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窥探民国时期北京的书画交易市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6]
[img]uploadpic/20137/2013070656457417.jpg[/img]民国时期藏家在古董店观看书画

文/吕友者

北京千百年来一直是北方乃至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尤其到了清朝覆亡后的民国,大量的达官显贵、文人墨客以及鬻画为生的画家聚居于此,形成浓厚的艺术氛围。同时,交易活动活跃,造成艺术品市场高度繁荣。其市场的形态也有别于同时期的其他地区,有着自身显著的特点。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那么,这一时期北京的书画市场及其运行机制到底是怎样的呢?笔者试图通过对艺术市场的生产者、中介机构以及消费者相互之间关系的剖析,全面呈现构成市场流通的各个环节与要素,以期让大家对民国北京书画市场有一个整体的了解。

市场的供给群体

民国初年,北京作为当时的首都,参与书画市场群体非常之众。旧皇室贵族、满清遗老遗少、社会名流、政府官员和传统收藏家,无不积极参与到市场中来。而艺术品市场流通首要链条的供给者,主要以北京地区的书画家为主,他们才是市场上商品来源的主力。北京画家群体有着自身的特质,其构成也颇为复杂。京城作为明清帝都,有大量宫廷书画家、满汉官员、谋职的传统文人画家以及民间的职业画师等。这些画家创作了无数作品进入到市场流通,使北京的书画市场商品异常充足。

其实,出身贵族的画家参与市场的目的和心态是不一样的,如溥佐、溥雪斋、林琴南、溥松窗、溥濡、于非闇、余绍宋等。他们作为满清皇室贵族后裔,受过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书画造诣也相当深厚。到了民国初年,这些失去俸禄的贵胄子弟,有的却不得不以书画为生。但他们本身具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和社会资源,虽然卖画,却都能坚持个人的艺术主张,不为艺术市场所左右。

还有些以民国政府官员身份出现的画家,其代表性人物为金城、陈师曾、周肇祥和徐鼐霖等。这些人广泛利用自己掌握的各种资源从事书画活动,虽然也定制润格出售笔墨,但却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书画家的身份只是他们所扮演的众多社会角色之一。

当然,市场上还是以职业书画家为主,如俞陛云、齐白石、陈半丁、柳青、陈少梅等。他们处于民国书画市场供给方的最底层,但本身艺术修养颇高,为了谋求生存,时常会根据大众的喜好进行创作,以迎合市场。
西汶艺术网
除了居住在北京的本地画家之外,南方地区的画家也纷纷涌入北京。民国十七年(1928) 秋,张大千由上海到北平,经陈三立介绍,认识了居住在原恭王府的溥心畲。从此张大千与溥心畲常在一起谈书论画,吟诗作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的画作也多次共同在北平的琉璃厂展出,销路甚畅,因此有“南张北溥”的说法。民国二十四年 (1935), 张大千在北平卖画时又结识了于非闇。于非闇非常赏识张大千的画作,在报纸上大写文章吹捧,对张大千的画笔及用纸夸奖不已,用词揄扬有过,在艺坛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此后张大千在北平多次举办画展,获得了极大成功。由此可以看出,张大千的成名与北平的画家群体及繁盛的艺术市场是分不开的。

齐白石和黄宾虹两人也曾于同时期寓居北平。齐白石于民国六年(1917)为避兵乱从湖南湘潭漂泊至北京。当时53岁的齐白石栖身古寺,在附近琉璃厂的南纸铺刻印卖画,以谋生路。在人生地不熟的他乡,生活异常艰辛:“朝则握笔把刀,目不暇给,惟夜不安眠,百感交集。谁使垂暮之年,父母妻子别离,亲戚朋友不得相见?”由于学八大山人的冷逸风格不对市民口味,作品的销路并不好。后来他结识了陈师曾,陈师曾建议他自创风格,改进画法以适应民众对绘画的偏好,并将齐白石的作品推向海外。从此齐白石声誉日隆,求画者不断。黄宾虹定居北平已经是民国二十六年(1937),因受北平古物陈列所之聘鉴定书画,随后又应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之邀任国画研究室教授、中国画学研究会评议,于是便移居北平。在北平沦陷后,黄宾虹的生活陷入困境,经常三餐不济。黄宾虹当时住在北平石附马胡同,为补生活之急,不仅把心爱的名画卖掉,甚至常常以画换米。除南方画家外,北京附近城市的画家也来京城鬻画。如以卖画为生的天津画家刘奎龄也曾一度携刘继卣到北平,并会见张大千和张善孖等人,还为魏恩甲作《关山行旅图扇》《京剧四平山图扇》等。

除了以卖画方式流入市场的画家画外,宫廷书画大量外流也是市场藏品的来源之一。当时在宫廷之中,上至皇帝下至太监,都拿皇室收藏的古书画来发财。他们纷纷盗窃宫里的画出卖,以致琉璃厂宫廷藏品交易异常繁忙。同时催生出造假的风气,特别是在地安门一带,形成了专门伪造宫廷书画来赚取利润的造假作坊聚集区,俗称后门造。

这时期北平还有大批旧官员失去俸禄,成为遗老遗少。至清廷倾覆后,满清的王公贵族、士绅官员、八旗子弟失去了赖以为生的经济支柱,但依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这些人大多都有收藏古玩的嗜好,为了继续维持奢侈的生活,便开始变卖家中世代珍藏的古董字画,成为市场的供给者。以致当时的市场上流通着大量贵族收藏过的珍贵字画。并且每有公卿去世,其家所出售者,必为书籍字画也。“市贾又百方难之,不售不止,售不尽不止。有自国初守之至今,亦荡尽者。如怡亲王载垣,自被爵后,其子售书画三十年始尽。”这种现象在当时已较为普遍,有些贵族显宦之家己经坐吃山空,日趋潦倒。如恭亲王之孙溥心畲为母亲办丧事没钱,被迫将家中祖传的陆机《平复帖》卖给当时的著名收藏家张伯驹。

经营场所与交易方式

市场的繁荣,除了要有一批画家等艺术生产群体之外,还应有作为中介机构的古玩商铺及一些书画商人的周转,这样市场才能维持正常运转,才能使艺术品流通得更顺畅。

这时期的书画交易方式多样,主要有通过艺术经营场所或中介人购画、画家制定润格卖画、直接向画家定购、举办展览售画等。

当时北京经营书画的古玩市场主要有琉璃厂、海王村、前门、大栅栏、隆福寺等,其中尤以琉璃厂最具特色。琉璃厂自清代开始兴盛,到民国时期已成为北京古玩交易的主要场所。据记载,这里“列肆如云,古董居其大半,入其肆,古色苍然也”。北京的古玩店各有特色,大都集中于此,如文禄堂、蜚英阁、松筠閣、保古斋等。很多文人都到这里淘古董书画,像鲁迅就好几次在其笔记中提到来此购买碑帖拓片和古旧书刊的经历。孙殿起也经常光顾这里,并留下了《琉璃厂小记》等详细记录此地经营交易状况的书籍。可以说“琉璃厂向为旧籍及字画古玩流转之总汇,学人于中物色获之者往往视若拱璧。其有备述经过,著成专书者,盖亦甚多”。此外,还有一种是北京市场所独有的中介机构叫挂货铺。天桥挂货铺经常出佳品,索价较厂肆为廉,这也是挂货铺在京城长盛不衰的主要原因之一。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