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藏二代:不想把收藏当成主业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2013/9/6]
他们可以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可以是创业大军中的一员,偶尔也扮演着T台上的主角,闲暇时间还必须是听家里的那个“老古董”授课的学徒。但是,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来自一个个收藏的家庭,并有着一个共同的称号——“藏二代”。

改革开放后出现的一代收藏家虽手有藏品上千,却正步入中老年,他们也与企业家一样,面临衣钵传承的问题。而这些收藏家的子女们,表现出了不同的生活状态。而人们口中的“藏二代”如“富二代”一样,包含了子承父业的“藏二代”和空有名号但未参与收藏的“藏二代”。“藏二代”可以站在父辈的肩膀上,更纯粹、更专业地看待收藏。“藏二代”也面临多种选择和压力,走进了不同的行业和领域。而不变的是,他们都受到收藏艺术的影响。

孩子要走自己的路

有着32年收藏史的陈洪宇,藏品已有上万件。陈洪宇的女儿今年24岁,却对收藏没有兴趣,在陈洪宇看来,“我们父女俩是传统和潮流的碰撞。”

陈洪宇从小就注重培养女儿在收藏方面的兴趣,而女儿对书画收藏的兴趣,仅限于小学上美术课的阶段。用陈洪宇的话说,“她好像可以看到美术课和书画里那些美的东西。”一次偶然的机会,还在上小学的女儿担任了同学们服装走秀的设计,从此她爱上了服装设计,大学期间女儿又选择了工艺美术。她对收藏不感兴趣,和父亲的博物馆之约相比,她喜欢去看服装展。

陈洪宇认为把书画留给女儿,要远比留房子、车、钱有意义。但是,这没有得到女儿的认同。

他告诉记者,今年二月,他与女儿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

“这些都是国粹,有它自己专有的艺术表现形式。”陈洪宇说。

“爸爸,你这些东西我都看不上,我真的很喜欢服装设计。”

“我并不否认时装也有艺术的一面,但是你可以找到它们的异曲同工之处,在国粹中汲取更多艺术精华。”陈洪宇说。
西汶艺术网
这场对话没有陈洪宇想象中顺利,女儿依旧坚持着对服装事业的热爱,陈洪宇也深知孩子有自己要走的路。现在,闲暇之余他都会整理一下收藏的书画,分成普通书画和精品书画,想把精品留下来,和十几位志同道合的藏友办一个展馆。

谈到今后的收藏,陈洪宇表示:“我经常到各处看书画,但是一想到藏品无人传承,就很少再出手,想到多年的收藏经验无处传授,就会心痛。”

这些瓷器自己观赏

作为乌鲁木齐收藏家协会会员的陆国庆,收藏字画、古书、瓷器已有20多年。陆国庆的孩子,已经28岁了,正在读版画专业研究生。谈到收藏对儿子的影响,他说:“字画对他是有影响的,因此他自己选学了绘画艺术。但很可惜他对收藏没什么兴趣。他喜欢的还是他自己的专业和动漫艺术。至于古瓷器和古书收藏啥也不懂,也不想学。”

现在,陆国庆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听说哪里有好的藏品,一定会亲自前去观看,但基本不会再出手购买,仅限于欣赏和交流。遇到好的藏品,他往往安慰自己:“我们玩收藏的玩的就是缘分,只要通过藏品提高艺术修养就可以了。”

回到家里,陆国庆最常做的就是摸摸收藏的瓷瓶,尽管早已观赏过很多遍,还是会如当初入手一般从瓷胎、瓷型、釉色一点点看起。而这些令陆国庆十分喜爱的藏品,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将会越来越短,“这些藏品,会留一两件给儿子做纪念,至于其他的藏品也只能做妥善处理。”

不想把收藏当成主业

作为上班族,杨一帆受到父辈的影响,闲暇之时成了一位收藏爱好者。杨一帆最近一次参与大型的收藏活动是今年本报举办的首届藏友珍品展示交易会。他带来父亲的部分藏品。

杨一帆的父亲年轻时就对收藏感兴趣,瓷器、书画、古书等各种杂项。父亲的藏品越来越多,家里的钱却越来越少,只好开了一家小小的古董店“以藏养藏”。

杨一帆说:“父亲开店那几天,很心疼自己的藏品,几乎不跟我们说话,在店里时,不停摸摸这个瓷瓶,看看那幅画,每天都很晚才回家。”

在父亲的影响下,他对收藏略知一二,但是并不打算子承父业。

“收藏更多的是对文化的一种感受和传承,我感受过了,就可以了。生活在现在这个社会,还是要有自己的工作,我不想为收藏花光了积蓄,过‘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生活,所以收藏只能当成我的一个业余爱好。”

我是“创二代”

“我觉得自己像是‘藏二代’里的‘创二代’,后者是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张丽媛这样说。

27岁的张丽媛,是乌鲁木齐收藏家协会会员张丛林的女儿。受父亲的影响,她对收藏十分着迷。7岁时,她就开始收藏美少女战士卡片、糖纸、形状各异的小盒子,而父亲收藏的是玉石、像章、邮票,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收藏更专注于玉石收藏。

初中开始,张丽媛就帮父亲看店。一位福建人进店把一袋玉石在她面前一字排开。她被一个黄、黑、白三色,雕有钟馗刺蝠的手把件吸引住。当时福建雕工大家不怎么认同,人们也更倾向于纯净的玉石,她却大着胆子花2000元收下。待父亲回家后,张丽媛把这件玉把件拿出来,准备接受父亲训斥。“没想到父亲一看就说,我收了个小宝贝,这是一个福禄寿。”当天下午,这个把件就被人花8000元买走。

旅游专业出身的张丽媛毕业后做了一年导游,2008年,她带团去可可托海,到富蕴县后,她就一门心思往奇石摊位前钻,30元的芙蓉水晶、小石头,不知不觉身上的工资就全变成了石头。

张丽媛瞒着爸爸干了一件大事。2013年7月23日,她在伊犁开了自己的店面,里面是她积累了十几年的藏品。“把一些藏品处理掉,再用所得资金收入自己更加喜欢的藏品。很多人都说我是‘藏二代’,我压力很大,我想自己开创收藏的道路。”张丽媛说。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