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铭刻弘一法师和马海髯友情的抄手砚鉴藏

[来源:艺术中国]  [2013/8/23]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356163173.jpg[/img]图1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356164289.jpg[/img]图2

[img]uploadpic/20138/2013082356165349.jpg[/img]图3

福建 瑞霖

砚贵有铭。铭文不仅集诗文意蕴、书法艺术和雕刻技艺于一身,往往还反映砚主人的情怀抱负、交友逸事和砚石传承往来以及社会风貌等等,意浅旨深,发人遐想,令人回味。我有一方明代抄手砚,上面铭文就展现了一代高僧弘一法师和闽南著名金石书画家马海髯之间的笃厚情意。这方砚呈抄手式(图1),长22.4厘米,宽12.4厘米,高8厘米,面有宽边框,后无堵,砚堂平展,一指池。从左到右边墙阴刻《心经》全文并题目,还阴刻大字“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全属“弘一体”(图2)。字迹圆融淡雅,均匀流畅,雕工精致娴熟,与弘一法师原作惟妙惟肖,为上乘之作。落款行书:“辛巳仲秋马海髯”,此处辛巳为1941年。砚形制规整,端庄厚重(重5公斤)。色青紫,有蕉叶白、青花、火捺、金晕、翡翠斑等名贵石品,石质极为细腻温润。全砚包浆老熟,是一方明代雕制、民国镌铭的好砚。

勒铭《心经》的不仅这方砚。古往今来,不少书法家、篆刻家倾注极大精力,把《心经》创作为光彩夺目的艺术精品。这是因为,《心经》是佛经中字数最少、含义最深、影响最大的一部经典著作。《心经》全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大藏经》般若部中最上乘的经典,这部经典把内容庞大的般若经浓缩,成为表述“般若皆空”精神的简洁经典,它着重讲“五蕴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认为世间无一物不空,也无一物不有,一切事物都处在前后无际的因果系列当中。这部经书是从梵文翻译过来的,中国历史上,至宋朝为止,可考的至少有11次汉译,现存有9种版本。虽然各个译本有差异,但所表述的内容基本一致,义理完全相同。在各种译本中,以唐代玄奘大师译本流传最广。究其原因,是玄奘大师译本去掉序文和流通分,只保留正宗分260字,文辞通顺,便于读诵。马海髯在砚上所刻铭文,就是这个版本。玄奘译本全文如下:“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推想当年,马氏必以虔诚之心,焚香沐手,以刀代笔,一笔一画,精心雕刻。也许正因为过于专注,以致将那段绕口令似的名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漏刻为“色即是色”。但瑕不掩瑜,纵观全篇,依然熠熠生辉。据说日本通行的玄奘汉译本有262字,比我国通行本多2个字,即“远离一切颠倒梦想”中的“一切”二字。不过有没有这两个字,意思皆同。

