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顾绣犹遗:绣娘安在否

[来源:东方早报]  [2013/8/21]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138484337.jpg[/img]封面用图:韩希孟绣《宋元名迹方册》之《洗马图》  故宫博物院藏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138485441.jpg[/img]上海博物馆藏明代韩希孟绣《花卉虫鱼册》之《湖石花蝶》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138486893.jpg[/img]晚年的戴明教师傅在辅导学生(唐西林摄)

诞生在松江画派土壤中的顾绣,心摹手追,绘绣合一,并在董其昌的关注与鼓呼之中,名动天下。然而经历三四百年的时光,这一丝墨合影的绣艺最大的尴尬不仅仅在于缺少文人画的背景,也在于真正的绣娘几乎不存——“画绣”犹遗,绣娘安在?

陆斯嘉

“顾绣,斗方作花鸟,香囊作人物,刻画精巧,为他郡所未有。”这是崇祯四年的《松江府志》的记载。《松江府志》的主撰者陈继儒是松江画派的创始人之一,在他眼中,形成于明万历晚季,至崇祯年间进入活跃期的顾绣与绘画有着天然联系——斗方是中国书画的传统形制,花鸟又是常见题材。顾绣,以刺绣入书画境界,作为一种纯观赏性的绣种,也被称为“画绣”。

诞生在松江画派土壤中的顾绣,心摹手追,绘绣合一,并在董其昌的关注与鼓呼之中,名动天下。然而经历三四百年的时光,这一丝墨合影的绣艺最大的尴尬不仅仅在于缺少文人画的背景,也在于真正的绣娘几乎不存——“画绣”犹遗,绣娘安在?

会绣不懂画,很难补上课
西汶艺术网
在距离上海市中心几十公里的松江老城,《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记者见到了年逾花甲的顾绣绣娘朱庆华。自17岁拿起绣针,她40多年来几乎每天密密缝,她性格宁静一如400多年来的绣娘。三伏中的上海,正经历着141年以来最难挨的夏天,而朱庆华则安然栖身在飞针与绣面的世界里。

在距离松江醉白池不远的朱庆华家中,两幅《顾绣》可以说是家里最淡雅的陈设。《群鱼戏藻图》中,三尾小鱼在水草间轻快地游弋;《禽鸟图》中,禽鸟或林立枝头或嬉闹丛外。清远之气溢出画面,周身暑气不知觉地消散了。

作为闻名的“松江顾绣六姐妹”之一,朱庆华亲历了顾绣从几近衰亡到松江工艺品厂恢复生产,从工艺品厂倒闭到电子仪器厂顾绣车间接管,再到非遗保护时代的顾绣工作室及松江博物馆收藏,谈起她40多年的顾绣实践,她说:“我们这一代绣起来认真,不过也有遗憾,年轻时进厂,会绣但不懂画,又很难补上这课。如果能懂画,就能更好地表现作品了。”

朱庆华指着《群鱼戏藻图》回忆说,当年她的师傅戴明教指导她时,要求绣鱼时应当格外注意表现鱼鳍,鱼鳍要轻才显得灵动,绣法上鳍的外部要虚一些,淡一些,鱼鳍与鱼身交汇处要接住。“戴老师心很细,也耐心,对自己的要求高。她绣的作品,相当好,像画一样。”

朱庆华说的师傅戴明教出生于1922年,今年已91岁。戴明教8岁时进入了松江第一所近代女子学堂松筠女校小学部,接触并学习了刺绣。
西汶艺术网
松筠女校诞生于光绪三十一年,宣统元年女校改办为“手工传习所”,民国三年(1914年)改组为“松筠女子职业学校”,学生从6岁至21岁不等,民国十七年,学校添设刺绣专修科,良好的师资和完备的教具配置,使刺绣成为松筠女校知名的办学特色。刺绣专修科的课程,涵盖公民、国语、书法、美术、音乐、外语等,刺绣课用时最多。教师之一的宋金龄,是一代苏绣圣手沈寿的弟子,而沈寿的艺术实践也与顾绣有不可分割的关联。

在松筠女校读完小学和初中的戴明教,在上世纪50年代进入松江街道刺绣社。1973年,松江工艺品厂筹建顾绣小组,戴明教入选。由于松筠女校的学习经历,戴明教主张绣工要懂画,尤其要懂松江文人画派画理。她告诉女弟子,同样是绣花,既可以用“仿真绣”的西洋写实法,也可以像明代顾绣绣娘韩希孟那样“对花写生”捕捉自然灵巧之气,写意之中求神似,这便是顾绣的特色。

现存于松江博物馆的一幅人物绣《日本仕女图》是戴明教的经典之作,作品不受针线局限,脸部以丹青皴染的传统方法,在面部施用满针,展现了女子细若凝脂的肌肤状态。这幅绣品是对过去“绘绣结合”的突破。

