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2亿元鬼谷下山元青花大罐的藏家与中国家具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20]
[img]uploadpic/20137/2013072051845741.jpg[/img]2亿元鬼谷下山元青花大罐的藏家朱塞佩·埃斯肯纳齐

[img]uploadpic/20137/2013072051846381.jpg[/img]黄花梨夹头榫小画案  明末清初

[img]uploadpic/20137/2013072051847365.jpg[/img]黄花梨无束腰攒罗锅枨条桌  明末清初

“胜日芳华——明清古典家具集珍”专场

拍卖时间:2012年5月13日

拍卖地点:北京
西汶艺术网
拍卖公司:中国嘉德

拍场介绍:2012年5月13日,中国嘉德春拍举槌。在这年春天,嘉德共推出了三个家具专场。其中,艾斯肯纳齐的黄花梨精品专场,共12件黄花梨家具,100%的成交率,总成交额5111.750万元,成为当季成绩单最漂亮的一个家具专场。

黄花梨无闩杆圆角柜  明末清初

艾斯肯纳齐与中国家具

文/特约撰稿  李晶晶(《三联生活周刊》主任记者)  图/中国嘉德

丹尼尔与十二件黄花梨家具

十二件黄花梨家具,这在今天看来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了。“十年前想要看到好的中国古典家具并不是难事,有大量的家具供我们挑选。虽然现在还能买到一些小规模的家具收藏,但是能同时看到这么多好的黄花梨家具在一起,已经非常难得。”丹尼尔说。十二件家具中有椅、凳、柜、桌、案,它们分布在不同的房间内,恰到好处地点缀着整个以欧式装修风格为主的房间,东方之婉约更是呈现得淋漓尽致。这些明式家具各司其职,各尽其美。“中国的这些制作于十七、十八世纪的家具,制作上很复杂,但展现出来的却是简洁、高贵。不像欧洲家具都显得很笨重、繁复。从美学的角度上来讲,深受外国人喜欢。”在此之前,已经过去的2010年秋天,中国内地的古典家具市场风生水起。在信息发达的今天,消息传播的速度是极快的,早已消除了古董因东西方距离因素而产生的价格落差问题。因此作为一个好的行家应该具备敏锐的眼力,果断的决策力,以及充足的资金。丹尼尔显然做到了。不过他将自己的这些能力归功于父亲朱塞佩·埃斯肯纳齐(Giuseppe Eskenazi)的教育有方。

黄花梨无闩杆圆角柜 明末清初

因元青花大罐而备受瞩目的朱塞佩

对于外国古董商来说,想让中国人知道自己,这绝对是比买到一件重器还难的事情。不过朱塞佩·埃斯肯纳齐做到了。2005年,伦敦佳士得卖出了一件鬼谷下山元青花大罐,当时以1568.8万英镑成交,折合2.3亿人民币,创了中国艺术品的天价,竞拍成功的“埃斯肯纳齐”的名字迅速为世人所知。元青花的价格由此一路走高。而“元青花”也成了普通百姓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也知道了这昂贵的中国艺术品是被一个名字拗口的老外买走的。

在业界,朱塞佩·埃斯肯纳齐的名字代表的是顶级古董商。家族的生意自1923年始创于米兰,1960年朱塞佩和父亲在伦敦开设分店,主要目的是筹集工艺品为其叔父Vittorio经营的米兰总店供货。1967年朱塞佩的父亲过世后,他开始接手掌管伦敦业务,至1970年代中期左右,短短数年间成为业界翘楚。今天,埃斯肯纳齐画廊在伦敦绝对算是一景。不过朱塞佩从来没有接触过艺术方面的专业学习。他告诉我说,“当时我学的是医学,因为家里出了好几个医生,如果我也能成为医生,父亲会很高兴的。不过我现在可不能给人看病,只能给古董看病了。”

黄花梨圆角柜  明末清初

少年时期,朱塞佩曾对欧洲油画特别有兴趣,常在放假的时候去米兰的画廊学习,因而有机会接触到中国的高古艺术品。20世纪的上半叶,中国各省县都在兴建铁路,很多早期墓葬被发掘。北京和上海的古董商活动范围极广,他们在河南、安徽、陕西以及内蒙古等地收上来的唐三彩、青铜器等高古艺术品大部分卖到欧美。朱塞佩是我所见到的欧美行家中极为少有的没有从外销瓷入手的。“我对那些瓷器没有任何兴趣。”这时能感受到朱塞佩·埃斯肯纳齐内心对艺术品的阶级之分。不过两相比较,高古艺术品的认知难度远大于外销瓷。

