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明式家具研究学者海南谈花梨:低调中的华丽

[来源:海南日报]  [2013/6/5]
[img]uploadpic/20136/2013060555378385.jpg[/img]明式家具研究学者沈平(左)和周默。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明式家具设计师沈平与红木材质研究专家周默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海南黄花梨在明式家具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但是,唯“黄花梨”论的现象愈演愈烈,反而会对这种珍稀物种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在沈平的明式家具作品里,他似乎试图从不同侧面、多个层次来表达他所理解的“明味”。58岁的沈平,曾师从“京城大玩家”王世襄,说起老师,他的言语中充满着怀念和敬意,“是他影响了我,发现了明世家具独特的美。”坐在一旁的周默不时点头表示认可。从设计图纸的修改到打样,这对十多年的老朋友,时常聚在一起探讨,“明味”十足的作品就是这样产生思想的酵母。

5月30日,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就以“借古开今,化古为新”的方式,老木新作传统家具的沈平,与红木材质研究专家周默来到海南考察黄花梨,并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

一位是制作古典家具,一位是鉴赏古典家具,两位业内公认的古典家具行家坐在一起,谈他们眼中的海南花梨和明式家具。

周默说,“在海南这片热带岛屿上生成的黄花梨树,因其干净的纹理、低调华丽的颜色,无需细心雕饰,便是一副浑然天成的画作,这也使得优秀的黄花梨家具渐成明式家具的代名词。”

沈平言,“海南黄花梨,就是因为材质珍贵,花纹华丽,不能强调用满料,用不好是对珍物极大的浪费。”

谈明式家具:  文人参与成就意匠之美

在沈平看来,明式家具,是从宋家具演变而来,有苏式、广式、京式等不同流派,最吸引人的是其让人神游的美和实用功能。与清式家具相比,明式家具的造型更加完整简约,做工讲究,去繁求简。以清代乾隆为界,一般将明代和盛清之前的家具大致纳入明式,明代也是中国古典家具发展的黄金时期,大多采用硬木,如榉木、黄花梨、紫檀木等,没有清式家具繁琐的装饰,明式家具更加明快简约,质朴规整,有一种撼人心魄的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沈平所理解的明式家具,并非明朝出现的家具,而是一种由于有了文人的参与,显现出其闲适、自由、优雅的精神,别具审美情趣的家具。

周默谈到,家具艺术的高峰出现在明代,并非偶然。早在明朝初期,在家具设计与打造上,便有“广州匠,苏州样”的说法。苏州是明朝文人聚集的中心,一个好的家具样式出炉,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便流行至南京、杭州、北京等地。明中期以后,王阳明与陈太白的心学对明代家具的形成和发展至关重要,提倡心本论,弘扬人的本性真情与实现自我价值,形成了一次新的思想解放运动,促进了社会进步。这一时期,相比于民间家具更注重实用,宫廷家具讲究秩序与等级,文人家具更加注重以“玩赏”的心态进行个性化的设计与创造。

谈海南花梨:“唯材质论”伤害黄花梨

原本用于陈列和使用的明式家具,这些年开始被赋予了投资收藏的价值。1985年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珍赏》出版后,明式家具被来自国外和中国港台地区的收藏家大量收入。

在海南,沈平也看了一些明清家具店,他发现其中真正的明式家具很少。他谈到,海南黄花梨并不适用于所有的家具形制。有些人甚至用来做鞋柜、餐桌、沙发,有一种炫富心理,这就不妥,说某件家具用了多少黄花梨就显得贵重,是对这样珍贵材料极大的浪费。“这就好比一个女孩五个手指头都戴上金戒指,金光灿灿,但透着俗。满屋子都是黄花梨,这能美吗?”

沈平介绍,明式家具在材料个性上,主要由紫檀、黄花梨、榉木、铁力木构成。每一种材质个性不同,适用制作的家具也不同。如紫檀沉稳庄重,黄花梨属低调的华丽,榉木尽管具有同样的行云流水的纹路,但却多了几分质朴与庄重。“所以,家具的设计,更要与人的身份、个性、审美追求与时代环境相一致,而非千篇一律地追求用花梨木。”

历史上海南黄花梨在明式家具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但是,近年来多次到海南黄花梨市场调研的周默认为,唯“黄花梨”论的现象愈演愈烈,反而对这种珍稀物种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据周默在海南调查中了解,野生的海南黄花梨树几乎没有保留,目前多数为人工种植。在东方市,种植海南黄花梨的面积居全国前列。海南省全省人工种植的黄花梨树约在两千万棵左右。全国范围内包括广东、广西、云南、福建、湖南南部、四川等地均出现人工种植。

周默谈到,他并不提倡黄花梨大面积大批量种植。因为野生的黄花梨与人工种植的黄花梨树种在颜色、纹理上都不一样,种植时需要有伴生树种,更要适宜的土壤、温度等环境,可以种植但不适宜大规模种植,要尽可能回归到它原先所生长的地域环境之中。

谈家具创新:借古开今 化古为新
西汶艺术网
在沈平设计的《揽秀燕云》家具套装中,一对纤巧柔顺的黄花梨圈椅,一张线条简约雅致的黄花梨小棋桌,颇受好评。“中国的艺术就是线条艺术,明式家具也不例外。”沈平认为,线条的运用会对家具的美感产生影响,“好比直线不会给人太喧闹的感觉,让人心静,但是会让你的眼神在线条上来回游离,而类似音乐中噪音的线条就会让人有不安感,曲线就给人更舒服的观感。”

在沈平看来,每个家具作品都呈现出不同的个性,甚至有性别特征。从给上述作品定味为“柔美”、“清新”,沈平的脑海中浮现的是,一位扎着辫子的十几岁的小姑娘坐在圈椅上,与玩伴在下棋。圈椅的扶手处有一粒水滴状的设计,可以想象,举棋不定之余,左手在此处来回摩挲,举棋、犹豫,趣味无穷。

明式家具的特点是,造型简洁、结构科学合理、线条流畅,最重要的是由于文人参与,赋予明式家具精神上的需求。沈平谈到,家具设计应该是建立在传统之上的创新。“王世襄先生对明式家具所做的最大贡献就在于,将明式家具从浩繁的家具中独特地展现出来,让人发现其惊世之美的存在,并希望后人将明式家具优秀的传统传承下去。”

对于目前市场存在不少“挂着明式家具的名号,卖清式家具”的现象,周默谈到,中国的审美流派分为两种:出水芙蓉和错彩镂金。清代自雍正以来,一律错彩镂金,确实是不惜材料,不惜工本。清朝的工艺好不好?好。雕得也好。但现在看也有一些繁复是没有必要的,是对明式传统的否定。工艺上很高,但是审美上是一种倒退。“目前市面上有很多家具上雕刻了些古代名画、书法作品,嵌金镶玉,什么贵重加什么,并认为是一种创新。事实上,必须在完全理解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才可以创新,并不是集历朝历代所有好的文化符号糅合在家具设计中,便是好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