1983年,在由戴明教口授、其子记录整理的技术专著《顾绣针法初探》中,戴明教将顾绣艺术特色提炼为二十四字:风格典雅,色泽古朴;亦画亦绣,有如晕染;气韵生动,自然浑成。2007年,在文化部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中,戴明教成为了顾绣的国家级传承人。

顾绣在松江的400多年延绵是由一个个绣女串联起来的,戴明教成长于松筠女校,成熟并成就于工艺品厂。早在21年前,70岁高龄的戴明教就封针了。那么在她之后,她曾经的工艺品厂的学生,被誉为“松江顾绣六姐妹”的朱庆华、高秀芳、钱月芳等现年60岁上下的绣娘,是否已完全接过这枚凝结顾绣绣艺与文脉的绣针?更年轻的绣娘今又何在,她们是否做好了准备?

在松江寻访时,《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了解到,1998年松江工艺品厂转制关闭后,“松江顾绣六姐妹”进入了当地电子仪器厂为保护顾绣而设立的顾绣车间。2006年松江文化馆内的松江顾绣工作室成立,六姐妹中的朱庆华、高秀芳、吴树新三人退休后进入工作室继续创作。六姐妹中的钱月芳在松江岳阳街道支持下,也带着几个年轻女孩从事顾绣。此外,松江还有一个私人企业家出资组建的顾绣公司。

2007年初夏,一幅顾绣工作室高秀芳绣制的《泼墨仙人图》送抵中央艺术研究院参加中国民间工艺展开箱时,现场专家细细端详后赞叹不已。松江文化馆馆长陆春彪告诉《艺术评论》,松江区财政为扶植顾绣,每年拨付给文化馆的经费在30万元人民币左右,保证顾绣工作室只问艺术,而不必为稻粱谋。今年11月,顾绣工作室将带着9幅顾绣作品赴法国巴黎卢浮宫参展。

丝墨合影,顾绣并非技艺

程十发艺术馆常务副馆长、顾绣研究者唐西林看来,这几位戴明教的嫡传学生虽然绣艺出众,但还缺少一点真正的文化内涵。“我接触过几个苏州绣娘,她们曾在工艺美校学过美术,学校师资力量也很不错,而我们的绣娘,1974年从进到工艺品厂,没有正规学习,就是绣。这几年,可能她们对顾绣的理解渐渐深化了,但真正能以针代笔、以线代色,绣出神采的很难,对文人画需要有理解,这是历史欠缺她们的。”这一点,也是绣了一辈子的朱庆华感到最遗憾的。

明代的松江是五大地方官营织染局所在地之一,集中了上等的绣艺和绣工,江南地区富家女子又有闺阁刺绣的传统,当这些天然的因子与明代士大夫的绘画实践与雅趣一经相逢,便开出画绣中的奇葩——顾绣。顾绣这个游刃在丝与墨之间的绣种,也使深闺之中帷幔之内的女性,走进历史的舞台。一代代顾绣之女串联起来的,便是一部顾绣的艺术之书。在松江文化馆馆长陆春彪看来,顾绣为女性追求自身艺术性和自我价值开创了一条道路,顾绣远非一种技艺,而是中国历史中一个关乎女性的文化现象。

这部由女性绣出的历史有一位重要的揭幕者,史称“顾姬”。康熙十八年的断代画史《无声诗史》中有一篇三十九字的《顾姬传》:“顾姬,上海顾会(注:一作汇)海之妾,刺绣极工,所绣人物、山水、花卉,大有生韵,字亦有法,得其手制者,无不珍袭之。”

顾姬一词,点出了顾绣与顾姓的渊源。顾氏家长顾名世,嘉靖三十八年中举,膝下有顾氏二世顾汇海,三世顾寿潜等。顾姬乃顾汇海妾。

关于顾姬的真实姓名,几份文献中叙述各有不同,一称为“缪氏”。无论斯人是谁,乡间绣女缪氏凭借绣艺入顾宅,在士大夫门第内得以栖居。传说她绣的佛像“须眉老少各不同,笑语欢然并超然”。晚年的顾汇海潦倒不堪,依靠卖缪氏刺绣为生。顾姬,一个没留下真实姓名的女子,却为顾家带来绣艺,也揭开了顾绣的历史。

顾姬之后,真正将顾绣写入历史与艺术高度的另有其人,而她也是顾门内的女子,顾氏三世顾寿潜之妻——韩希孟。史称韩希孟精通六法,工书善画,她曾搜求唐宋名画临摹,她绣山水虚无缥缈,若有若无;摹花鸟写真传神,生气回动。相比缪氏,韩希孟绣艺更趋心意,作品也更为丰富。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