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刘晓林:西湖美景也能炸出来

[来源:艺术中国]  [2013/6/18]
[img]uploadpic/20136/2013061844364649.jpg[/img]西湖

我们中国人的语言很丰富,丰富中隐藏着无尽的滑稽。试看:“蔡国强用火药画80米长《西湖》 湖光山色尽收眼底”、“蔡国强丝绸上爆破作画呈现360度全景《西湖》”、“旅美华人画家蔡国强火药丹青写生另类《西湖》”、“蔡国强:丝绸上炸出“西湖”景”、“蔡国强炸出写意西湖”、“蔡国强要用火药来创作西湖”看大师蔡国强西湖“玩火”……在互联网时代一时间“涌现”了数量可观的相关报道。语言的背后是人对事物的认识。这个时代怎么了?“折腾”似乎弥漫了社会的各个角落。我认为我们中国当前的文化已经陷入被“娱乐精神”侵占的危险境地!

西湖美景也能炸出来?!西湖会不会被“炸火”?西湖会不会被蔡国强先生的火药炸得异常恼火?由蔡国强火药“绘”西湖引发了我的系列思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 当一切被冠以艺术之名

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时代曾拥有像今天这样如此之多、明目张胆、掩耳盗铃、拔苗助长、痴人说梦,理所当然,云山雾海的艺术:摄像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书画艺术、管理艺术、电影艺术、相声艺术、歌唱艺术、乞讨艺术....。.我不能在罗列了!如果再罗列的话,中国的造纸术还要提高多少才可以满足诸如此类“艺术”的文字盛放。(电脑另计)世事洞察皆艺术、人情练达亦艺术,可怕的艺术已经充盈于整个宇宙,无处不在了!!我想,我不用想,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100个写字画画的,竟有99个说自己的作品是书画艺术(品),自然99个顺理成章的成了书画艺术家。100个照相的,竟有99个说自己已经达到了朗静山先生的造诣,自然99个水到渠成的变为了摄影艺术家....。.这实在是人类自我欺骗、炉火纯青运用自定义的“伟大成果”;这实在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结果,进而影响了另外的某些人的“裂变效应”,于艺术而言已经变得极其主观艺术化了。

当一切被冠以艺术之名,充其量是主观认为艺术化的事物而已!艺术已不再是艺术!!!

(二)360度全景《西湖》到底是谁的作品

相关报道:“从清晨7点到下午3点半,蔡国强带着团队及50位志愿者,登上西湖湖心平台,用8个半小时,完成了《西湖》写生火药丝绸画创作的首炸。在接下来的3天里,他还将继续完成这件巨制。”数十位志愿者帮着绘图,在完成绘图工作后,随后人们再完成包括撒火药的其他工作——我承认蔡国强可能参与了构思,可能发出了点燃的号令。最后形成的所谓《西湖》的作者只有一个人了!蔡国强真的应该感谢工业文明中的“合作生产”!!

360度全景《西湖》在丝绸上如何炸出来?360度全景该如何理解?我有些困惑于人类的伟大。

(三)杜尚小便池“泉”的背后支撑
西汶艺术网
虽然对艺术没有精确的定论,但并非任何事物都可称为艺术。人们所熟知的杜尚小便池似乎是个特例,其实与人们自身对“泉”的演绎和曲解密不可分。也许“小便池”的出现起到了解放人们思想,开阔人们对艺术认识的作用;但关键则在于杜尚以比小便池伟大的多的作品作为铺垫,才使得人们更好地记住了小便池。在那个时代,如果换作另外的人即使拿出更加奇特的小便池也多会销声匿迹!

