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从张丑的鉴藏看明代的艺术市场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3]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355721825.jpg[/img]张丑 清秘藏

张丑是晚明最重要的书画鉴藏家和著录家之一。他曾收藏过赫赫有名的晋陆机的《平复帖》,于是干脆把自己的斋名改成了“真晋斋”。在赏玩的同时,他也爱专。一生写了包括《清河书画舫》《真迹日录》等六部书画著录,其中所涉及的书画鉴赏内容非常丰富,对明末清初的书画鉴藏之风产生广泛的影响。

明代是个兴盛的中原王朝,经济、文化、艺术等方面都得到了充分的发展。随着经济的逐步发展,书画开始作为商品进行交易。艺术品的流通加速,引发了艺术品市场的兴盛。社会大众对书画收藏的热情十分高涨,收藏赏玩开始成为时尚之雅,收藏也趋向专业化、普遍化。尤其苏州,是当时文人收藏家们的聚集地,已发展成为全国书画流通的中心地带。由此也产生了一大批书画鉴藏家,如华夏、文征明、项元汴、董其昌、钱谦益等。其中张丑算是极为特殊的一个。

生平与家族收藏

张丑(公元1577年—1643年),江苏昆山玉峰人,后定居于苏州。原名谦德,十岁时改名丑,字广德。别署青父、青甫、清河牛郎,晚年号“米庵”。斋名有真晋斋、宝米轩等。张丑自幼聪慧,十几岁就中了秀才。年轻时曾写了《名山藏》二百卷,王登见后惊叹不已,帮忙作序,把他的才华比作杨子云、司马相如,但张丑考举人却屡试不中。心灰意冷之下,他便不再抱功名之想,专门致力于对书画和古器的收藏和研究,最终成为一代书画鉴藏大家。然究其原因,这除了个人兴趣努力之外,不能不说与他浓厚的家族收藏氛围密不可分。

张丑出生于收藏世家,自幼受到古书画的熏陶。其上至高祖父下至父亲等家族成员都热衷收藏,曾一时“家藏珍图法墨甲于中吴”。这在张丑《清河书画舫》中有提及:“吾家自高曾以来,世有画癖,……故评定国朝名公书画,万不失一。”

张丑的父亲张应文( 茂实)对书画收藏亦十分痴迷,他亦是无缘科名才从事收藏的。故《明诗综》说其“屡试不第,遂弃公车,乃以古器、书画自娱。他为学博综古今,旁及星学、阴阳家学,善属文,工书,能画兰竹”。在收藏之外也写文章,著有《清秘藏》《罗锺斋兰谱》、《彝斋艺菊谱》《罗锺斋集》《巢居稿》等。

受祖辈熏陶,晚辈们几乎个个都成了收藏大家。张丑的伯兄以绳“尤为好事,所收谬书恶画卷轴,不下数千,其真者百不得一。且也外乏师资,内隔祖训,思而得之,自谓于书画颇得一斑,直欲上窥晋唐闽粤,宋元而下无论矣,敢以就正真赏者”。其对收藏的喜爱程度可见一斑。不仅如此,其堂兄张振德也迷醉于赏玩,并与当时文人冯梦祯有交:“从兄季修讳振德,购藏唐时拓本《圣教序》一册,笔势飞动,纤毫无缺,以较今世好事家宋世拓本,相去不舍星渊,及观真迹,神妙自当十倍画龙者也,禾兴冯开之祭酒,博雅好古,与从兄烈憨公(字季修)有国士之知。”张丑兄弟四人,长兄为张伯含,次兄仲服,都收藏有多幅名画,曾收得唐寅的《越城泛月图》。他们的收藏活动给予幼小的张丑以极大的熏陶和启蒙作用。喜好收藏的张丑家族,其时与文人画家们有着较深的渊源,来往异常密切。张氏高祖出自沈度、沈聚之门;曾祖与沈周关系非同一般,常在一起游玩,沈周曾为其作《春草堂图》。祖父与文征明父子为姻娅世好,并与文彭、文嘉“称通家姻娅,朝夕过从。无间寒暑,寻源溯流,订今考古”。文征明曾为其祖父作《少峰图》。

