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破四旧运动中人民大会堂文物何以保存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23]
“文化大革命”中,社会上兴起一股“破四旧”思潮,许多文物被当做“封、资、修”遭破坏焚毁。造反派竟然盯上人民大会堂陈列的珍稀文物,提出要当做“四旧”通通砸烂。国宝级文物眼见就要遭灭顶之灾!民族文化瑰宝何去何从?当时,我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遵照周总理指示,将人民大会堂的文物撤下来封存,进行“红色革命化”,避免了一场劫难。

周总理坚拒破人民大会堂“四旧”的无理要求

1966年9月的一天下午,我接到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童小鹏的电话,要我17点钟赶到人民大会堂,周总理在二楼会议室见我,主要是交代人民大会堂的“红色革命化”布置工作,具体情况到那里再说。我不敢怠慢,及时赶往人民大会堂。

那时,社会上盛行一股“破四旧、树新风”的无政府主义思潮。一些中学的红卫兵和大专院校的造反派,肆意横行,到处进行打砸抢活动,许多文学书籍和历史文物惨遭焚毁和破坏。我在赶往人民大会堂的路上,看到一群群的“革命小将”正在捣毁北京街头竖立的各处路牌、路标,说是要给北京的大街小巷重新定名。

我按时来到人民大会堂,见到了大会堂管理处的刘剑副处长和朗雷鸣副书记(当时人民大会堂归国管局管)。刘剑对我说:“我们已经接到总理办公室的通知,知道局里派你来参加人民大会堂的工作,你休息的房间我们已经安排好,并派陆学贵科长配合你,有事你就交给他办。”接着他的话,我问起大会堂的具体工作任务。他说:“你的工作我们不清楚,你去直接问总理。今天总理在大会堂接见外宾和造反派头头,现在还没有走。”

我来到大会堂二楼会议室门口,遇到中办警卫局警卫处副处长成元功,他是总理的老卫士长。我向他说明来意后,他对我说:“总理还在与客人谈话,你得多等一会儿。”我说:“总理要我来的具体任务是什么?”他说:“可能是要你将大会堂重新布置一下,多搞些毛主席语录、诗词之类的东西,装饰一下环境。”他还对我说:“上午总理接见了北京高校造反派的四个头头。他们当面向总理发难,说大会堂里到处都是‘封、资、修’的东西,是破铜烂铁,是‘四旧’,通通应该砸烂。如果人手不够或下不了手,院校可以派革命师生帮助清除。总理当即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这才打电话让童主任通知你来的。”

听了成元功的介绍,我大致了解了来大会堂的工作任务,看到周总理实在太忙,就先离开了二楼会议室。

晚饭后,我和大会堂的陆学贵一起,从三楼开始一个厅室一个厅室地查看,谋划着哪里应该张挂毛主席像和诗词、语录展板,哪里的古董、国画、文物需要撤换。有些青年服务员见我们要更换厅室的陈列物品,随意地说道:“这些东西都是‘四旧’,早应该砸烂和焚毁。”听了他们的议论,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大会堂各厅室、各处陈设、悬挂的艺术品,都是1959年人民大会堂建成时,各省、市、自治区选送的珍品,是国宝一级文物。许多珍品是经过周总理亲自审视后确定的。我也参与过检验工作,对它们的出处、质地、工艺、价值十分熟悉。这批珍贵的文物一旦处理不好,将会给国家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想到这里,我立刻想到了周总理,我必须立刻向他请示。

我又一次来到大会堂二楼会议室门口。周总理还在那里办公,我在门口的椅子上一直坐等到深夜。后来,我见成元功从屋里出来,忙上前询问。他说:“总理办公一直到现在都没休息,已经很疲惫了。”我说:“既然是总理要我到大会堂来,我就要对工作负责任,总理忙我不打扰他,就请你进去转告总理,一是告诉他我已到大会堂开始工作了,二是请示一下大会堂撤换下来的文物珍品如何处置。”成元功看我焦急的样子,回身轻轻推开了会议室的房门。我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深夜2点。当时我既为自己在这个时候打扰周总理的唐突之举深感懊悔,又为周总理鞠躬尽瘁,为人民日夜操劳的精神所感动。不一会儿,成元功走出会议室,对我说:“总理让我转告你,大会堂撤换下来的东西先保存起来,一切等到运动后期处理。”听了这句话,我悬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心情一下轻松了许多。