那个时候,并没有太多人对高古艺术进行研究,只是凭借着喜好买卖。之后,朱塞佩转到伦敦读书,大英博物馆和维多利亚博物馆的藏品让他大开眼界,开始自己进行探索和学习。“很多人都说我有好运气,但不是每个人永远都能有好运气,主要还是要靠勤奋的工作。我也犯了很多错误,然后在慢慢的摸索中找到正确的答案。”

或许是家族习惯,或许是经营中国古董了解东方文化的缘故,朱塞佩·埃斯肯纳齐像一个保守的父亲,他希望儿子子承父业。“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我本不想做生意,但是父亲说,你为什么不把家族的生意也计算机化一下呢。”丹尼尔说,“我父亲属兔,我认为属兔的人应该是很温柔,但是他可不太像。”在一旁的朱塞佩笑了。丹尼尔从5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中国的艺术品,每天最爱做的事情就是骑在画廊的唐三彩大马上。每当这个时候朱塞佩总会告诉他,学习中国艺术品必须去触摸它们,感受它们。“其实从父亲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对艺术品的鉴赏能力。更多的是整个家族商业发展、策略方面。父亲总说看问题要长远一些,不能只看到眼前或者几年内的状况,而是要想到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丹尼尔子承父业,更爱中国家具

1993年,丹尼尔正式加入家族的公司,成为父亲的好搭档,所谓的上阵不离父子兵,看来在哪都通用。在丹尼尔30岁的时候,开始买进一些重要的艺术品。期间经历过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有一个老人去画廊想买欧洲的油画,没买到,但他看到一把有300年历史的中国明式圈椅,价钱也不贵,于是老人爽快地买下了这把椅子。从此以后,他就开始不断地买进中国家具,慢慢的,家具越来越多,老人一不小心就变成了中国家具的收藏家。之后,老人的一部分家具捐给了美国的明尼苏达州博物馆,另一部分被出售到其它博物馆。而丹尼尔经手的第一件中国家具,就是老人买走的那把黄花梨圈椅。

丹尼尔说,我在各地出差的时候,发现有差不多2/3的东西都是中国生产。同样来自中国的古老的艺术品,在全球无论哪里,东亚、西亚、欧洲、美国、南非,都有流传。现在的中国一直说向西方看,向西方学习。其实我觉得中国应该更多的关注自己曾经拥有的历史,这样再来看这些艺术品的时候,对它们的理解和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丹尼尔对中国家具的热情似乎高过父亲,或许是小时候家中摆设的这些家具伴随过他成长。“现在我家没有黄花梨家具,父亲家有,所以我很爱去他那待着。”丹尼尔打趣地说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艾斯肯纳齐画廊曾经举办过三次比较集中的中国古典家具的展览。在90年代做过一次,过去10年做过两次。最近的这次就是将南非这十二件家具带回伦敦后,于2011年秋季向公众展出。丹尼尔说,“我希望多做一些家具的展览,但做一个展览总得有十几件家具吧,总不太好找。我们现在主要在欧洲去找50年前人们购藏的家具,另外就是在巴黎一些家族的第二代或者第三代,从他们手里找这些东西。”

艾斯肯纳齐画廊的这十二件家具也就是在中国嘉德2012年春拍“胜日芳华”专场中以百分百成交率完美拍出的家具。朱塞佩·埃斯肯纳齐说,1972年是他第一次到中国,后来每两年来一次。那时候因为特殊的政治原因,很少人去中国,旅游的人都很少。即使是这样,中国的文化历史从来都没有被打断过。希腊、罗马的文化都曾有一个结束的时间。但是中国各个门类、材质的艺术品都还是在发展,包括家具、瓷器。日本、俄罗斯曾经都发生过这种情况,他们有钱了就花钱把自己的文化从国外买回去。中国的现在就和日本、俄罗斯当年的情况很相似。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