父亲张应文与王世贞交情比较好,曾到王的家观赏一体画:向见元美家班范二书,乃真宗朝刻之。足可见两人关系之友善。王世贞曾为张应文原配夫人王氏撰墓志铭,在墓志铭中称“王孺人者,吾族兄东昌悴罗溪先生之仲女也”。受其影响,张丑的长兄张厚德也曾随王世贞“时时从余游”。张氏家族与当时的文人如王稚登、文从简、赵宦光等都有或近或远的亲戚关系,这意味着张丑有一个很好的文化交流圈。

同时,张丑透露其父亲“茂实(应文)与寿承(文彭)、休承(文嘉)称莫逆交”。张茂实通过不断地向文彭、文嘉学习,已经具有很高的鉴赏水平,这对儿子张丑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书画收藏与来源方式张丑曾经收藏过的书画,大部分被收录在《清河书画表》中,其书画藏品流动性较大,在买进书画的同时也在卖出。但总的来说,经五代人的积聚,张丑的收藏已是名品累累,自诩如“波斯聚宝船”。在《清河秘箧书画表》中记录其家累世收藏的历代名迹有书法49件、绘画115件,如王羲之的《二谢帖》、高克恭的《巢云图》、吴镇的《草亭诗意图》和《平安帖》、陆机的《平复帖》、黄庭坚的《伏波神祠诗》、文征明的《精楷温州府君诗集》、沈周的《天会楼图》、顾恺之的《净名天女》、王献之的《中秋帖》、展子虔的《游春图》、李思训的《御苑采莲图》、颜真卿的《刘中使帖》、李成的《层峦萧寺图》、文嘉 《孝友徐庆堂图》、米芾的《小楷宝章待访录》、王振鹏的《龙舟夺标图》、祝允明的《楷书离骚经》、赵子昂的《胆巴碑》等。这都为他的书画鉴定提供了丰富的实物参照。张丑的书画藏品流传至今的还有黄公望的《溪山雨意图》、沈周的《吴中山水》等名迹。

在张丑拥有的这么多藏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陆机的《平复帖》。此帖为张丑在韩逢禧处购得。由于太兴奋,便在作《真晋斋记》一篇,以表达他获得此珍品后的感慨。《平复帖》现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帖前有张丑的钤印“张广德”。张丑在书画著录中多次提到这幅作品:“韩存良太史家陆士衡,计九行,墨色有绿意,纸亦百杂碎,其前有宋徽宗泥金标题”。还有“云间陈仲醇谓其书极似索靖笔法,始知阁帖所刻陆云书,亦后人为之,陆更古也。《平复帖》最奇古,与索幼安《出师颂》齐名,惜剥蚀太甚,不入俗子眼”等等,以表现对此帖的喜爱。张丑的藏品如此之多,又如此之精。想必其书画的来源方式十分多样。事实上,张氏书画来源方式主要有继承家传、通过购买或交换、朋友相赠等几种。因为张丑出生于收藏世家,其父亲收藏的大量书画中,有一部分书画藏品由他继承。如祝允明的《行书庄子逍遥游》、唐寅的《人野望悯言》和《春草堂图》等名作。至于从私人收藏家手中直接购买书画则较为普遍。当时的鉴藏之风颇为流行,收藏家之间经常会举办各种雅集,相互品赏字画,并常有交换彼此藏品的习惯。除了以上提及的项氏与韩氏这样的收藏大家外,张丑也从其他藏家那里购得书画:白描过海罗汉一卷,万历丙辰重九停午,有客以此见示,后学张丑倾囊购取之。……近从王氏购得之。尤其是在万历四十三年(1615),张丑从一个私人藏家手中购到宋米芾的《宝章待访录》墨迹,遂命名其藏书楼为“宝米轩”,并自号“米庵”。

无独有偶,张氏还有许多字画都是从藏家手中买得:“钱唐马和之,失其字号,绍兴中登第,官至工部侍郎,善画山水,清逸绝伦,人物仿吴装,笔法飘逸,极为思陵所睿赏,世传《毛诗图》,大抵皆摹本耳。余近购得吴原博尚书家传《风雅八图》,仙山楼阁一题,创自李思训,宋元名手多作之,向从王氏龙周家购得子畏青绿横看大幅。余家唐宋胜国画本共有廿卷,近为易李伯时《九歌图》,割去赵子昂《小竹石图》!但有的收藏品也是朋友相赠所得来的,如:“相城施氏旧藏子畏《水亭午翠》一帧,以见赠”。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