当我们人类自身将理想(主观愿望)凌驾于艺术(符合规律)之上时,遭受惩罚的一定是自己。人们当处于理想的“冲动期”时多会放大主观的合理性,多会认为自己便是那规律中的特例。20世纪曾经“诞生”了一件美其名曰的艺术品——杜尚的小便池。它为什么被归入了艺术品的范畴?杜尚为什么被认作杰出的艺术家?有不少“不明事理”的明白人觉的理所当然,殊不知离开了特定的“环境”小便池将永远与艺术无缘,小便池使杜尚享有大名是上帝与我们人类这种极度主观的高级动物的嘲讽与戏弄。你我多看到了事物的表面,其本质在于——“就现存资料来看,小便池只不过是他一生中的众多棋子而已。作为出色的棋手,他曾下过无数的人生、艺术好棋。比如,他的油画、素描、雕塑、文学、设计……当年的小便池只不过是杜尚在特定年代表达自己特定想法的载体而已,寄托了自己对社会的嘲弄与自己对自由的追求。艺术性在哪里?艺术家杜尚心里明白。他曾经说过,“我的作品不应该拿来投机。”然而自相矛盾、自以为是的人们却好奇、滑稽地把小便池拿来投机。”仅靠小便池完全不足以使得杜尚成为大艺术家,在杜尚的成名背后有着强大的系列支撑:良好的家庭背景,足够的艺术天分、友人普吕东、施瓦茨等人在学术、商业上的推波助澜,自己包括思想在内的综合内能……小便池的成名则与那个特定的时代状况、特定的“内心追求”、事物的偶然性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人类有太多的可悲与滑稽:本来棋手杜尚应为主角,我们却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棋子小便池上!!(见刘晓林《棋手杜尚 棋子小便池》)

(四)创新绝不能仅限于所谓的不同花样

以前在“纸”上爆破,现在换为在“丝绸”爆破。类似的“花样变化”算不算创新?4月20日,蔡国强在杭州西湖边举行的“蔡国强个展春”新闻发布会上透露,选择火药是为了突破性格。“我是个小心翼翼的人,但是艺术家不能如此,所以我要用火药来突破。”“我对杭州有特别的感情,所以我选择了钱塘江和西湖,作为我的素材!” 蔡国强谈及18日用丝绸创作的灵感,连称此举很“性感”。“丝绸的柔软,是其他材料所不能替代的。”(作者:汪恩民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2-04-20 21:56:57    )

由突破我想到了创新的问题。创新不是哪个人的主观定义,更不是谁的一时心血来潮和为了突破自我。艺术界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创新是艺术的生命。果真如此吗?果真如此。问题是我们要从哪些方面创新?具备了什么条件,我们才可以创新。若此,如果让艺术家来具体作答到子、丑、寅、卯的话,最终的结局是多作语塞、支支吾吾状:创新是一定的,如何创新、创新的内容等等我怎么能说清?于是中国艺术的现状呈现了一种纷纷要求创新而不知所言何物的乍看清醒状!写到这里,我想插入一个突然冒出的“话题”:艺术形式与艺术风格的问题。形式是什么?因形而式至。它实在是应纳入事物的表象范畴,可以近似理解为作为艺术的载体艺术品乍一看的“样子”---或工或写等抑或进一步的“大略印象”,多因“术”而然。艺术风格则是艺术形式的进一步是艺术形式的最终反映与内在呈现----此时若仅限于技法、形式的“术”已远远不够。创造艺术品的艺术家的修养、学识、技法的自然浸融甚至于艺术家的情感、创作时的瞬间状态等一系列非“术”所能达到的一切都在其中“表述”无疑----说玄点艺术风格中包含了“人性的气息”,他应是具备了DNA”的艺术品的再次转换的结果——具备相当艺术修养的人可以通过艺术风格来解读艺术品而不是艺术形式。艺术形式上变化并非不重要,但决不是艺术创新的根本所在。作为一时有别于他人、使自己在艺术界更快站出来是有好处的。没有内涵、不具“基本功力”的的艺术形式是不会转换为艺术风格的。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大谈“创新”是及其无益的----不是不能,而是在进行着不会走却想跑的人类奇迹:少之又少,一试无妨。

(五)长城上用火药“绘”“中华龙”的可行性
西汶艺术网
不知何时,在中国文化界、艺术界也兴起了“大”的潮流。规模大、动静大……总之,表面工作要足够大。否则,不足以证明此人的学问大、艺术成就大。基于此,我觉得如果在长城上用火药“绘”长城(中华龙)应该会比在西湖上用火药“绘”“西湖”更轰动。是时,在长城上可以集中数以万计的人来辅助、捧场;同时,调动N家媒体来同步直播、广播、宣播。这是一番多么壮观的景象?

中国人足够多,胆子足够大,火药足够烈,长城足够长……只要天公作美,想“创造”出美其名曰的“大艺术”实在是易如反掌。我在异常矛盾的心情中等待着!

西湖美景也能炸出来?!西湖会不会被“炸火”?西湖会不会被蔡国强先生的火药炸得异常恼火?西湖不会问,更不会说。我们中国人自己可以问,更可以说。最后外加一个话题:当火药突然具备了“绘画”的功能后,火药会不会不知所措?火药会不会瞬间恼火?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