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陈继儒与仇英名作亮相西泠春拍

[来源:新浪收藏]  [2013/7/9]
隐逸高洁,梅兰留芳 

·西泠春拍古代书画重磅拍品:《石渠宝笈》著录陈继儒《梅花册》

 

·明四家仇英罕见题材精品《琼芳图》

 

【古代书画作品专场 7月14日13:00】

中国的文人墨客,在一花一草、一石一木中感物喻志,“四君子”里的梅、兰,以其清雅气韵和高洁之品,为世人钟爱,也在历代书画家的笔墨之间化成一种人格品性的文化象征。西泠春拍中,有两件拍品,一画梅,一绘兰,曾著录于《石渠宝笈》的陈继儒《梅花册》,是晚明名士陈继儒所作,《琼芳图》则是明四家仇英极少见的兰花题材精品。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2013西泠春拍 陈继儒  梅花册

洒金水墨纸本  册页(十六页)21.5Χ13.8cmΧ16

出版:《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第一册P23(选六页),

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编,文物出版社,1986年。

著录:1.《石渠宝笈》卷二,贮御书房,“明陈继儒梅花”。2.《历代著录画目》P307,金陵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1934年。3.《中国古代书画目录》第一册P1,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编,文物出版社,1984年。4.《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第一卷,劳继雄着,东方出版中心。

说明:1.清内府旧藏,并贮御书房。2.清定郡王载铨、孙毓汶递藏。

陈继儒(1558-1639),字仲醇,号眉公,又号麇公,华亭(今上海松江)人,与董其昌为同乡好友。陈继儒在晚明文坛影响巨大,作为文学家,他的诗文短翰极有风致,作为松江画派的代表人物,他与嘉兴名士交往密切,研讨画理,精于鉴赏,所推崇肆意山水、任性自然的作风,成为当时士人理想人生的标杆。

二十九岁那年,陈继儒与好友结伴到小昆山之南,开始了隐居的生活。或许是为了舒缓科举考试中落第,以及母亲病逝的痛苦,他精心选择了一座宏敞、并能远眺泖湖景色的阁楼,作为他读书生活的地方。清冽的白驹泉水平复着陈继儒的心情,他把四方名花广植于堂前,将其命名为“婉娈草堂”。在父亲去世后,陈继儒便移居东畲山,亲自修筑起此后居住长达32年的“东畲草堂”。根据陈继儒自己在《书山居》一文中的描绘,我们可以大致想象这个清凉世界的样貌:亭台楼阁被包围在古木名卉之中,松杉翠柏,樟柳修竹,桃李梅杏,紫薇芙蓉。在恬淡诗意的日子里,胸怀等齐古人的隐逸之志,陈继儒完成了大量著述和书画作品,以“山人”的生活,寻找生命的价值。

乾隆御览之宝(朱) 石渠宝笈(朱) 御书房鉴藏宝(朱) 嘉庆御览之宝(朱) 曾存定府行有恒堂(朱) 莱山真赏(朱) 归于迟盦(朱)

陈继儒对梅花的偏爱,无疑源自于梅花所传达的隐士品格。他在屋右移植了古梅上百株,在月照梅花对窗成影的夜晚,他追寻着北宋隐僧华光和尚的遗韵,慨叹西湖之滨林逋“梅妻鹤子”的风尚。雪中梅花盛放之景,收纳于细腻精致、熟不透水的金笺纸上,用通透如玉的墨色,衬托梅花的高洁。此《梅花册》为盛年力作,其时他已年过五十,全册存八叶,每叶皆诗画对题,撷取梅花不同的姿态,赞颂其足以高压百花的品格。

