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拍场史话:朱熹的书法册页曾在拍卖场被盗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5]
[img]uploadpic/20138/2013080543656317.jpg[/img]朱熹书法册页

应《艺术财经》连载艺术品拍卖史话之邀而作,刊载于2013年第7期。

宋代理学大师朱熹的《赠门人彦忠、彦孝同榜登第行书七言诗册》11开,是朱熹于宋淳熙九年(1182年),为其弟子陈士直弟兄二人(即彦忠、彦孝)同榜登第而作,此诗在朱熹诗集中并没有记载。此诗册苍郁沉深,古雅有骨,可称得上是一件国宝级文物。2004年该“诗册”在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秋季拍卖场上的出现可谓一个重大发现。
西汶艺术网
2004年12月10日,突然有新闻媒体报道,在12月9日晚的亚洲大酒店二楼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举办的秋季拍卖会预展上,编号“535”号的南宋大儒朱熹的“行书七言诗册”册页不翼而飞,怀疑遭到高手偷窃,一时在社会上闹得沸沸扬扬。而当人们问及朱熹书法册页是否真的被盗时,拍卖公司与警方均不肯透露。

“在一个不大的展厅,几十人都看不住一幅偌大字画?”有业内人士认为,中贸圣佳有可能用报假案的手段炒作。当有人询问中贸圣佳的一位副总经理是不是故意炒作时,他选择了沉默。

对于这样的情况,一位拍卖业的资深人士猜测:朱熹书法册页应该没有参与本次拍卖,该册页被盗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他说,业内一直有“好字卖不过烂画”的说法,就价值而言,同在展厅里还有一些名画比这件书法册页要贵重,难道小偷是笨蛋,在具备同样技术难度的情况之下,放着更加昂贵的东西不偷,专门偷这件书法作品,明显不合常理。而且一旦该书法被定性为遭窃,偷窃者想销赃的难度相当大,特别是在国内。麻烦的是,书画作品还不存在及时的可兑现性,放在手上就如同烫手山芋,似乎只有傻子才干这种事。合理的推测就是该拍品被委托方临时撤拍了。

至于为什么遭撤拍,也有人解释说,这次中贸圣佳拍卖行为了推介朱熹书法册页,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社会上广做宣传,可以说效果明显。随后,他们又把该件作品估了较低的300万—500万元,意为降低门槛拍卖,期望“低开高走”。但委托方就不乐意了,经过这么一炒作,该件作品是举世皆知,其文化意义也被专家学者阐释得很明晰,其市场价格将不下千万元了。所以在被广泛宣传过后,委托方想要达到的目的也达到了,他们根据《拍卖法》的规定,坚持撤拍,拍卖行也毫无办法。

中贸圣佳公司的秋季拍卖会于12月12日上午9时30分如期开槌。亚洲大酒店一切如常,停车场也没见到停着警车,酒店内也看不到有警察在巡视。人们陆续来到传称朱熹书法册页被盗所在的二楼亚洲会堂,发现前几天在这里举办的拍卖预展已经结束,大厅内原来悬挂和摆放的名家书画已经撤走,厅内只开了几盏小灯,有两名保安在那里站岗。

见到拍卖公司的人,人们不禁又关心兼好奇地问起了朱熹书法册页疑似被盗一事,中贸圣佳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表示,已经看到京城某些媒体关于此事的报道。当问到朱熹书法册页是被盗?还是像某些媒体报道的那样,因为卖家要收回而临时撤展?该负责人仍表示,这件事情现在说不清楚,也没法说,所以不能透露。至于原定于13日举行的朱熹书法册页拍卖是否还如期进行,他也没有回答。

9时30分,来自全国各地的近500名买主进入了二楼拍卖会场,拍卖师介绍了首场拍卖会主要以中国扇画为主,没有对当朱熹字画被盗一事进行解释。拍卖大厅中所有的座位都被坐满,有少数几个买家因为没有座位而站着举牌。12日的拍卖会一切都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进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从12日当天的拍卖情况看,“朱熹册页事件”对此次中贸圣佳的秋拍似乎也没有影响。据现场统计,当天拍卖成交率为82%,成交金额达4924万元,比拍卖前的估价高出一倍。其中吴昌硕《富贵神仙图》以198万元成交,任伯年《麻姑献寿》以121万元成交。扇画专场中的徐操《钟馗嫁妹》以83万元创造了徐操扇画拍卖的纪录。

12月13日,在中贸圣佳古代书画专场上,176件古代书画共拍出了1.1亿元,而被炒作得相当厉害的朱熹书法册页自被曝遭到盗窃后,13日并没有出现在拍卖会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过后的几天,拍卖照常进行,没人回应的一幅疑似失窃的国宝级册页就这样无声无息了?人们的疑虑却越来越重。

12月22日,报纸上突然出现了警方发布的消息:朱熹字画被盗案告破。一刁姓男子供认他偷窃了朱熹册页并藏匿。同时被警方控制的还有中国地质图书馆的一名姓万的职工,该人是一名画家。

这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盗窃案确实发生在9日晚,接案后北京市公安局马上成立了专案组。警方通过监控录像,确定了19名嫌疑人,之后又将其中两男子确定为重大嫌疑人。该两男子事发当日下午18时05分出现在预展现场,其中一人头发染黄,另一人头戴贝雷帽、围毛巾。录像显示,戴帽男子不久后离开现场,黄发男子则一直都在现场。

而在12月13日的拍卖会现场,这位黄发男子又出现了,他拍卖走了明万历年间的一个花瓶。通过技术手段,警方确定该男子就是万某,调查中,警方发现万某和一男子曾在琉璃厂接头,接头男子就是刁某。

通过警方的突击审讯,刁某供认了朱熹册页是他偷的。12月9日,刁某和万某拿着三幅仿制字画到朝阳某拍卖公司送拍,遭到拒绝。他们随即来到了亚洲大酒店参观,趁现场无人发现,刁某将朱熹册页装进手提袋中离开。随后刁某和万某约好在朝阳医院附近见面,刁某告诉万某他拿了一幅画,万某让他邮寄返还,刁某拒绝。

刁某后来对警方坦白道,他在随后的几天一直处于恐惧中,保姆刘某劝他烧了画,刁某没有烧,之后将赃物包装后寄存在宣武门天主教堂。

12月20日,万某被警方控制。12月22日凌晨,警方将47岁的无业人员刁某和其保姆抓获,当晚,警方在宣武门天主教堂起获了朱熹册页。
西汶艺术网
据调查了解,刁某在家中排行老二,没有工作。他很少回家住。刁某的父亲卧病在床,很多年没有出过门了。“他们一家五六口三代人住在两室一厅里有几十年了。”

而据万某工作单位的一位女职员介绍,万某爱好旅游、摄影和绘画,是小有名气的画家。他平时很爱帮助别人,却在近两三天前忽然就不来上班了。

这是国内的拍卖行中首次出现丢失贵重拍卖品的事件。虽然这幅古代书法册页没有能出现在拍卖场上成交,但能够如此迅速地破案并且物归原主已经十分不易。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