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民国篆刻家陈尧廷篆刻艺术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5]
明、清两代,在篆刻上浙、皖已成流派,而陕西则是一片空白。至陈尧廷出,三秦艺苑不再空旷。早在上世纪初、中叶,陈尧廷就以自己的艺术实践赢得了书坛广泛的赞誉。一代硕儒宋伯鲁在1929年为26岁的陈尧廷题句:

金石馊雕点画明,要从秦汉认宗。抗心便欲追前古,继得君家老曼生。
西汶艺术网
学古发端三十五,引伸复见桂明经。七家以后无传作,落落唐阶一瑞萁。

诗后注曰:元吾子行作《学古编·三十五举》最为综博,未谷明经一再绩之,印学于是大明。近有七家印谱,谓丁、蒋、奚、黄、邓、赵、陈也。

宋联奎亦以诗二首赞其篆刻:

矫矫昌黎百代宗,休言刻画是雕虫。此才大可铭钟鼎,为问何人第一功。

肯信西泠有钝丁,尧廷铁笔自天成。十兰狂态君应笑,直谓冰斯到小生。

周若溪赠其诗曰:

无限龙蛇腕底生,一枝铁笔任权衡。关中雄视空金石,抗手之谦并辔行。

寇遐在1930年誉其印,诗曰:

浙宗巧人徽宗拙,铸鼎镕泉拔数关。卅载石仓标绝诣,近观萁荚亦深寒。

此诗中“石”为齐白石,“仓”是陈染仓陈师曾。寇遐并在诗后题曰: “近代范伯子论诗必造深寒之境,刻印亦然。尧廷先生铸笔贯穿古刻,转益多师,卓然一军,信可传也。”解放后,陈尧廷曾任教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篆刻。他治印态度严谨,不轻易应诺求刻者,一生亦不设润例,所刻润金皆由乞刻者“随心布施”。余尝见一文有此句:“原陕西省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馆长吴梓林说,陈尧廷解放初期的的篆刻润格每字计收8元,倘乞陈氏刻一名章,即需全家数口人之生活费。”余以此质诸陈尧廷夫人、93岁的谢慧老人及陈尧廷好友、原终南印社社长、91岁李滋煊老人,证得此说不确。

于印以外,最为人称道的是陈尧廷通音律、精古琴。陈尧廷30始学古琴,能奏三十余谱,1940年曾在陕西省电台主持演奏古琴乐曲。解放后,曾经任教西安音乐学院,教授古琴演奏。周若溪诗记陈尧廷抚琴曰:“一曲高歌震大千,焚香拨调咽流泉。参横月落梵音寂,古乐微茫抚七弦。”西安音乐学院讲师李村在《琴曲古琴吟之解析》说:“在出版的《古琴吟(一)》中,许健记谱,陈尧廷演奏的《琴学入门》琴谱中,《古琴吟》时长仅1分50秒。然而在这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一幅江南园林生活的画卷回廊百转、闲庭信步、悠然自得,一派旧式文人的书卷生活气象,徐徐展现在眼前;又如同欣赏一件微雕工艺品,淡淡然地娓娓道来,清新淡雅;再如翻开了一部微微泛黄的文集,那平平仄仄格律使然的诗文长短句,透着古音韵之美。”陈尧廷的古琴演奏技艺,于此可约略知之。在陕西省音乐家协会《(1949—1964)音乐大事记》中,亦可知陈尧廷参与了好些陕西重大的音乐活动。在陈尧廷工作的碑林,每逢节日庆祝联欢,总也少不了陈尧廷舒缓、悠扬的琴声。

陈尧廷性情内向,文雅好静,寡于言辞,处世为人散淡低调,有隐者逸气。其书画、诗词一如其人,冲和恬淡,萧散怡然。陈尧廷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曾在西安、重庆、兰州等地举办书画展。其山水宗宋人,纯用水墨,沟壑杂树,烟云悠然,用发笔尖铦而古雅蕴藉的章草题诗,诗、书、画、印相得益彰。陈尧廷诗词,意境冲淡幽深,惜遗于今者极少。现录其诗三首、词二阙。题画五言绝句如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空林斜阳照, 红叶满石矶; 鼓罢秋风曲, 又听杜宇啼。

秋来木叶赤, 深谷渺人迹; 萧飒惊山动, 只有松杉碧。
西汶艺术网
雨催秋叶落, 凉风吹凛冽; 酒熏空系舟, 懒赏今夜月。

1948年春,刘自椟举办个人书展,陈尧廷赠《渔歌子》两阙:

呵冻挥毫玉版笺,银钩铁画绕云烟。摹禹迹,拟秦汉,纸贵洛阳价几千。

书法君堪独自豪,云烟落纸似波涛。锋不露,趣清高,八法师传得熏陶。

正是书画、诗词、音乐、鉴古这些印外之功,涵养、升华了陈尧廷篆刻艺术。深厚宽博的学养是成就陈尧廷篆刻的底气,这股底气于其印间如风云之出没,不见其迹而存有其神。

碑林在文革前是西安为数不多的接待外事的单位之一,对工作人员的仪容仪表及素养有着一定的要求。陈尧廷体格魁梧,蓄长髯,温文尔雅,相貌堂堂,与出身名门大户的书家段绍嘉一并被视为碑林的脸面。陈尧廷在碑林陕西省博物馆办公室任主任,从事文物考古工作,与郑振铎、容庚等大家多有往来。曾任西北行政委员会文化局文物科副科长、西北文物清理大队队长,阅古物不计其数,于文物鉴定目力极强。虽平素寡言,但偶有研究文物之同行请教,却谈锋甚健,历数关中出土重器累累如贯珠。惜其无研究文物之专文行世,亦不见记述其从事文物考古方面的资料。

1968年,陈尧廷病逝。其所藏文物古籍,身后经“文革”一劫几于毁尽。所藏十二床古琴,仅余三床,两床被其外甥陈让携往深圳,另一床为金代大定年间物,据传归陕西藏家梁某。其书画作品几乎毁光,尤其陈氏书法,笔者为撰此文遍访藏家年余而未睹片纸只字,即使刊有其书画的印刷品亦未曾见。正在失望臻于绝望之时,忽闻冯庚武先生藏有陈氏册页两本,前往拜观,一为书画册,自题《尧廷诗画稿》,书皆为章草,诗七首;画皆为水墨山水,共七图,系陈氏1949年作。一为书法册,自题《尧廷书唐张怀瓘论用笔十法》,书为章草,系陈氏1968年作,也就是在其去世的当年所作。由《尧廷书唐张怀瓘论用笔十法》册页观之,陈尧廷的章草以宋克为本,笔画简省至不能再简省,用笔轻重交替爽利细腻,扎实灵动,使转自然,虽字字独立而血脉贯通,富有节律,韵致宛然,章法疏朗空旷,气息清秀雅致,令人如入三秋之林。昔闻陈氏五体具工,以隶书、章草为最,至今不见其隶,遑论其他各体。陈尧廷离世距今不过45年,作为陕西当代篆刻艺术的重要奠基人,有关其生活、生平及艺术方面的文字资料寥寥,而书画作品竟如凤毛麟角,世态变幻、人事翻覆、时光如贼,能不叹乎?!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