在陈继儒所处的年代,学习元代隐士王冕墨梅者不乏其人,然而却以陈继儒气格最为清雅隽秀。且眉公此册乃其画梅之龙凤,经历代宝藏,曾为乾隆皇帝赏玩,收入《石渠宝笈》。传至嘉庆皇帝,后为定郡王载铨“有恒堂”珍藏,并有军机大臣孙毓汶题签,印信题识皆历历可数,不得不赞为万世之宝。亦可证明陈继儒在当世享有大名绝非虚誉,而在其身后又得到帝王之家的推崇与褒扬。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从经世治国的宏大理想,到对自身境界的修养和砥砺,这种精神品格,融入在审美趣味中,体现了江南文人共同的心路历程。在风晴雨晦之时,月朗水澄之畔,斜倚绿窗欣赏那些古梅苍遒的身影,在方册之中,为之喜悦不已,正是“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雅淡可出于精工】

仇英(约1498—1552年),字实父、号十洲、江苏太仓人,侨居苏州,与沈周文徵明唐寅并称为“明四家”,而出身工匠的他,在语言特征和绘画风格上又有别于其他三人,“文人画”的审美,又不乏“行家”的技法,一枝独秀。他得周臣赏识,并拜师门下,精研古法,由于与文徵明及其弟子等苏州文士交往,画风虽工致刻画而不失吴门雅逸之气。又饱览历代收藏,曾长期受聘于明代收藏家项元汴家临摹古画,粉图黄纸,落笔乱真。

仇 英 琼芳图
西汶艺术网
2013西泠春拍 仇 英 琼芳图

设色纸本 立轴 51.5Χ32cm

说明:文征明题跋。蒋谔士题签。

出版:《中国画大师》图版156,罗樾着,费顿出版社,英国牛津,1980年。

此轴以勾勒兼晕淡之法,画兰蕙一丛,曾经得到西方早期著名的中国美术史家罗樾的青睐,并写进他的《中国画大师》著作中。兰蕙雅物,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是一种孤芳高洁的象徵,宋元以来,随着文人画的发展,兰花逐渐成为四君子绘画题材之一。讲求应物象形者,则以双钩法出之;讲求寄托逸气者,则以写意出之;其未能会通二法者,往往前者失于拘谨刻画,后者失于草率纵横,观仇英此《琼芳图》,可见其能超越二者之弊,不知其着意而成,清芬宛若之状,俨然所谓“同自然之妙有,非夫力运之所能成”之工夫化境。

构图自左下向右上取势,略分两束,叶或若飘带,或若折股,交搭穿插,八面生姿;花瓣则正反侧转,偃仰照应,颇得欣欣葳蕤之态。在运笔上,用细弱游丝之豪,勾出轮廓与筋脉,虚实枯淡,皆因宜适变,其工稳劲利,从容不迫,老道精纯,优入“尽精微”之境地;在赋色上,以冷色花青为主,晕淡叶片、花瓣,轻重相宜,清雅绝俗。尤其具有韵味的是,在描绘叶片时,作者没有象通常所见那样完美的画出,而是保留了自然出现的缺败之处:这种老嫩代谢之象,还寄寓着万物荣枯变化之理。

在画幅上空靠右处,有当时主持吴中风雅达三十多年之久的文徵明的取元陈旅题画兰诗(见四库全书本《安雅堂集》卷一)题跋:“九畹光风转,重岩坠露香。紫宫祠太乙,瑶席荐琼芳。”其诗意将画境巧妙点出,目下一丛似乎已经幻化而出,舂容登于款款礼仪之坛,让人遐想。根据北京故宫所藏文徵明画《湘君湘夫人》轴上王稚登的题跋称:青年仇英曾经亲炙文徵明的教导。而文徵明作为风雅盟主、宽厚长者,不拘一格提携后辈,如此形式的“仇画文题”,使得仇英这位不谙诗道的画家作品,顿然增色不少。可以说,仇英的画作,正是在以文徵明为首、包括其子弟门生在内的文人题跋赏会,使得他转而可以在文人画的谱系中占有一席之地。然而,这还有赖于仇英本人先天的绘画天赋和后天的雅逸熏陶:确实,从仇英这件《琼芳图》可以看出,他能以一种精工的技法造诣,营造出一种雅淡的趣味品格。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