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艺术被招安前途无望吗

[来源:广州日报]  [2013/8/26]
反方

画家、文艺评论家 陈丹青:

出来当官,不意味艺术完蛋!

方力钧出任国家画院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这是好事情。方力钧出来做事,无可非议。圆明园时代早已过去了,当代艺术地下状态结束了,体制内外的那条线模糊了,这是真的与时俱进啊!

几年前中国艺术研究院成立当代艺术部门,我给叫过去捧场,说了几句调侃的话,因为两边都是同学晚辈,很熟嘛,结果被媒体渲染,说我骂他们“招安”了。其实,大家都明白,今天你不被这边招,也要被那边招,都是圈内人。但现在体制内外都很明智,好几家美院开设实验艺术系,官家也纷纷设立当代艺术机构,顺理成章,没人反对,没人惊讶。当然,不论你怎么解释,这都是机会主义,是承认现状,积极回应,欧美也有这个过程。

要不要进入体制,出任职位,是艺术家自己的选择。所有艺术家最后都希望被承认,只不过每个人的心态和追求方式不一样。方力钧付出了很多代价,他在圆明园画家村的日子相当苦,现在的年轻人体会不到。情况好转后,他开过餐馆,如今又出来当主任,这需要勇气,圈子里,你开个餐馆,当个角色,是要被人骂的,可要是你什么都没有,人就欺负你。

我到了不合作也活得了的年龄,我仍然认为,任何真的创新、独立,都跟主流之间保持距离和张力。毕加索说,必须将艺术家变成被驱逐的人,这样才能出现真正自由的艺术。可是,毕加索早就被承认了。出来当官,不意味艺术完蛋。徐冰当副院长,照样干活,我喜欢他弄的铁凤凰和投影董其昌。我不关心艺术当代不当代,“当代”是句空话。我关心作品是否足够有意思、足够个人化。前些天看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一个庞大的回顾展——“时代肖像”,几乎囊括了体制内外所有牛逼艺术家。重要的是作品,不是身份。有职务没职务,体制外体制内,在好作品面前,都不算的。

今天的艺术家比以前选择多得多,或者说,所有反抗最后都会被消解,然后期待新的反抗。你不是在体制内,就是上拍卖行,都是权力游戏。时代确实不同了,今天的年轻人比方力钧他们要现实多了,他们很清楚选择哪张门票进入权力系统。但这种情况跟国外没法比。美国德国英国,哪有“国家画院”啊!所有艺术家都是个体户。当代艺术是舶来的,但当代艺术家在中国的身份转换,百分之百中国特色。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美协

当代实验艺术委员会委员 朱青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艺术家成功了自然受重视

当代实验艺术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现代文化的必要组成部分,而且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影响,为中国国家形象的塑造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其中,有不少艺术家,包括方力钧都做出了突出贡献。如今他们已经功成名就,最后获得国家的认可,给予一定的社会地位,进入国家画院之类的体制内机构担任领导角色,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的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两年前,中国美协成立当代实验艺术委员会,也受到了一些人的诟病。其实,他们不知道,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就是美协主办的。在经过一段时间排斥当代艺术、实验艺术之后,美协又回到了正确的道路上来,我们应该欢迎。纠正这一错误,是跟世界文明潮流的方向统一了,符合国家现代化要求,又干“招安”什么事呢?

当然,以实验艺术为核心的当代艺术注重当场性和当下性,并不是过去做过实验艺术的人,他就永远是当代艺术家。我想,应该期待成功的艺术家通过他们的职位和影响力,为正在进行的实验活动和正在出现新的艺术家和实验艺术教育做出他们新的贡献。期待方力钧在国家画院为推动当代艺术的社会影响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油画家 王华祥:

别被批判思维遮蔽了艺术本体

我们都清楚,人和人、人和社会、人和国家,说到底是一种互动的关系。因此,“被使用”总是一件好事。方力钧出任国家画院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正表明了他的重要性。同时,当代艺术,或者方力钧式的这种艺术,是由西方推出来的,他被体制接受,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因此也是国家进步的一种标志。“招安”恐怕不完全是一个负面的词语,从政府的立场看,当然要做招安的事情。

有人认为方力钧的形象跟国家画院似乎很不搭调,这未免是戴着有色眼镜看问题。十八、十九世纪的美术学院,是最保守的象征,但后来经过多少次的变革,今天的美术学院跟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国家画院并非只能墨守成规,他有意识地利用一些当代艺术,或者它自身努力当代化,你偏要人家固步自封,说不过去吧?

艺术家进入体制,对他的创作也未必就是一种钳制。他的立场或许会发生一些改变,进入另一个创作时期,但不见得对艺术就是一种伤害。只是,他可能会离开某一个以前很亲密很熟悉的群体,因此导致某些人对他有所诟病,甚至深表愤怒。但是,艺术跟某个人群没有必然联系。从某种意义上讲,任何个体都必须跟社会合作,而这个社会最强大的主体就是政府。古代很多杰作也同样是为当时的主流阶层服务。所以,对方力钧自己而言,进入体制未必就是坏事。

虽然,在西方,当代艺术跟主流永远是对立的,强调反世俗、反权威、反继承,反一切成为权力或习惯的东西。但实际上,当代艺术并不是过去中国人的“革命”概念,把艺术和革命简单地联系在一起,往往会遮蔽、掩盖了艺术本体,简单地将艺术问题归结为批判、对立的问题。
西汶艺术网
有些网友说方力钧这样做是出于个人利益的考虑;也有人说方力钧看到当代艺术不行了,所以做出被“招安”的选择;还有人认为,尽管方力钧很聪明,但个人和体制相比,是很渺小的,所以他愿意被“招安”。其实,当一个人成为公众人物的时候,他不可能满足所有人对他的期待。方力钧做出来的当然是对他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将来会如何恐怕不好预料,现在做判断也还为时过早,不如等待时间去检验,看他到底怎么做。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