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谈杨之光先生和新人物画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13]
二、创业时期(1953一1977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一时期,杨之光从一个普通教师成长为广州美术学院的中国画系的主要教学骨干和负责人,创作上则有50年代和70年代的两度辉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从 《一辈子第一回》到 《雪夜送饭》1953年,杨之光被分配到武昌,参加中南美专的筹建工作。中南美专是当时华中、华南地区惟一的美术专门学校。它和中央美术学院一样没有国画系,只有“彩墨”画课。(10)在选择面前他犹豫过。坚定于中国画的大师兄关山月和黎雄才给他鼓劲,说中国画可以“反映现实”,还能通过写生“发展新技法”。

《一辈子第一回》(1954年),是杨之光工作后的第一幅创作,刻画了主人公“刚领到选民证时脸上和双手激动的心情”(11),创作过程中四易其稿,但一炮打响,入选第一届全国美展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获得武汉市“向科学文化进军奖”。普选“是新中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事件,用杨之光的话说,它"标志着人民翻身的伟大胜利”(12),在众多同一主题的作品中,《一辈子第一回》以简洁、鲜明,质朴、真实脱颖而出,赢得了美术界和社会的首肯。画家最初是从他同学的母亲把选民证藏在盒里、锁在抽屉里的情感经历得到启发,联想到太行山区妇女“把钱摺得整整齐齐放在手帕里,兴致勃勃地去赶集”的情景,构思出这一细节。某位老先生曾批评《一辈子第一回》“取半身的构图不是中国画的特点,而是宣传画”。他觉得像宣传画也没什么不好,便用国画形式创作了一幅题为《耐心教,虚心学》的宣传画作为回敬。1956年夏,杨之光的写生作品因吸收水彩方法而引起争论,有人提出“杨之光的画到底算不算中国画”的问题。他回答说:“如果说杠杆的两头一边是‘生活’,一边是‘传统',那么,我的态度肯定是侧重在‘生活’”,这是他的基本思想,也是他这一代人的基本选择。

50一60年代,苏俄绘画是惟一可以看到和自由借鉴的外来艺术。列宾、苏里柯夫成为美术院校师生崇迷的对象。决心要改造人物画的杨之光有一个惊人之举:用生宣纸和国画颜色临摹了列宾的油画《萨布罗什人写信给土耳其苏丹》他的想法是,“传统中国画在塑造多种形象、多种性格的人物方面是一个明显的簿弱环节。虽然古代有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像》,近代有蒋兆和的《流民图》等可举例,但毕竟太少了,更多的是千人一面,缺乏性格及程式化的。克服千人一面,恢复生活中的千变万化,我认为只有学巡回画派在生活中艰苦地收集形象素材,创造动人的典型形象。”(14)。对生宣性能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临摹列宾刻画了20多个剽悍哥萨克形象的巨作,是多么困难的事。但他居然临摹得形神俱似!

1958年有三件事,使杨之光终生难忘。一是他被下放到湖北周矶农场劳动锻炼,尝到了体力劳动的艰苦:二是中南美专南迁,扩建为广州美术学院;三是作品《雪夜送饭》荣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

《雪夜送饭》描绘了大跃进时代的一个普通镜头:下放干部冒雪为夜耕的拖拉机手送饭。在农场,杨之光亲尝了劳动的艰苦,也体验了被美好乌托邦式理想激励的高昂劳动热情。在劳动间,他坚持画“速写日记”,获得了大量素材。《雪夜送饭》前后画了两幅,第一幅用水彩,描绘“送饭者证在端饭给拖拉机手”(15),第二幅用彩墨——把行进的拖拉机推到远景,集中刻画两个送饭的下放干都。为了保持传统绘画风格,他用手提的马灯暗示黑夜。从肖像式的《一辈子第一回》到情景交融的《雪夜送饭》,可以看到杨之光创作主题的一贯性,又可以窥见他在风格上向传统靠拢的趋势。

2、敦煌考察、深入生活和批斗改造

60年代对杨之光来说是喜悲交替的。喜的是他在教学、科研和创作上都有了很大迸展,悲的是遇“文革”、受迫害,中正了艺术活动。

三年困难时期,“左派幼稚病”有所抑制,思想环境有所宽松。

在文化艺术界,人们在谈政治、内容、共性、革新的同时,也敢较多地谈艺术、形式、个性和传统了。1961年,杨之光约了几位同事,不顾饥肠辘辘,跑到敦煌考察。他回忆说:“当我们下了火车,改坐汽车在茫茫的沙海中驰往敦煌途中,偶尔望见远远出现的沙漠幻影……兴奋得将疲劳一扫而光。”到了敦煌,“我们就一头栽进洞里不想出来了。”(16),他临摹了《张议潮出行图》等大幅壁画,选摹了许多人物、动物形象,甚至用剥落的墙皮复制一些原作局部。在大气候仍是“厚今薄古”的艺术界,杨之光对敦煌古迹的这种热情,在同行中是不多见的。这使我们看到了他思想的另一面对民族文化和传统艺术的认同。

1962年,杨之光带学生到海军某部进行毕业创作实习,又随广州京剧团到汕头慰问某部队,画了一批速写和由速写加工成的创作。著名的有《浴日图》、《慰问演出之前》及组画《水兵在欢笑》等;1964年,又到空军某部深入生活,创作了《飞行员高光飞》、《夜航队》《空军组画》等,其中肖像作品都是直接以毛笔、宣纸写生。用水墨画闪光的甲板、钢炮、飞机和笔直的跑道,“在传统技法中找不到可借鉴的经验”(17)。然而杨之光喜欢面对这种挑战,他对学生说:“我是有意找麻烦来了”。他用明暗法表现探照灯下的跑道,用倒影刻画明亮的甲板,用泼墨画水兵的衣服,用齐白石画水的方法画海……此外,他还到工厂、农村、堵海造田工地体验生活,画速写,创作了《缫丝女工队》、《民工乐手》、《不爱红装爱武装》等作品。

1966年冬,杨之光成了“牛鬼蛇神”。先是“白专典型”、“反动学术权威”,随之而来的是“政治问题”——因为去过台湾,又“潜回大陆”,必是“美蒋特务”!有口难辩和无休止的审查批斗,逼得他几乎失去了生活的勇气。

页码1 2 3 4 5 6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