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对《平复帖》文字释疑的商榷

[来源:东方早报]  [2013/7/8]
[img]uploadpic/20137/2013070843445725.jpg[/img]西晋陆机《平复帖》手卷

晋代陆机手书的《平复帖》,距今1700年,是我国现存最早、保存最好的名家墨迹。然而,《平复帖》到明代时就已严重剥蚀,不易识读。启功先生的《平复帖》释文开启了现代研究《平复帖》的先河,2007年,学者缪关富的《启功<平复帖>质疑》更是把研究工作推进了一步。随着学术研究的逐步深入,一个让学术界能够认可的《平复帖》释文可能会出现。

王振坤

晋代陆机手书的《平复帖》,距今已1700年,是由章草向今草演变的过渡书体,除“珍荣”二字相连以外,字字独立,气韵连贯。线条苍枯厚重,点画精到,篆籀气息很浓。是我国现存最早、保存最好的名家墨迹。此帖清代入藏清宫,1937年,大收藏家张伯驹以4万元大洋将《平复帖》收于家中。1956年,张伯驹将《平复帖》捐献给国家,现藏故宫博物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平复帖》到明代时就已严重剥蚀,不易识读。时至现代,才有了启功先生的释文,由此开启了现、当代研究《平复帖》的先河。2007年,学者缪关富先生发表《启功<平复帖>质疑》的文章,把《平复帖》的研究工作又向前推进一步。

20世纪60年代,启功先生目睹了《平复帖》真迹,引起了对原帖研究的极大兴趣,在原有研究的基础上又有新的突破并通释了原文。启功的释文是:“彦先羸瘵,恐难平复。往属初病虑不止此,此已为庆。承使唯男,幸为复失,前忧耳。吴子杨往初来主,吾不能尽。临西复来,威仪祥跱,举动成观。自躯体之美也,思识爱之迈前。执所恒有,宜称之。夏伯荣,寇乱之际,闻问不悉。”大意是:彦先患了很重的肺痨,身体非常虚弱。要想恢复健康恐怕很难了。以往初病时没有考虑到病情会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但是还没有危及到生命,这也算是一件庆幸的事了。这个唯一能够继承家业的男子,兴许能够恢复健康,但谁也说不定。前些时还忧虑着呢。吴子杨初次来见,陆机怠慢了他,待陆机要到洛阳入仕的前几天,吴子杨第二次见陆机,陆机见他穿戴整齐,仪表堂堂,举止潇洒,浑似一个美男子,思索着此前的吴子杨而产生爱意。按照原来执行的恒定规矩,吴子杨可以使用,他是个称职的人。至于夏伯荣,在寇乱之中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后来,学者缪关富先生对《平复帖》原文和启功的释文做了认真研究,提出了新的见解。缪的释文是:“彦先羸瘵,恐难平复。往属初病,虑不止此,此已为庆。年既至男,幸为复失,甚忧之。吴子杨往初来,主吾不能覩。临西复来,威仪详跱,举动成观,自躯体之(善)也,思识夢之迈,前(轨)所□,後宜矟之。寻伯荣,荣寇乱之际,闻问不悉。”大意是:彦先患了肺痨,恐怕难以恢复健康,以前患病时没有考虑到病情会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但还没有危及生命,这已经是比较庆幸了。人到壮年,有一定的抵抗力,兴许会恢复健康,这只是一个愿望。他的身体实在叫人担忧。吴人杨往初次来见陆机,作为主人的陆机认为不能见他。后来陆机要到洛阳做官,杨往二次拜见,这时的杨往威仪齐整,举止潇洒,挑不出不合礼仪的地方。杨往认为陆机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优秀。但是陆机对杨往的印象却非常坏,此人不但不能任用,以后遇到机会还要惩处他。寻找伯荣的事,因为是寇乱之中,无法得到他的消息。

两种释文,差距甚大,关键在认字上的差异。笔者经过研究,认为释文还有可质疑之处,现阐述如下,以求教于方家。

1.“承使唯男”与“年既至男”

先看“承”与“年”这两个字的区别:草书之“承”上端是一横画,“年”的草写上端是一撇画。他们的区别在于上端一个是横画、一个是撇画,原帖上分明是一撇画,故判定此字为“年”,启功释“承”有误。
西汶艺术网
再看“使”与“既”。草书“使”的最后一画是捺笔,“既”的最后一画是平钩。原帖上是捺画,与“既”字无缘,故不能读“既”。那么读“使”对不对呢?细看原帖字迹,上端的一横画实际上是三连顿的振颤笔法,与“使”的写法也不同。它是什么字呢?应该是“及”字。只不过振颤连带下来的左向撇画洇化严重,不仔细是看不到的。

“唯”与“至”。启功为什么要识读为“唯”呢?原来大篆书体《盂鼎》和《石鼓文》中有相似的“唯”的写法,照此解释按理可以通意,但是有个问题值得思考:陆机的《平复帖》是章草的后期书体,一般不用大篆的写法。如果在气韵连贯的章草体中突然加进一个大篆字形,会破坏原韵,也不符合陆机本意。另外,公元289年这个时代已是秦小篆、汉隶大兴的时代,汉字使用早已将“唯”的大篆写法通变为隶,这时其左边已增加了“口”字偏旁。而原帖上没有“口”旁,所以不能读“唯”、 不能读“主”,也不能读“佳”,只能读“至”。从字形到笔画,原帖上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至”字。

四个字连起来,启功读“承使唯男”不符合原帖笔意。缪关富读“年既至男”也有不合原帖之处。原帖应该是“年及至男”。“至”在原文中讲“极”、“ 到”、“最”。“至男”是男子身体生长到最佳阶段,即称壮年。“年及至男”是年龄到了壮年的男子。缪关富将此字释为“既”意思是“已经”,“既然”,从文意上看也有“到”的意思,但字形不对。查看西晋彦先的资料,彦先那时正是壮年,“年及至男”的释文基本符合实际情况。

2.“前忧耳”与“甚忧之”

“前”与“甚”的草写很接近,但是有一个细微之处是区别两个字的关键部位。草书之“前”的中间有一个绞转笔意。草书“甚”中间没有绞转笔意。所以这里的“甚”是正确的。原帖倒数第三行有一个“前”字,中间隐约可见绞转笔意。草书笔意,“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这两个字中间的微小区别就可以决定它们的不同读法。这两个字在书写上差别极微,很容易混淆,从文意上看,应该读“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耳”与“之”的区别并不难。草书的“耳”是一笔而成。草书“之”是两笔写成。与耳的不同之处在于上头多出一个点。有的学者认为草书多一点或少一点是正常现象,不足以做出评判,还要根据文意来识别。从文意上看,彦先得的是不治之症,亲人们的心情是沉重的,“耳”却是一个很轻的语气词,在这种情况下用这样的语气词似乎不够妥当。“之”是代名词,指彦先的身体患了重病,亲朋的担忧、关注亦在情理之中。“甚忧之”三个字,点画互不牵连,比较清晰。只是“之”字有些洇化,但那一个“点”却非常清楚。从字形到字义都应该读“之”,所以识“甚忧之”符合原帖本意。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