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明代顾绣绣本来源初探

[来源:东方早报]  [2013/8/21]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138497013.jpg[/img](左上)明仇英《汉宫春晓图卷》局部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138498445.jpg[/img](右上)明韩希孟绣《宋元名迹方册》之《补衮图》局部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138499889.jpg[/img](左下)明丁云鹏《十六应真图册》之《纳衣罗汉》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右下)明顾绣《十六应真图册》之《纳衣罗汉》
西汶艺术网
明代顾绣以画绣立门户,其与绘画之关系世所尽知。只是历来谈到顾绣稿本问题时,不过“摹绣宋元名迹、名家画本”等寥寥数语,缺乏深入的分析比较和实证。本文从画面风貌出发,探究了明代顾绣绣本五个来源。

施远

明代顾绣作为以自娱自赏为目的的闺阁艺术绣,其非功利、纯审美的创作动机,超逸出政教和实用的范围,也不同于宋代内院画绣之为供御而作,从而能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表现制作者个人独立的审美趣味和艺术追求。此前的刺绣,或为他人作嫁,与百工匠役同流;或为娱人眼目,与倡优供奉无异;或为功德供养,少能自抒情趣。即有女儿家平日闲情所寄之绣什,终亦无非花鸟图样之类,在形式风格上只具刺绣美术的共性,缺少个性化的创造,在艺术品格和成熟度上,亦无法与唐宋以来的佛像绣帐和画绣相提并论。而顾绣的出现,终于将卓越的绣技、浓郁的画意和强烈的个性三者加以完美的结合。从绣史角度来说,顾绣无疑是对我国此前数千年的刺绣艺术作一收束,并下开有清至今四百余年观赏绣、礼品绣的新风,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明代顾绣的范围,包括以顾会海妾缪氏(顾姬、顾伯露母)为代表的第一代顾家绣女和以韩希孟为代表的第二代绣女之作品。考缪、韩二氏的活动时间,在万历至崇祯朝。入清后不复有顾绣消息,至康熙间始有顾家后人兰玉重张旧帜。历来艳说缪韩二媛,因缪氏有发轫之功,韩氏具天工之誉,足为代表。传世亦有无名款之明代顾绣,考其针法、审其气格,与韩媛之作时在伯仲间,或风调稍异,而心法实通,必谓其不出于韩,则出于缪,亦属无据。依董其昌跋顾绣《东山图》所言,“海上顾氏多绣工”的说法,则明季顾家绣女非仅缪、韩二人可知。

明代顾绣以画绣立门户,其与绘画之关系世所尽知。只是历来谈到顾绣稿本问题的,不过“摹绣宋元名迹、名家画本”等寥寥数语,辨其画风,亦仅“受晚明画坛影响”之类泛泛之论,缺乏深入的分析比较和实证,故多未足。

笔者以为,从画面风貌来看,明代顾绣绣本有诸多来源。

一、历代名迹

所谓历代名迹,就当时顾氏家族的收藏条件和鉴赏能力而言,所经眼或收藏的或唐或宋或元的画迹,在今天的认识水平来看,是真伪互见的。这一点,即以韩希孟绣《宋元名迹方册》为例,通过与同题材、同风格的宋元真迹相对照,便可了然。全册之中,除《扁豆蜻蜓》、《鹑鸟》二开有宋画遗意外,余皆不类,元画则无从说起。如《补衮图》中女子之开相、服饰、坐具等造型风格与仇英的名作《汉宫春晓图》中的人物何其相似。当时社会上对宋元古典画风的认识,常常是通过同时代画家的“诠释”与“演绎”来进行的。仇氏之人物画风当时风靡天下,有“仇家样”之称,仇英又是摹古大家,代表着明代人物画方面拟古的最高水平,顾绣人物向之取法,顺理成章。又如《补衮图》中所补之龙衮,其龙纹与万历朝陶瓷器上之龙纹造型全同,其配色则与定陵出土之龙纹衣料初无二致。龙纹具有强烈的时代性,是对古代文物进行断代研究的重要参考,这是表明顾绣此图图样来源时代信息的重要依据。又如《洗马图》一开,历来传说摹自元代赵孟頫的画本,但与真迹相较,则相去甚远,其风调与马匹造型反而接近于明代画作,证明韩氏所摹画本若署赵氏款识,必为伪作无疑。再如《花溪渔隐》一开,有韩媛自题“仿黄鹤山樵”,言之凿凿。今传王蒙《花溪渔隐图》有数本,构图用笔皆同,作崇山大壑,牛毛细皴,与绣图之一水两岸,孤松细柳,皴少擦多之面貌绝不相牟,则所用画本真赝可知。

韩绣与画作的差异,一部分出于绣者在进行二度创作时结合工艺特点与审美偏好而有所裁剪运化,一部分则只能以所用画本并非真迹来解释。但无论是绣者的自由发挥也好,使用了明人仿宋仿元的赝本或传摹本也好,顾绣摹绣前人画本都洋溢着浓郁的时代气息,表现出顾家绣女强烈的审美个性。

二、本朝画本

顾绣以本朝画家画作为蓝本的绣作以《十六应真图册》为代表。《十六应真图册》传世所知有两套,一藏北京故宫,一藏上博,皆以丁云鹏同名绘作为稿本。丁氏原作为设色,而绣作改为白描。除画体改易外,在具体构图场景上亦多有变动。如《骑象罗汉》一开,象身所披锦鞯的纹样各不相同;又如《纳衣罗汉》一开,绣本比之画本不惟调换了构图的方向,在树石杂草等配景的处理上也各有简省。其余各开均有各自之处理。两套绣本自同一画本摹出,却大有差异,显系匠心所运,不欲步趋而有所思量,这在此后商品化顾绣泛滥的时期是绝不会出现的。从《十六应真图册》的艺术水平来看,顾家绣女“传移模写”的功力是不必怀疑的,这也证明了前述所谓摹绣宋元名迹实多本朝画本这一推测的正确。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