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收藏古玩无须流行色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25]
[img]uploadpic/20137/2013072542512665.JPG[/img]合肥街头的大紫砂壶

[img]uploadpic/20137/2013072542514493.JPG[/img]和田带皮子料瑞兽

文/湖北  三友堂主人

我曾经给自己的旅行规定过“两个一”:每到一城一地,必购一图一书。图是该地最新地图,书是该地风土人情。爱上收藏后,“两个一”变成了“三个一”,即寻上一件宝,或纪念、或寄情、或增值,不亦乐乎?

几年过去了,冷静回顾,这“三个一”,特别是最后加的“一个一”,值得推敲。匆匆的合肥之行、行走中的合肥寻宝,给我提出了这个问题。

城隍庙里石当家

那次是经由沪陕高速公路赴南京,途经安徽省会城市合肥。小时候看《三国演义》,张辽威震逍遥津,知道了逍遥津在合肥,从此就惦上了这三国名城。后来又知道合肥很出名人,如宋代的包青天、清代的李鸿章、当代的杨振宁云云。那天便打定主意进城,目标有二,一是包公祠,二是文化市场。

问“文化市场”,我们被指引进了城隍庙。青砖墙、雕花木门、圆柱、长廊,廊下是一家家店铺。铺子里是瓷器、杂件,更多的是青色的石头。旧日城隍庙,今时古玩城。

这 青色的石头,是安徽特有的园林风景石灵壁石。楼下楼上,走一圈,或远看,或近瞧,诸多店堂的主陈列是灵壁石。我所关注的和田玉件、翡翠件不知挤到什么角落去了。随乡入俗,既到灵壁石之乡,就了解了解灵壁石吧。

在一家主营灵壁石的店子里。店主人说,灵壁石和太湖石一样,以险峭、通透为美,这与和田玉追求圆润完整正好相对。问到灵壁石的价格,他说由于资源已呈萎缩之状,价格逐年上扬,不足1米高的灵壁石,只要造型美,已是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价格了。

接着我又听了两个赴灵壁县寻石、挖石的故事,直叫我眼前浮现出和田玉河翻江倒海挖玉的景象。疯狂的和田玉、疯狂的“黄龙玉”、疯狂的灵壁石,其实是当今一些疯狂的人们……

青花肥羊入眼来

灵壁石是园林的娇子。与园林无缘的人们爱石,只能去亲近不占位子、不费空间的和田小件。这座城隍庙应该有和田玉的一席之地,在二楼转角处,我终于找到了一家有着和田玉的店子。

这个店子是典型的“瓷杂”,山柜里是瓷器、木雕,玻璃平柜里有软玉、硬翠、铜杂。店子未开灯,光线有些幽暗。在幽暗里,我发现有一束柔柔的、润润的光晕。抵近柜玻璃观察,仍看不太清楚形状,但可以推定它是一件有色的玉雕件。

我像“棒槌”一样的犯忌,不拐弯,不抹角,扛着竹竿进城门——直来直去,直奔那玉件。

女店主按我的要求从玻璃平柜里拿出了那玉件。这时,店里灯开了。我在手上摩挲着,细看这物件。这是一只羊,或是一只类羊的瑞兽,它优雅地趴在地上,短尾巴下垂,四腿前伸,头部右侧,枕在右腿上;颈旁的灵芝和小树枝,散发着优雅、祥瑞的气息。

这只羊的刀工,繁简互见,头部的轮廓线条写实,非羊似羊,超比例的丹凤眼写真、传神,而躯体、四腿只是写意,躯干与后腿现出肥硕的轮廓。合肥,合当肥美。这座地处安徽中部,靠近长江的省会城市,四周沃野千里。这样的土地上,应该产生这样祥瑞的艺术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青花,多好的青花啊——”这时,店主人在我的耳边唠叨着。

是的,青花,这正是玉界一段时间以来所称道的青花。这只“羊”白里闪青,青中隐白。青花一词,显然从瓷界借来。瓷的青花典雅、秀美;玉的青花,白中有青,青中蕴白,黑白天成。手上这物件,在我手上有几分钟的摩挲,已是十分油润。我喜欢油性好的玉件。
西汶艺术网
女店主坚持3000元的价格,我给她折半还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她说:“多好的青花啊,3000元我还舍不得卖呢!”