马海髯于1941年秋天,即弘一法师逝世前一年,以法师手迹《心经》为范本,精心镌刻在自己心仪的砚台上,这表明马海髯对弘一法师的景仰和对法师书法的崇拜,也是对挚友弘一法师的深切怀念。马海髯(1914—1975),原名东涵,字晓清,号昱庐主人,著名金石书画家,福建漳州人。马海髯年轻时任职于漳州中国银行。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任中共漳州工委书记。因被捕中断了组织关系,后来改行为漳州一中教师。解放后为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马海髯自幼喜爱金石书画,博采众长,是一位很有成就的篆刻家。马篆刻宗浙派,后致力于秦汉印,分朱布白,虚实相生,平中求变,古茂浑朴。书法四体皆善,尤精石鼓文,笔力遒劲,气势雄健。国画擅长花鸟,笔意清新,森秀持重。弘一法师于1932年至厦门,此后直到1942年逝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厦门、泉州、漳州讲经著述。1938年5月厦门沦陷后,弘一法师卓锡漳州南山寺。马海髯慕名常拜访弘一法师。弘一法师对马海髯很器重,对他篆刻书画时与教诲,使马艺事进步甚快。两人来往颇多。弘一法师晚年用印,多为马海髯所刻。法师也常为马海髯写联题偈,这从弘一法师写给马海髯信中可见一斑。这封信全文如下:“冬涵居士文席:惠书诵悉。承示印稿,至佳。刀尾扁尖而平齐若锥状者,为朽人自意所创。锥形之刀,仅能刻白文,如以铁笔写字也。扁尖形之刀,可刻朱文,终不免雕琢之痕,不若以锥刻白文能得自然之天趣也。此为朽人之创论,亦未审有当否耶?嘱写联及横幅,并李、郑二君之单条,附挂号邮奉,乞收入。以后嘱书之件,乞勿寄纸,朽人处存者至多也。仁者暇时,乞为刻长形印数方,因常需用此形之印以调和补救所写之字幅也。朽人于写字时,皆依西洋画图案之原则,竭力配置调和全纸面之形状。于常人所注意之字画笔法笔力结构神韵,乃至某碑某帖之派,皆一致屏除,决不用心揣摩。故朽人所写之字,应作一张图案画观之,斯可矣。不唯写字,刻印亦然。仁者若能于图案法研究明了,所刻之印必有进步,因印文之章法布置能十分合宜也。又无论写字刻印等,皆足以表示作者之性格。此乃自然流露,非是故意表示。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静冲逸之致也。乞刻印文,别纸写奉。谨复不宜。旧十月二十九日演音疏钤两印。”弘一法师对马海髯的深情厚谊溢于言表。在信中,弘一法师讲述了自己从事篆刻书法实践的经验,对美学理念的深刻理解以及对传统审美观的大胆革新,如良师对学生,谆谆善诱;如挚友之间,倾心相诉。这封信寄到时,马海髯已被国民党特务逮捕送往江西上饶集中营,信被退回。后来弘一法师将它交给一位朋友,得以完好保存至今天。

砚上“弘一体”铭文,超尘脱俗,宁静淡远,独树一帜,字如其人。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是中国近代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位先进者,最早把西方美术、音乐、话剧推广到国内;他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是卓越的艺术家、教育家、革新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的优秀代表,是中国近现代佛教史上最杰出的一位高僧。他那从绚烂至极到平淡恬静的传奇一生,他的嘉言懿行和成就声誉,已经见诸许多专著报刊。在此,仅就他的书法说几句。弘一法师出家后放弃诸艺,唯有书法不辍,书写佛语,广结善缘,普度众生,留下了许多精品大作。弘一法师在书法上是下了苦功的,上至秦砖汉瓦钟鼎金文,下及魏晋六朝唐宋碑版,无不涉猎。他青年时致力于魏碑,笔势开张,书体峻秀,挺健而潇洒(图3);中年出家,洗尽铅华,文字多写佛经祖语,古训格言,结体冲淡朴野,温婉清拔,超逸淡雅。晚年之作,超古迈今,愈加淡远宁静,平易安详,“朴拙圆满,浑然天成”,将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致。正如法师自我表白的那样,“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静、冲逸之致也”。弘一法师的书法,能如此臻于化境,是与他平时注意人格道德的修养分不开的。他以高标的操守升华了书法的真正内涵,正如法师自己揭示的那样,“朽人的字就是法”,“无论写字刻印等,皆足以表示作者之性格。此乃自然流露,非是故意表示”。法师能成就古今绝无的“弘一体”,还因他将中国书法艺术依西洋画图案之原则,以西洋画形象美学理念,“自意创新”,别开生面,提出了新的书法审美取向。在清凉超尘中富有乐感,以无态备万态,建树了书艺与人格的高峰。当年鲁迅、郭沫若等现代文化名人以得到大师一幅字为无尚荣耀。启功有诗赞美他:“吾敬李息翁,独行行最苦。秃笔作真书,淡静前无古。并世论英雄,谁堪踵其武。”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