第二天,我向大会堂的领导传达了周总理的指示,得到他们支持,并一同验看了地下室准备保存物品的房间。此后,大会堂的员工们开始撤换、包装、造册登记等繁杂精细的清理文物工作。他们将这些珍贵文物,分厅室编号,一批批地存放到大会堂地下室的十几间库房里,按照周总理指示妥善保管起来。

受命“红化”人民大会堂

在大会堂“红化”布置工作中,除了大会堂的陆学贵协助我开展工作外,还调来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部分师生配合我。我负责设计语录、诗词等展板的内容、字体和尺寸,由工艺美术学院负责制作,大会堂的工作人员负责清理场地和张挂。我把“红化”的重点首先放在大会堂的正门和北门,按照先外后内、先大厅公共场所后厅室过厅的顺序开始策划布置。

大会堂正门廊柱两边外墙上,原有许多工艺精美的砖雕,为了保护这些砖雕,体现“红化”成果,我设计了两面长方形的大标语牌,遮盖了整个墙面。南边的一条是: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北边一条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两条标语的制作,采取框架式有机玻璃贴面工艺,框架四周内镶饰灯光。巨幅灯箱标语制作安装完工后,夜晚与天安门广场的华灯同时绽放,交相辉映,溢彩流光,十分壮观(该灯箱标语于1976年10月中旬粉碎“四人帮”后被拆除)。灯箱标语完工后,人民大会堂对面历史博物馆的陈大章(他是博物馆美术组组长)找到我,提出历史博物馆应与大会堂一致,也要“红化”门面,在博物馆正门和北门各搞两幅标语。我向他介绍了大会堂“红化”方案,他回去后也很快搞出了巨幅标语“红化”博物馆。

一进大会堂正门,有四座前厅大门,大门之间的墙壁上设计悬挂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巨幅油画像。

中央大厅里需要安放一尊毛主席站立招手的巨大塑像。经领导同意,毛主席像的塑造任务交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师生创作完成。他们将毛主席塑像的小样呈报给周总理审阅,得到批准。该像制作非常成功,面容、形态、人体比例都十分完美贴切。在安放毛主席塑像的后面,是万人大礼堂正门,中央两座大门之间的墙壁上原有一幅周总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题词。我考虑毛主席塑像背后衬周总理的这幅题词不大妥,就在塑像的背后加入一座大红屏风,屏风下面摆满鲜花。后来,周总理指示摘掉墙壁上他的题词,同时也撤除毛主席塑像背后屏风。

安放毛主席塑像工作是在夜晚进行的。我和陆学贵及一些员工早早等在大厅,中央美术学院几十名师生用卡车拉来塑像。塑像分基座和主体两部分,全部用厚棉被包裹着。这些青年师生怀着对毛主席深厚的感情,小心翼翼地将沉重的塑像卸下车,然后手抬肩扛,众星捧月似的一步步抬进大会堂的中央大厅。在我设定的基座位置上,他们拆除基座包装,安放好基座,又搬来人字梯和高脚蹬,开始安装毛主席塑像。

在大家紧张有序的忙碌中,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指挥:“大家小心,不用急,慢点放啊!”我回头一看,发现是周总理站在我们身边。美术学院的师生们看到周总理亲自指挥安放毛主席塑像,兴奋异常,激动万分。大家在周总理指挥下,小心翼翼将毛主席塑像安装好。

周总理抱臂在一旁仔细审视着毛主席塑像,我轻轻走了过去。周总理说:“小杨,工作还顺利吗?”我赶忙答道:“一切顺利,大会堂的同志很配合我的工作,外围已基本搞完,各厅室正陆续在搞,撤换的东西按照您的指示也开始造册入库了。”周总理眼睛没有离开毛主席塑像,只是默默地点点头,对我说:“北京饭店你也要去,还有中南海周围的大门。”说到这里,周总理回过头来亲切地对我说:“小杨同志,你的工作任务很重,辛苦你了。”然后又指着身边的成元功说:“我的西花厅也要搞一下,过几天我让成元功通知你。”说完向我和在场的所有同志挥手示意,健步离开了中央大厅。我看了下表,时间已过午夜。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