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全方位了解全形拓制作工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6]
全形拓制作工艺的发展

对青铜器器形进行传拓,一般称作“全形拓”,是一种以墨拓技法完成,把器物原貌转移到平面拓纸上的一种特殊技艺。

就传拓技法来说,初创时期由不太讲究透视、阴阳的拓平面的方法,发展到后来加入西方透视、素描等方法;又经过表现光线明暗的变化、立体呈现所拓器物图像的阶段,至民国时到达顶峰。当时最有学问的人都在研究青铜器。由于照相技术在当时还未普及,人们想窥见到一件别人收藏的青铜器是一件非常难的事,青铜器全形拓则满足了广大爱好者的需求。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光绪年间,金石收藏家陈介祺采用“分纸拓”法,将器身、器耳、器腹、器足等部位的纹饰、器铭分拓,然后撕掉多余白纸,按事先画好的图稿,把拓完的各部分拓片拼粘在一起。由于所绘图稿准确,用墨浓淡适宜,使得全形拓技法有了突破性的发展。

与分纸拓法不同的是整纸拓,这种拓法原则上要求用一张纸完成整个器形的墨拓。近代民国时期周希丁等人将西方传入的透视、素描等技法应用到了全形拓之中,墨色更是考究,浓淡相间,所拓器物图像的立体感大为增强,将这门技术推到极至,贡献尤大。

此时,全形拓技术可以说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具体来说,整纸拓的拓纸不能做任何裁剪,上纸过程中需随器形变化分段分次完成,十分费工。而且“每次上纸不可贪多,移动部位不宜过大,每移一次都要衔接好花纹线条,始终要在所绘出的线内进行,绝不可延伸到线外,否则会失真变形”。

全形拓与颖拓的区别

全形拓的拓法是在拓器物前,选择最能代表该器物特征的最佳角度,用铅笔在准备好的棉连纸上画出一个“⊥”形图,以表示器物的垂直线和水平线,再在“⊥”形图上标出器物的高度、宽度作为基础,画出被传拓器物的原大线描图,随后把标有器物各部位位置的棉连纸分先后覆在被拓器物上,用蘸有白芨水的毛笔刷湿,上纸,用棕刷刷实,用扑子蘸墨,小心捶拓后揭下。器物的各个部位分段来拓,整器拓完,作者在全形拓上钤盖名章,一幅全形拓制作完成。

颖拓,也可称为“画拓”,它是画与拓的结合。“颖”字指毛笔的笔锋,这种拓技法要求不露笔墨痕迹,逼真地把器物上的图案纹饰和铭文所具有的艺术特征完美清晰地呈现在纸上。颖拓也可表现出器物的立体效果,实为“用笔画出来的全形拓”。颖拓技法产生较晚,创始人是清末著名的篆刻家、书法家、晚清印坛开宗立派大师,与吴熙载赵之谦吴昌硕合称“晚清四大家”的黄士陵(1849-1909年),后有著名金石书画家姚华(1876-1930年)、张海若(1877-1949年)、大康(1926-1999年)等。这种技法发挥了仿、临、摹的功效,作品介乎书与画之间。郭沫若曾评价“毡拓贵其真,颖拓贵其假,假则何足贵,君不见绘画,摄影术虽兴,笔画千金价”;又言“规摹草木虫鱼者,人谓之画,规摹金石刻划者能可不谓画乎?茫父颖拓实古今来别开生面之奇画也。传拓本之神,写拓本之照,有如水中之皓月,镜底名花,玄妙空灵,令人油然而生清新之感!”

拓器物立体全形是各类传拓技法中最难的一种,它不仅要求拓工具有丰富的平面传拓经验,而且还需具备诸如素描等一定的美术基础,故历来善拓者不多。然而随着以摄影为基础的石印、珂罗版等复制技术的广泛应用,全形拓这种费时费工的纯手工技艺急剧走向衰落,逐渐成为了稀罕而珍贵的艺术品种。

全形拓的代表人物

全形拓在近二百年间的发展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为原始初创期,代表人物有马起凤、释达受(六舟),他们的功绩是在清代朴学盛行之际,独创了一种全新的传拓方法,在这个时期通常拓一些器物小件,且线条纹饰简单,习惯以平面的拓法来做立体拓,不讲求透视;第二个时期为完善发展期,代表人物是陈介祺,他的功绩是对器物的绘图更加趋于合理并运用了分纸拓法;第三个时期为成熟鼎盛期,代表人物为周希丁、马子云,他们的功绩在于运用了西方的透视和素描的方法与传拓器物,使所拓器物图像的立体感大为增强。

这些代表性的人物都各有特点:

