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写生之于中国山水画的意义

[来源:中国书画报]  [2013/7/30]
行成于思行胜于言

——写生之于中国山水画的意义

□麻明

1983年,李小山提出“中国画已到了穷途末日的时候”这一观点,曾在中国画坛上引起强烈的震荡和反思。为此,一些杰出的艺术家做出了艰辛的探索与努力。但近三十年来的中国山水画,特别是当今画坛上一些名人的表现,却让人深感困惑。传统意义上的“师传统、师造化”的理念,很大程度上已被抛弃,“师古人、师名师、师市场”的急功近利的模式成为大多数画家的选择。临石涛、弘仁、八大等名家成了许多画家“师古人”的唯一途径。他们终日伏案,机械地闭门造画,陷入泥古不化的歧途而难以自拔。同时,当今画坛上各类名师培训班,造就了一大批“师名师”的画作,各种展览和刊物中临摹、复制、仿效导师之作比比皆是。“师市场”更是日益呈现出程式化、概念化的“图像消费”风气和现象,创作离生活与情感越来越远。无奈的“小画家们”在茫然中沿着这条道路寻觅着自己的梦想,希望找到靠山而成为名家或大师……

中国山水画在千余年的发展与变革过程中,已形成了一定的、很难摆脱的程式化模式,笔墨、色彩、构图等表现手法已形成了符号式的语言,以至于人们在评判一件作品时,都会把线条、皴法和师承门派作为标准,谓之“师出有门”、谓之“传统”。其实,传统只是一种精神、一种理念。“师古人”之作品,临摹只是过程,目的应该是通过历代大家的作品来了解、分析、感悟他们对自然的认识,体悟古人绘画之道理。石涛说:“受与识,先受而后识;识然后受,非受也。”这就是说,面对自然,是先有感受而后认知,是感性在前而理性在后;如有了先入为主的理性认识再去感受,这感受就不是纯感受了。临摹形成的固有模式会使人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作画贵在想象。画家创作,贵在面对自然景观,以新颖的构思呈现给观众一个独特、精彩、奇异的画面。

我以为,画家首先应“师自然”。大自然是那样的变幻莫测、丰富多彩,绘画的表现手法也应是千变万化。在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人们观念发生巨大变化,画家应以现代人的审美标准去审视自然、感受自然、解读自然、描绘自然。因此,宜从写生入手,培养自己对自然独立观察的能力,由此引发自由的、丰富多彩的表现方法。在写生中感悟自然,在自然中感受山水之变化,领悟“画无定法”之道理,而后才能“师古人”——了解、分析、解读古人已有的经验和技巧,再后才可在二者合一的基础上追求“师造化”——使自己从感性到理性、再从理性回到感性,以得到升华。

在写生中,面对多彩、生动的自然,画家心中会不自觉地产生出源于自然又别于自然的“错觉”,并往往由此而产生创作的激情。这种“错觉”是由敏感与激情而引发的,是画家潜意识中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情感再现,实际上是画家修养、素质、生活、情感的高度升华的概括。严格要求描写客观的训练不是明智的道路。我认为,写生时,凭感觉去画就好。理性的精确往往过于强调细节、重复层次,结果是越画越像,越画越真——与照相没什么区别。“艺术不是简单的再现,而是在自然中找出严密的秩序,然后重新构成画面,从而创造出新的自然”(塞尚语)。因此,在回归自然、写生自然的过程中,从感性的角度去探索、审视自然界中的客观元素,从理性的角度去组合成新的有构成意义和现代审美意义的自然,以达到天人合一的效果,是我们面对自然、回归自然、写生自然的最终目的,也是中国山水画家的必修之课。
西汶艺术网
在画家眼中,在造型领域,“美”和“漂亮”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人工设置的风景是“漂亮”的,但严格的规范使它失去了天人合一的自然、和谐,因此不是“美”的。在生活中,我们往往看见不少被视为“美好”的景物——高山、大川、小桥、流水……但在实际写生过程中,却往往无法再现出来,或是画出来的画面没有美感,而是机械、呆板。其中最关键的是画家的认识问题。我以为,所谓“美好”,其实是置身自然时,所处的环境或身边的景物之间有一种和谐关系。当所看到的元素协调、和谐时,就觉得美好;当这些元素不相容相谐时,人们就感觉它们丑陋。对于画家来说,重要的是,当拿起画笔去写生时,这些看上去或“丑”或“美”的自然元素,通过自身修养和文化的积淀而形成的观察、分析方式,迅速地、蒙太奇般地组合成新的关系,并表现在纸上,形成美的形式。这种新的关系是画家心中的自然,即所谓的“境由心生”。所以,当画家面对自然时,应尊重自己对每一地、每一景的感觉,与自然沟通,用直观的、创造性的表现方法来表达自己的直观感受,所谓“盖以无法生有法,以有法贯众法也”(石涛语)。因此,写生过程中,画家追寻的是“美”,而不是“漂亮”。

艺术中的偏爱与“偏见”是创作的动力,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描绘对象的能力只是绘画要件之一——它只是技能,是辅助捕捉对象的手段。技巧虽然重要,但不应占主导地位,传统认识上的写生已不具备画面的完整性和现实的审美性。对画面的整体把握和处理才是最重要的。因此,认识、理解对象的美感,分析并掌握构成其美感的画面形式因素,是写生过程中重点要解决的问题。

画家需要写生,需要走向自然、走进生活、走向充满生机的空间。写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充满痛苦、徘徊、迷茫,但更充满活力、魔力和希望。在艺术观念多元但往往空泛的现状下,在视觉图像日益程式化的“图像消费”时代,欲寻找中国山水画与自然、生活的内在联系,写生便成为了一种具有现实意义和文化诉求的行为。

现代绘画不应只是描绘表象,而应注重深层次的探索和内在精神的表现。照相机永远代替不了写生——机器只会诱骗人们的视觉,使人们沦为它的奴隶。不管是何时,不论在何地,不论画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你拿起画笔的时候,一定要有情感和思想。作者只有身处大自然中,才能被情感驱使而呈现其真情,才能找到艺术之灵魂。行成于思,行胜于言。“读万卷书”固然重要,但中国山水画的探索与发展更须“行万里路”。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