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文物挖宝人的38年求奖路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13]
如果不是38年前在自家柿树园中挖到文物后上交,农民霍想雨的人生可能是另一番模样。在走上漫漫的“求奖励”之路后,他至今没能得到想要的100万元物质奖励。当年挖出的“宝贝”,似乎也成了他人生的负累

法治周末记者 闫格
西汶艺术网
发自河南郑州、襄城

9月5日上午,在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霍庄村,法治周末记者见到霍想雨时,年近花甲的他脸上透出疲惫的神情。

38年前,霍想雨无意中从自家柿园中挖出了一组西周时期的文物。依据我国文物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于是,霍想雨将这组文物上交给了河南省博物院。

然而,这次在同村村民眼里“挺光荣”的意外,却让他从去年开始,频繁地奔波在郑州与襄城县之间,希望得到文物主管部门对他的奖励。

“哪怕有一张奖状也行。”操着浓厚的方言,霍想雨不止一次地说。

但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河南省文物局、河南省博物院皆表示,政府早已给予过霍想雨奖励。

河南省博物院办公室主任信木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程序上来说,奖励当时就处理完了,现在(要奖励)是霍想雨个人的问题。”

然而,霍想雨却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直到现在,他只得到河南省文物局的一份回复。回复中,文物局对他“表示敬意”。

“不知所踪”的许诺

“挖到宝贝”的日子,即便已经时隔38年,霍想雨至今仍能脱口而出。

1975年12月3日,刚满20岁的他正在村里自家房屋后的柿树园挖土积肥,不经意间,铁铲碰到了一些硬梆梆的东西。他顺势挖了下去,最终,共挖出了15件沾着泥土的坛坛罐罐。

霍想雨将这些东西带回家,放在了堂屋的桌子底下。

当晚,霍想雨的父亲发现,放在桌子底下的这些东西有些不寻常。

据霍想雨的父亲回忆,那晚,他因参加生产大队会议晚归,刚推开门就看到桌子底下似乎生了一堆炭火,“发出红彤彤的光”。
西汶艺术网
一时间,“霍想雨家挖出神物”的传言在霍庄村不胫而走。第二晚,不少村民围在霍想雨家门前,想见识见识这些“能在黑夜里发光的神物”。

此时,霍想雨的一位长辈说,这些都是古物,是老古董,要好好保存。将信将疑的霍想雨,带着其中的一件来到距离霍庄村较近的漯河市一家古董店,希望古董店老板能帮他鉴定物件的来头。

谁知,老板取过物件细细看过后,将其又还到霍想雨手中。霍想雨回忆道:“他一边告诉我,这个东西太珍贵了,他们不敢收,一边找了几张旧报纸,一层层地将物件包裹起来,让我好好保管。”

霍想雨茫然地捧着这一物件回家后,才知道自己离开古董店不久,古董店老板便打电话给河南省博物馆(即现河南省博物院)。而他手里的这个物件,有个文绉绉的名字——铜爵(古代饮酒用的一种酒器)。

1976年1月下旬,河南省文物主管部门派文物工作队专家郑杰祥一行人来到霍想雨挖出铜爵处进行发掘清理。铜爵等物件出土的区域,被认定为西周初期的一座墓葬。而霍想雨挖到的,正是这座墓葬中的陪葬品,包括十件青铜器、两件玉器、两件陶器和一件瓷器。给人“发光”之感的,是其中的瓷器。

随后,霍想雨与几位同村村民,在专家的指导下,参与了挖掘清理工作,清理出狗骨架与数十枚蛤蜊壳。

作为唯一一位省级文物专家,郑杰祥又将霍想雨挖出的15件文物从家中搬出,摆放进墓穴,并在拍照、绘图后将文物全部带走。

霍想雨称,临走前,郑杰祥不仅许诺要给霍想雨精神与物质奖励,还答应为霍想雨安排工作,并给生产大队一台拖拉机。

但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23日,有媒体记者陪同霍想雨到郑杰祥家时,对方尽管表示“当时啥(奖励)都没给”,却并不承认当时许诺过要给霍想雨物质、精神奖励。

工作也是一种“奖励”

霍庄村民委员会证明,上交文物,并未给霍想雨带来任何报酬和奖励。

而霍想雨挖出的15件文物,如今保存在河南省博物院。9月6日,法治周末记者来到河南省博物院时看到,其中两件目前正在第三展厅展出。

1977年,由于这一墓葬的发掘,许昌市开展文物培训班,霍想雨参加了这一期培训班的学习。此后,霍想雨开始了一段别样的生活。

在霍想雨向法治周末记者提供的证明中,曾在襄城县文化馆工作的张子文写道:“1977年到1979年,襄城县搞文物普查、展览工作时。由于文化馆人员不足,便从其他单位抽调四五个人协助工作,霍庄村村民霍想雨因挖出一批珍贵文物,交给上级文物主管部门,对文物保护工作贡献较大,他作为唯一一名农村社员参与了该项工作。当时文化馆没有给该同志任何报酬,只是生产队给记工分。在此工作最长两个月,短者三五天,不需要时就叫他回家务农。其间,时断时续两年有余。”

“出力不讨好。”霍想雨提高了语调,“当时交通不便利,我靠两条腿走路,挨乡挨村地去劝老百姓上交祖传的文物。”

而据霍想雨称,当时很少给予捐献文物者以物质回报。他记得,在自己的劝说下,当地村民曾捐献出“祖传唐三彩”与一把“七星剑”。如今,因没有得到回报,捐献者也埋怨霍想雨。

不过,这段时期在河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付玉林口中,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解释。

“(霍想雨)主动上交文物,觉悟比较高。当时,襄城县文化馆搞文物普查工作,允许他参加许昌地区文物普查培训班,他还在县文化馆工作了一年多,这应该是一种奖励。因为他作为一个农民,如果不是认可他的行为,怎么能叫他去呢?”付玉林如是说。

随后,付玉林又出示了郑杰祥提供的《关于清理襄县霍庄村西周墓情况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在《说明》中,郑杰祥写道:“当时襄县文化馆为表彰霍想雨同志对保护这批文物的贡献,招聘他参加了县文化馆的文物工作,又派他参加文物培训班,以利于从事文物工作。”

据付玉林的说法,霍想雨曾在县文化馆搞文物普查,工作一段时间后,他离开文化馆并回家务农。因年代久远,河南省文物局难以寻找到经历过此事的相关人员,也查找不到相关档案,因此难以了解霍想雨离开县文化馆的具体原因。

而在霍想雨的阐述中,他坚持称自己是“临时到县文化馆帮忙,并不算安排工作”。对此,付玉林表示:“上世纪七十年代哪有正式工作,都是先安排工作,等待转正。结果他还没等到转正就回家务农了。县文化馆工作人员也都是一边工作,一边下地干活挣工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