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陶宏的魔幻现实主义绘画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
(陶宏于1970年出生在重庆,自幼在绘画方面十分有天赋,并且勤练绘画具有扎实的油画功底。90年代到北京继续深造,在中央美术学院研习绘画技艺,同时,借入大型绘画展览策展人,具有画家和策展人双重身份。2007年考入中国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硕士研究生,2010年毕业。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创作中心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青联美术委员、民盟中央美术院副秘书长。至今,陶宏已经策划过多次学术性与影响力为一体国家级展览,同时,他的绘画作品被选入教育部全国高等学校美术教材《艺术美学》。)

“魔幻现实主义”这个概念,最早始于绘画领域,是由德国文艺评论家弗朗茨·罗1925年发表一本书名即为《魔幻现实主义,后期表现派,当前欧洲绘画的若干问题》的专著中最先提出的,认为魔幻现实主义是绘画中表现主义的一种,与法国印象派的画风有所区别。1927年,西班牙的《西方》杂志翻译了朗茨·罗《魔幻现实主义,后期表现派,当前欧洲绘画的若干问题》这本书,因而这个术语从绘画界被引入文学界,成为文学批评的重要概念。“魔幻现实主义”在当今的文学、绘画、电影各个艺术门类中均有展现,成为一种广泛的艺术流派,它将神秘性、荒诞性、象征性的特点融于一体,刻画出似真非真、亦梦亦真的艺术形象和画面效果。

他油画作品则反映了魔幻现实主义最根本的特征:1、描绘对象都是日常现实生活,而不是奇幻物品。2、在视觉上使得描绘对象具有向前运动和空间上的距离感,因而使得描绘对象具有魔幻性。3、在创作中也会表现微雕、细节等特点。陶宏的作品真实地“描绘了自己的内部和外部的世界”。 陶宏用魔幻现实主义手法反映了中国现实的社会生活,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的生活。将我们的现实和幻想融于一体,深切地体现了中国本土文化的象征意义。画家考虑的是如何从西方殖民文化观念中突围,走出来,走出一条属于中国画家自己的的绘画之路。

2006年开始,陶宏选择和探索把佛像艺术作为自己创作的对象,是命运的安排,也是时代的赋予。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突出重围,皈依本土!我始终认为,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毫无疑问可以学习和借鉴西方艺术,但要学习它可取的一面,而不是盲目地崇拜西方而否定自己本民族深厚的文化传统,如若将自己的作品贴上洋人的标签,岂不是丧失了自己的立场?沦为洋办艺术加工厂的一个奴隶? ”因此,陶宏毅然把中国的佛像作为艺术创作的重要元素,从中国深厚优越的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

陶宏的作品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的象征性、荒诞性等风格,集合了内心告白、意识流和交错时空,从而展现了现实的人生。

(一)象征性

陶宏创作的《佛国的微笑》系列,可以看到中国传统佛教和老庄思想的双重意义。画家认为,只有佛教思想和老庄出世的境界才能拯救现实的残酷世界里的人们。“陶宏创作这类题材的基本理由是什么?我的看法是,它既是一种记忆再现,也是一种文化策略。在他成长的重庆一带,佛文化生态保持的相当完整。佛所拥有的神秘理念和博大形式所产生的崇高感,构成了陶宏早年文化记忆的主要部分。这种以敬畏为心理活动内容的记忆决定了画面的基本理念和形成:敬畏东方神秘理念的超自然力,膜拜神灵;画画上,宝相庄严,神圣肃穆,色彩斑斓而堂皇。在这方面,陶宏很好地传承了西方圣像画和中国佛教造像传统。再看陶宏的文化策略。90年代以来,渎神和后殖民化已成为文化界的普遍意识。陶宏逆流而上,在他看来,渎神必遭天遣,后殖民化是当代文化的末日。从这个角度看,陶宏的佛像画实际上是重建了当代社会早已失却的敬畏心境,而它所拥有的东方文化价值,本身就构成了对后殖民文化的巨大反拨。”

