”在整体上受到波及,老藏家出手越来越保守,新晋购买力不够,在当代艺术凄凉的环境中,“卡通一代”看上去似乎愈发脆弱。与此同时,曾经的“卡通一代”艺术家在自我成长和成熟的过程中,在创作题材和表现形式上也面临着转变,过去对青春的表达随着艺术家年龄的增大会否带来创作瓶颈?而随着市场趣味和资本的新一轮转换,原来的“卡通一代”艺术家是会局限于过去的表达,还是能带来被再次接受的新改变?这些都是他们如今面临的问题。

持续、多元的创造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这些“卡通一代”的年轻艺术家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各不相同,但毕竟是处于精力旺盛时期的年轻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在一级市场仍然活动频繁。除了二级市场稳定的需求量,陈可在一级市场的销售也十分客观。很明显,35岁的陈可正处在艺术生涯的上升期,不仅办了个人回顾展,甚至还出了书。她作品中那个有点忧郁、有点小感伤的小女孩在海内外拥有广大的粉丝群。而且,陈可并不抗拒与市场合作,她曾为FENDI设计十周年限量版手袋,也曾和GUCCI、连卡佛、凡客诚品等进行跨界合作。

同样,展览不断的高瑀除了有星空间的良好运作,一级市场正常运行外,高瑀艺术的多元化发展也不可忽视。无论是跨界设计伏特加酒标,还是与某汽车品牌合作,又或是跨界与某手机品牌的合作,这位年轻艺术家毫不避讳地积极参与着与艺术相关的一切活动。与此同时,其作品在创作源头上与艺术产业无缝链接,他的“熊猫小堂”开张、作品中的卡通形象出现在流行产品上、衍生性商品层出不穷。无论是艺术创作,还是市场活跃度,高瑀从没停下。

另一方面,就今年第一轮春拍释放出来的回暖信号来看,如果未来市场回归理性,艺术品市场能从靠个别雄厚资本支撑,转变到由中产阶级组成的更稳定、更大众的买家群体,且购买动力能更倾向于与自己长期财富管理相关的收藏趋势的话,那些有持续创造力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或会再次乘势而起。

谁能说,缅怀童年会过时?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