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永宣青花:笔墨晕染出文人情怀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12]
[img]uploadpic/20139/2013091251150169.jpg[/img]宣德青花缠枝花纹天球瓶

[img]uploadpic/20139/2013091251152557.jpg[/img]宣德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

[img]uploadpic/20139/2013091251155413.jpg[/img]永乐青花菊瓣纹碗

北京 陈润民

明代永乐与宣德两朝,是明初国力比较强盛的时期,政局稳定,城市经济与对外贸易的发展,刺激了包括瓷器在内的手工业生产的繁荣,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景德镇是全国的制瓷中心,御窑厂烧造的永乐、宣德青花瓷器,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具有很重要的历史地位。它与明代其他各朝的青花瓷器相比,其烧制技术达到了最高峰,成为我国瓷器名品之一,也是明清青花工艺的典范,其成就被称颂为“开一代未有之奇”。《景德镇陶录》评价宣德瓷器:“诸料悉精,青花最贵。”

永宣官窑青花烧造数量上也是空前的,但宣德朝数量要远远超过永乐朝。仅景德镇御窑厂的瓷窑在宣德年间就增至58座,据《大明会典》记载,宣德八年(1433),朝廷一次就下达了要景德镇烧造龙凤瓷器四十四万三千五百件的任务。其中青花占大多数,并成为生产的主流,由此可见其烧造规模、数量之大。产品不仅供宫廷日常生活之需,而且也作为商品大量行销海外,以及对国外入贡者的答赠,成为东西文化交流的见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民窑青花大都比较简洁概括,实力与质量上略逊于官窑,釉面欠滋润,常有缩釉现象。有的过于厚重,不注意修胎,画法奔放自如,用笔较草率,画面构图简略,很讲究意境、情趣,充满了民间生活气息,活泼而有趣味。
西汶艺术网
另外,明宣德皇帝朱瞻基和王皇后对艺术品具有浓厚的兴趣,宣德帝本身在诗、书、画及游艺等方面具有很高的艺术才能,明沈德符《野获编》、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清刘体仁《七颂堂识小录》等均有记载,能诗善画,且有大量作品留世,如《武侯高卧图卷》、《万年松图卷》、《莲蒲松荫图卷》、《苦瓜鼠图卷》等作品。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手工艺方面的发展,除了瓷器,宣德朝的铜器、珐琅、雕漆及织绣、绘画等,俱能成就辉煌。

永乐青花缠枝莲纹烛台

永乐青花折枝花果纹梅瓶

永宣青花胎体精密细腻,胎质洁白坚硬,薄厚适度,摆脱了元代厚重风格的影响,梅瓶、大盘、大罐多是无釉白色细砂底,用手抚摸十分光滑,足边有火石红斑点。中小件器物是釉底。釉面肥厚滋润,光泽柔和不刺眼,多白中泛青,俗称“亮青釉”。有酷似桔子皮一样的桔皮纹,这种特点在清代很难仿造成功。极少数有开片。釉中气泡密集,大小不一。永宣青花之所以被后人推崇,无疑与当时所用的青料有很大关系。青花用料有进口、国产两种,往往是根据纹饰的不同而决定使用哪种钴料描绘哪个部位的纹饰,从宫中传世品来看,官窑青花瓷器基本以进口料描绘为主。这种进口青料来自波斯,叫苏麻离青(亦称苏泥勃青),是郑和下西洋带回来的。明万历年间王世懋《窥天外乘》一书记载:“我朝则专设于浮梁县之景德镇,永乐、宣德年间内府烧造,迄今为贵,其时以棕眼甜白为常,以苏麻离青为饰,以鲜红为宝。”明确记载了永乐、宣德时期青花瓷的用料为“苏麻离青”。清代蓝浦《景德镇陶录》也曾提到。苏麻离青与国产料在成分上有很大的不同,据化学分析,这种进口青料别具一格,含铁量特别高,含锰量低,故称“高铁低锰”料。烧出的瓷器呈色黑蓝,深沉浓艳,有着自然晕散的艺术效果,料色熔融在釉中,好似深入胎骨一样,给人以凝重之感。特别浓色处往往出现银黑色结晶斑点,在一定光线下有锡光色,而且呈三角形结晶,用手抚摸釉面凹凸不平,成书于清代的《南窑笔记》宣窑中讲宣德青花“宣窑一种,极其精雅古朴,用料有浓淡,墨势浑然而庄重,青花有渗青,铁皮锈者”。用这种青料描绘的纹饰具有中国画的水墨韵味,被视为无法模仿的特色。同时,工匠们熟练地运用不同含量的青料,烧制出色调不同的青花,令人赏心悦目,如蓝地白花、淡描青花等。青花的制作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明王士性《广志绎》中载:“本朝,以宣(宣德)、成(成化)二窑为佳,宣窑以青花胜,成窑以五彩。”明张应文《清秘藏》论窑器中描述:“我朝宣庙窑器,质料细厚,隐隐橘皮纹起,冰裂鳝血纹者,几与官、汝窑敌。即暗花者、红花者、青花者皆发古未有,为一代绝品。”清乾隆年间朱琰《陶说》谈宣德窑:“按此明宣窑极盛时也,选料、制样、画器、题款无一不精。”以上两本书均对宣德青花有很高的赞誉。另外还有许多明清文献对永宣青花在造型、釉色、烧造工艺及艺术特色等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描述和评价。