马起凤,字傅岩,浙江嘉兴人,生平不详。徐康《前尘梦影录》卷下云:“吴门椎拓金石,向不解作全形,迨道光初年,浙禾马傅岩能之。”最早见诸文献记载但作品稀见。

释达受(1791-1858年),字六舟,又字秋楫,自号万峰退叟。别署寒泉、际仁、慧曰峰主、南屏退叟、西子湖头摆渡僧等。浙江海昌(今海宁)人。生平嗜金石,据其自编年谱载:“壮岁行脚所至,穷山邃谷之中,遇有摩崖必躬自拓之,或于鉴赏之家得见钟鼎彝器,亦必拓其全形。”相传清嘉庆道光年间文人阮文建得三代彝器四种,海内金石名家争欲观瞻,他烦于应付,摹拓刻木,拓赠各友。镇江焦山寺僧六舟和尚感觉木刻有失原形,便与其研究手拓全形。初是以灯取形,把原器的尺寸量好画出轮廓,再以厚纸做漏子,用极薄六吉棉连纸扑墨拓之。拓前需先用白芨水刷在器物上,再用湿棉花上纸,待纸干后,以绸包棉花作扑子拓之,这便是六舟和尚自创的全形拓。达受以擅长用淡墨著称,存世拓片尚可见。六舟所拓彝器阴阳虚实无不逼真,堪称一绝。曾为新安程木庵精拓汉“竟宁元年雁足灯”铭文,使原残蚀漫漶之文清晰可读,因作“剔灯图”,征海内名家咏之。(01)

陈介祺(1813-1871年),字寿卿,号簠斋,晚号海滨病史、齐东匋父。山东潍县(今山东潍坊)人。道光进士,官至翰林院编修。他嗜好收藏文物,铜器、玺印、石刻、陶器砖瓦、造像等无不搜集;精于鉴赏,尤擅墨拓技艺,其手拓铜器、陶、玺、石刻等拓片享有盛名。其收藏中包括大量重要文物,所藏汉代纪年铜镜、淮阳玉玺等大批古代玺印都是同类文物中的精品。他一生精于金石文字考证及器物辨伪,其《簠斋金石文考释》一书对较重要的青铜器均进行了精审的考据和释读。在晚清金石界,陈介祺的名字如雷贯耳,有云“三代彝器之富,鉴别之精,无过长者;拓本之工,亦从古所未有”。陈介祺《陈簠斋文笔记附手札》中云:“作图之法,以得其器之中之尺寸为主。以细竹筋丝或铜细丝穿于木片中,使其丝端抵器,则其尺寸可准……他人则以意绘,以纸背剪拟而已。”多采用分纸拓法,即“以纸裱挖出后,有花纹耳足者,拓出补缀,多者去之使合”。具体说来,就是将拓纸按照需要分成若干块,逐一放置到器物的相应部位进行捶拓,最后拼成全图。陈氏拓本用纸多为罗纹纸,颜色洁白,质地细薄柔软。陈氏用墨也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他在谈到所拓碑石用墨特点时曾概括为“不拘浓淡,以浓不浸入画里,淡而笔锋逼真为妙,全在视纸干湿之候及调墨轻重也。纸干则墨燥而粘,纸湿则墨走而模糊;以干湿得中,通幅一色,字之精彩,全现为止”。陈介祺最著名全形拓重器当推“毛公鼎”。(02)

周希丁(1891-1961年),一名康元,原名家瑞,原籍江西临川。早年在琉璃厂开设“古光阁”古玩铺。周希丁先生擅传拓之法,成就之高,可谓20世纪全形拓的第一大家,曾手拓故宫宝蕴楼、武英殿以及上虞罗氏(振玉)、闽县陈氏(宝琛)数千件,并及甲骨、钱币、封泥、石经等等。著名金石学家陈邦怀评价他的立体拓时说:“审其向背,辨其阴阳,以定其墨气之浅深;观其远近,准其尺度,以符算理之吻合。君所拓者,器之立体也,非平面也,此前所未有者。”周希丁堪称立体拓一代宗师,有《古器物传拓术》行世。传世拓本凡钤印“希丁手拓”,“金溪周康元所拓吉金文字印”“康元传古”“康元手拓楚器”“希丁手拓散盘”等印者,皆出自其手。周希丁早年曾为传拓专门学习过西洋透视技法,故其所拓器物全形立体感强,各部分比例结构也较为合理。以器腹内的铭文处理为例,“周拓本”的用墨也极为讲究,往往能给人以一种匀净苍润之感。周希丁亦精篆刻,20世纪40年代曾出版《石言馆印存》,收自刻印章千余方。并传拓众多铜器、玉器、甲骨文、钱币、石经等,所拓精美绝伦。(03)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