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听海岩说一场风花雪月的古典家具收藏故事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
“岩”之论

海岩在收藏老家具的同时,陆续开始买进一些新做的黄花梨家具。他说:“那时一对老黄花梨圈椅一二百万元。新的大概4~6万元。当然我就买新的了。现在新家具和老家具的价格差不多了。”除了价格因素之外,海岩认为新家具也有新的审美,这与欣赏老家具是不同的两套标准。老家具有历史使用痕迹,有沧桑感;但只有在新的材料里,你可以看出这种特殊材质的魅力、纹理、色泽。海岩有一件仿经典款式的独板条案,面板的黄花梨呈现大水波纹,28个“鬼脸”错落其间,被美称为银河系二十八星宿。黄花梨一般主干分杈较低,分枝也多。“鬼脸纹”是由树的活节或死节、健全节所致,并以其为中心形成的漩涡纹理。明代学者就说过“可爱的鬼面”。

海岩对自己购入藏品总结了四个标准:从材料上看,第一是美丽,材料本身要很美;第二是稀有,所谓稀有,就是资源不可再生;第三是纯粹,不能是假的;第四个是耐久,很多柴木家具很难传承,因其会腐烂。
西汶艺术网
如今海岩一眼便知其黄花梨的产地,对各地木性的特征了如指掌。他说:“我们搞收藏,就得把这些弄明白。同样的黄花梨,材质也有高下,粗细,糠油,色泽纹理之分,这都对价格产生很大的影响。首先,海南黄花梨比越南黄花梨好,海南黄花梨又分海口、三亚、尖峰岭、霸王岭、白沙、巴索。大家一般说比较差的就是海口,三亚是好料,最好的料在海南东方市。白沙县的料是金灿灿的黄,虽然黄花梨讲究越红越深的越好,但白沙料密度高,颜色耀眼,很多人也追求这种效果。”

依靠对材料特性的掌握,海岩以此方法辨认老家具。虽然收藏时间长了,积累了一点经验,但有时候也不能准确保证家具的年份。这时他会先把材质弄清楚,如果材质没问题了,其次就要考虑如果买新的会不会超过这个价。海岩说:“玩收藏,首先是喜欢,但是我不能用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去收藏,我要用跟大家差不多的价格,甚至低于这个价去买,我才觉得自己不傻。”

听海岩的收藏论很有意思,你会发现,他以管理者的理性思维与条理性,指导他如何取舍一件家具,而文人的思维,让他为这些家具赋予了文学的美感。

收藏之藏

海岩从收藏之初便听取了马未都的建议,把自己的收藏范围缩得很小,以家具为主,家具以明清为主,明清家具又以黄花梨为主。海岩说:“我不是痴迷,我是起步晚,财力小。只能收一种东西,那么在这个领域中,我才可能有一定的发言权。如果什么都收,那我什么都不是了。”

海岩的内心还是有文人情结的。在他看来,黄花梨家具一直被称为文人的家具,明代中晚期政治腐败,很多文人失意官场,退身出来,到江南、苏杭置办一个宅子,按照自己的情趣设计。加之明代中后期开放海禁,商业繁荣,经济活跃,推动士大夫阶层在追求艺术方面达到了一个高潮。黄花梨富于变化,各种自然形态和纹理的呈现,能激发文人想象力。而明王朝是南方政权,后迁到北方,皇帝姓朱,所以明朝统治阶级对火很崇拜,火主红,黄花梨被推崇。

海岩说:“收藏总的来说是非常个人、有个性的事情,我作为一个文人,可能对黄花梨更加喜爱一些。再者,可能我现在的年龄和社会身份,与我从小受的教育和性格不太协调,人和时代有不舒服的地方,不相容;个人的价值观和现在这个时代通行的价值观不一致。古代文人失意官场,他改变不了政治现实,于是寄情于山水,所以古人一般就大隐于野,也有大隐于市,完成自我的文化修炼。但我没有办法,所以我就大隐于古,把自己的寄托、爱好,那种精神上的欢乐投向我们传统的文化中去。”

收藏还有一个乐趣,就是大家最爱提到的捡漏。现在都说拍卖场上捡不到漏,在海岩看来,其实还是有机会的。他说起了一个故事,2009年保利拍卖,预展时看上了一个清早期的黄花梨炕桌,很是喜欢。这个炕桌放在晚上最后一场拍卖,从上午到下午一直到晚上拍的都是书画,去的人都是奔着书画。那一晚上,诞生了很多世界纪录,《十八应真图》、《砥柱铭》,到拍家具的时候,已经是快夜里零点了,大部分人已有所斩获离开了,还有些人前面已经买了东西,虽然没走,但钱已经花掉,这样剩下的竞争对手就很少了。

炕桌是小东西,海岩给了40万元的价钱。心里估计是买不下来,心想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买到了,他特高兴。第二天海岩和保利华亿董事长董平一起请高希希导演吃饭,当时正商讨拍海岩的新剧本《独家披露》的电视剧。董平问海岩:“昨天保利你去了吗?有一个黄花梨炕桌不错。”海岩反问他:“你去拍了吗?”董平说:“我拍了!”于是海岩装傻接着问:“你拍下来了吗?”董平愤愤地说:“我正拍着一半,来了一个电话,我刚说了一句待会儿再给你打过去,再一看就落锤了。”海岩当时就笑了,连说承让承让。后来大家跟海岩开玩笑说,那电话是不是他派人打的。他说:“所以我觉得,买东西也是有缘分的。”

家具是占地耗空间的一份收藏。海岩如今也有好几百件家具,总不能老让这些家具在库房里待着,总得出来透透气,见见世面吧。海岩单位有几个同事,在农村弄了一块地,说去盖个农家小院,种点菜,能活得健康点。这块地原是一个养猪场,养猪场倒闭了,又改成了养兔场,结果养兔场又倒闭了,就空着了。于是大家把这给租下来,五户人家在那这儿各盖各的房子。

海岩一想,自己有大量的黄花梨家具藏品,挪到这来,可以摆出来欣赏,脏了还能擦擦,收拾收拾。弄好后,海岩在上面挂了一个牌匾,叫“黄花梨养习馆”。他说:“这等于给自己起了一个斋号。养,就是修养的意思,家具是需要人来养的;习,就当是学习、温习。就这么一个概念,这个词儿是我感悟到的。”结果和大家说完后,意思完全给曲解了。每个人见他就说:“听说你开了个黄花梨养生馆,怎么样呀?”
西汶艺术网
这把海岩给愁死了,他辩解:“养生馆听着就跟开个足浴按摩的地方一样,那么像黄色场所。现在不叫养习馆了,直接就叫黄花梨艺术馆,通俗简单。”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