我问她,是青花好,还是纯净的白玉好?不是驳她,是她强调青花,玉界流行青花,我有些犯晕了。

这时,我将玉件放到了玻璃柜上。我不能继续拿在手上摩挲它了,大约店主拿准了我“想买”的心理,僵持着不让价。

不是技巧,而是心理价位底线。女店主的要价,明显偏高。一个物件,一要喜欢,二要价格适中,二者齐备,才能收入囊中。太贵了,超高了,只能空“喜欢”一场。

见我要走,女店主提出,她要给老公电话,看我还的价能否“保本”。女店主很快要通了老公,一阵方言对话后,她对我说:“看你这位先生喜欢,我们交个朋友,你加60元,我们保本,这件青花子料瑞兽就随你走了。”

僵持中需要“梯子”。

1560元成交,女店主和我都下了“梯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走出城隍庙时,大门内有一个老汉守着个玻璃柜,匆匆一眼,我见到杂品中有一只糖料的瑞兽。已经有一件瑞兽了,索性再要一件瑞兽。摊位的成本比店堂低,期望值也不似店堂主高,一来二去,不两个回合,我以相当理想的价格拿下了这只和田糖料瑞兽。

揣着两只瑞兽,我和同伴急匆匆地浏览了包公祠。夕阳中,包公祠白墙青瓦,黑白分明。

合肥这片土地养育了包拯,也养育了李鸿章。中世纪的包拯,至今誉满华夏;近代的李鸿章兴办洋务,百年来毁誉并存。

灯亮了,夜降临。夜色中,两只来自合肥的瑞兽伴我告别合肥,夜达南京。

藏界总有流行色

收藏两只瑞兽玉件,已有两三年的时光了,近日想起了它们。当它们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感到有些生疏了。

玉界崇尚白玉,白如凝脂是上品;黄玉、红玉稀有,物以稀为贵;青玉不如白玉珍贵,不仅仅因为它比白玉量大,还因为它的玉质不纯,有碍冰清玉洁。玉界推崇青花?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

玉称青花大约自翡翠始。有那么一种翡翠,地子较好,色不够绿,却飘着几缕淡蓝,人们美其为青花,倒也传神。

翡翠的青花,是借用了瓷界的称誉。而软玉青花却又从翡翠借来。

好听的名头是能够吸引人的。那日在合肥,一为吾人一地一品之约,二为玉的青花名头,我买了那件青花瑞兽,还有一件糖料瑞兽。由于工作忙,收后即藏,未及把玩,只以“青花”记忆着、想象着。渐渐地,我以瓷与翡翠的青花描述着它,白的地子,蓝的云絮,飘飘欲飞,灵动而率意……

然而,现在被我搜罗出来,摆在面前的合肥青花瑞兽,色素却过于弥漫,弥漫得整个儿呈淡墨色。那件糖料是浑身糖色,这件青花则是浑身墨色,只在偶尔的一些角落泛出白地。青花似已不是青花。当然,它们是很温润、很油性的。要不然,就完全地失去了喜欢的依据了。

收藏是快乐的,也是遗憾的。藏界可以有流行色,而具体的收藏人则不必人人追求流行。有智者曾教导我们说:“不是精品不动心”。然吾等凡夫俗子却往往不理智、爱冲动,不能瞻前顾后。吾人自我叮嘱,走一地必买一物,当是“纪念品”之约定,而非“精品”之嘱矣!

至嘱:旅途可寻宝,宝当为精品,不是精品不动心。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