永宣青花造型继承元代、洪武时期的传统式样,并在原有基础上加以创造和改进,品种多种多样,在明代也是首屈一指的,十分富于变化。主要是日常生活用的餐具和陈设瓷,常见有盘(敞口、撇口、折沿、菱花口),碗(撇口、花口、墩式、鸡心式、合碗、卧足碗、高足碗、十棱高足碗),压手杯,高足杯,瓶(梅瓶,小口微撇,肩部丰满,瓶体肥胖与元代比颈部粗而短,玉壶春瓶、胆瓶、贯耳瓶、四方倭角瓶、葫芦瓶、大天球瓶、绶带耳葫芦扁瓶、扁瓶),罐(壮罐因上下粗壮而得名,是永乐朝的典型器。轴头罐、蟋蟀罐、盖罐、直口罐、出戟盖罐),鸟食罐(瓜式、竹节式、盂式),双系小盖罐,永乐首创。花盆(海棠式花口盆、八棱花盆、四方花盆),水仙盆,折沿盆,壶(如意耳扁壶、背壶、梨形壶、执壶、茶壶、藏草壶、僧帽壶),洗(花口洗、卧足洗、菱花式洗),砚滴、笔管、灯、水盂、盏托、军持、花浇、钵、盒、豆、爵、石榴尊、长方炉、三足筒炉、镂空香熏、鱼缸等。盘类最具代表性,有敞口、敛口和折沿口,折沿口中又分圆形口和菱花式的,一种造型有多种尺寸,小的十几厘米,大的近80厘米。一束莲盘传世最多,无论大小极少见塌底现象,胎体都比较厚,足墙不是很高,墙内敛,里墙外斜,无法用手抓起,为无釉细砂底,清仿有釉底和砂底两种,釉底多写本朝年款。宣德青花有的小梅瓶、小罐及尊、渣斗呈台阶底。除此之外,当时受外来文化的影响,以及对外贸易的频繁往来,许多造型模仿西亚地区的金银器、玻璃器和陶器的器物,如天球瓶(瓶颈短粗,上阔下敛)、花浇、鱼篓尊、盘座(无挡尊)、折沿盆、八方烛台等。这些带有伊斯兰风格的瓷器在永乐朝曾大量烧造。整体风格雄伟浑厚、庄重古朴,大件器皿增多,相对于盘、碗、碟类器物来说制作难度要大得多,胎体均为上下分段制作,然后粘接而成,修胎仔细,很难看到接痕,胎体厚、制作非常规整,比例协调,没有变形现象,说明成型技术和烧成技术都十分成熟,大盘底足浅,足下部内敛。小件器物以永乐朝为代表,精致细巧,厚薄适度,各部位处理严谨得当,具有典雅、清新秀美的艺术风采。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