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黄花梨天下第一案亮相纽约佳士得

[来源:艺术中国]  [2013/6/5]
[img]uploadpic/20136/2013060555372557.jpg[/img]明末清初 黄花梨架几案

[img]uploadpic/20136/2013060555373425.jpg[/img]明末清初 黄花梨嵌桦木长方香几

[img]uploadpic/20136/2013060555374197.jpg[/img]明末清初 黄花梨圈椅一对

文/程香  图片提供/纽约佳士得

3月21日~22日,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佳士得的两场拍卖,引起业内行家的热切关注。其中,编号为2802的“美国私人珍藏黄花梨家具”专场,共推出13件黄花梨家具。3月22日的“中国瓷器与工艺精品”专场中,家具虽然不多,但是一张长达4.52米的“明末清初 十八世纪 黄花梨架几案”,曾被马未都称为“天下第一案”上拍,原藏于美国丹佛博物馆,今春不知何故亮相拍卖行,引人侧目。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本刊记者专门就佳士得此次两场拍卖及“天下第一案”,采访了几位业内行家,了解“天下第一案”的来龙去脉,分析春拍行情,以飨读者。

马未都与“天下第一案”

看过《马未都说收藏》的读者或许都还记得,他曾万分遗憾地提到过一张过手却未收藏的“天下第一案”。原文是这么描述的:

我在福建莆田的一个祠堂里,曾经看过一张非常大的黄花梨案子。福建人的宗祠观念特别重,所以每个村里都有宗祠。那张案子非常巨大,长4.2米,案面是一块独板,俗称“一块玉”,就是说整块板跟玉似的,漂亮至极。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案子。这张案子几百年来都在这个宗祠里,受无数人的礼拜。可惜最后还是被拿出来卖,整个村里的人都在场院上坐着,买的人点好钱,全体村民一人分一份。以我当时的能力,没有办法买下这张大案。这案子现在在美国丹佛博物馆展览。我去丹佛博物馆讲课时,又看到这张案子,非常震撼。

这张黄花梨大案经过几百年的历史,在村子里起到一种凝聚力的作用。但村里人为了分笔钱,把几百年的案子卖掉了,最后辗转到美国,被人家珍而重之地供起来了。以后有机会去丹佛的人,一定要去看看这张“天下第一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多年过去后,这张国人以为再也无缘相见的“天下第一案”,不知何故,竟被出让拍卖,背后的故事,惹人联想。

“天下第一案”是如何到丹佛的
西汶艺术网
马未都提到大案时,措辞严谨,只说“这案子现在在美国丹佛博物馆展览”,并未讲说案子归丹佛所有。实际上,大案的拥有者是美国一对藏家夫妇,并不是丹佛。

那么,福建莆田的大案,是如何卖到美国,并进入丹佛展览的呢?

一位艺术品摄影师氓卡告诉记者,他前几天正好和当年卖出案子的古董商聊到此事,了解到,这张黄花梨大案原先属于一户大户人家,用在家中陈设。文革时,物主因为惜物,怕被砸毁,就将大案捐给当地的一家尼姑庵。上个世纪90年代初,村委会不知道什么原因将它拿出来出售。第一手买家是台湾古玩商施先生。后转卖到天津潘先生手上,再经他手到了香港伍嘉恩手中,1996年从香港卖到美国。

据香港古董商、业内行家蒋念慈透露,这个大案当年是美国藏家私人借给丹佛博物馆展览的。为什么借给丹佛长达16年之久?因为美国艺术品税收繁重,将案子放在博物馆里展览,即可免税。直到去年,因物主家庭变故,将大案送到纽约佳士得拍卖,再次引起轰动。

“天下第一案”5645万高价成交

在拍卖之前,已有多位行家对大案成交价做了预测。香港古董商蒋念慈认为,“应该在3000万人民币才合理,如果不靠近这个数字的话,这个价格就不合理,就没到它的市场价值。当然,如果再往上走的话,走多高,全看买家的兴趣。”

3月22日,这张备受瞩目的大案,估价150~200万美元,成交价908.375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5645万元,溢价高达4.5倍。

台湾著名古董商、苏富比拍卖公司顾问陈仁毅先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评价道:“这个成交价相对合理,价格并不算高。”他认为,在当前的艺术环境下,只要是稀有的艺术品,几乎都可以卖个好价钱。因为不管经济大环境如何波动,投资市场永远都有新钱、热钱进来,5000万元,对中国艺术品市场来说,早已不是新鲜事。
西汶艺术网
明末清初 黄花梨长方凳

明末清十八世纪 黄花梨方角柜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几经易主,此次大案的命运又是如何?据蒋念慈透露,大案被香港古董商瞿建民的太太举拍买走。辗转16年,“天下第一案”又回到亚洲。

从“天下第一案”看中西方艺术审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3月21日,“美国私人珍藏黄花梨家具”专场拍卖,13件家具,8件成交,5件流拍,成交率61.5%,成绩平平。

陈仁毅对这个成交结果,并不意外。他分析,主要原因,还是精品不足,家具不够好、来源不够好。而且在西方国家拍中国家具,看谁在买、谁会买非常重要。此次拍卖,大部分家具还是被香港和大陆不成熟的买家拍走,在现场很少看到西方行家出手。

拿“天下第一案”来说,这件18世纪的架几案,西方行家的关注度并不高。因为18世纪的中国家具代表,不是黄花梨。也就是说,黄花梨家具在18世纪的中国家具史上不具标志性。所以西方人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买18世纪的黄花梨家具。

陈仁毅告诉记者,西方人早在1922年~1944年就开始接受中国家具,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审美体系。他们会结合家具在工艺史上的年代、地位和艺术性,综合考量其艺术价值。对家具的材料、美学、工艺、哲学、历史等部分,都比中国买家成熟太多。“而中国买家看家具,通常只关注两点:一是材料、材料、材料;二是尺寸、尺寸、尺寸。这张大案之所以出现中国人热捧、西方人冷观的局面,中西方的审美差异和价值判断,或许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陈仁毅说。

蒋念慈也认为,此次佳士得拍卖现场,生意人买的多,真正的行家出手的很少。而一场拍卖是否成功的衡量标准,应看是否有行家出手、行家的关注度有多高。在这方面,中国的艺术品收藏市场,尤其是家具收藏市场,还应亟需提高审美水平。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