作品《觉者》给人强烈的象征意味。画面的背景是鲜艳的红色,主体是穿着军装的佛像,让人联想起被画家命名为觉者的人物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因此这个“觉者“象征着伟大的军事家毛泽东。在当今中国文化被外来文化殖民的时代,画家希望有一位救世主来拯救当今的中国社会的文化弱势,毛泽东无疑是陶宏心中的不二人选。画家以象征的手法,预示着内心强烈的真实感受。《心境之一》是画家创作的一系列中国山水画题材的作品之一,画面描绘的是宁静致远,曲径通幽的化境,带有强烈的道家出世意味,道家思想是中国文化的

一座巍巍高山,正如画家所说的那样:“中国有一座世界上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在我心中,那就是中国本土文化的精神高度。诸如传统文化中的道家思想、佛教文化以及宋元以来的文人画传统犹如珠峰融化的千年雪水沐浴着我的身躯,滋润着我的心田!庄子告诉我们:“道”是宗师,整个宇宙为“道”,人与自然融为一体,提出“天人合一”的观点。人生如梦,如何才能达到物我两忘、是非双遣、自由自在的精神境界呢?而这一悠游自在的思想正是中国绘画的顶峰——宋元以来文人画思想的真实体现。这些画家大多在宦海中搁浅沉浮,转而遁迹于儒、道、佛和绘画中以此抚慰心灵的痛苦。他们的作品多以自然山水,流泉飞瀑,潭水溪桥,平湖渔舟为素材,让自己置身于江心湖面,从容东西,心随流水,揺心灵之舟渡到精神的彼岸。”

(二)荒诞性

《神曲》是陶宏2010年创作的一幅佛像艺术的精品之作,画面一角萧舒的树林,宁静的水面托着一尊巨大伟岸的佛头,一派“相看两不厌”的孤独寂寥的意境。画家在为油画作品取名的时候,借用了意大利诗人但丁在(公元1265-公元1321)的长诗《神曲》。画家借用但丁名作《神曲》的名字,看似荒诞的借用,待仔细审视油画作品的内涵之后,不免让人惊喜,画家敏锐的感知力和洞察力让人钦佩。

长诗《神曲》的作者通过地狱、炼狱及天堂三个阶段中各种人物的对话,折射出文艺复兴“以人为本”的思想,反对中世纪社会蒙昧主义思想。青年油画家陶宏的《神曲》思想内涵与但丁的《神曲》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陶宏的《神曲》里是一尊慈祥的佛头伫立在平静的水面上,水面上漂浮着一叶扁舟,周围是神秘幽静的树林,画面表现的是一派祥和与宁静,也是典型的禅宗境界。不由地想起王维一首禅诗《辛夷坞》:“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诗中描写的是辛夷花生长在绝无人迹的山涧旁,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花开花落,而诗人也似乎与辛夷花合为一体,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这种美的创造源于诗人参禅悟道,山水与心灵的沟通。” 陶宏创作的《神曲》也正是表达了一种禅宗境界——自然山水与人的相互交融,让人产生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意境。

陶宏生活在一个文化“后殖民”的中国社会之中,他带着“力求体现东方文化价值”的使命感去画油画,让中国的油画家作品撕下洋人的标签,便是他当下鲜明的文化立场,画家发出了掷地有声的宣言“让世界听到我们发出的声音,用本土语言!用中国话!”。画家还说“我试图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到我的血液和灵魂中,以期我的绘画能带有中国民族绘画的特征,我的创作能带有中国现代艺术的风格,为了这一目标,我一直坚持向传统学习,吸收现代,力图不断创造出新的艺术面貌。”因此,陶宏的作品融入了多元化的现代主义风格,既展示了中国儒释道独有的元素,又揉进了亦真亦幻的奇特创作手法,这就是的中国式的“返璞归真,瑰丽臻美”的魔幻现实主义画风。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