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破四旧运动中人民大会堂文物何以保存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23]
“红化”西花厅等建筑 

由于人民大会堂地方大、厅室多,需要重新布置、制作的展板和撤换的物品极其复杂费时。根据周总理的指示,我在“红化”人民大会堂的过程中,又抽出时间“红化”北京饭店、中南海几个大门、紫光阁和宋庆龄住地等。

那时候,无论我工作走到哪里,许多人都称呼我为“杨组长”。也不知我这个“组长”是谁任命的。1959年我曾担任过人民大会堂厅室装潢、布置、设计组的组长,也许大家还是沿用那时称谓,反正“文化大革命”中“组长”是比较时髦的称谓,我听了也不置可否。

北京饭店也是我“红化”布置工作的一个重点单位。那里是国家领导人经常接待外宾的地方,几乎所有的公共场所都有许多国家级的文物陈列品及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等近代著名书画大师的作品,还有一些明清时代的大家如袁江、袁耀的作品更是价值连城。我按照周总理“一切等到运动后期处理”的指示,让北京饭店的郭文富(当时负责饭店的“红化”工作)转告有关领导,必须先将撤换下来的所谓“四旧”物品,登记造册,妥善保管。
西汶艺术网
在布置“红化”中南海紫光阁时,遇有乾隆皇帝遗留的许多碑刻文物。我设计将毛主席诗词印制在木框展板上,将所有碑刻全部遮盖,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中南海周边的几个大门,我也进行了“红化”布置,无非是制作几块毛主席语录的展板在大门两侧张挂。唯独新华门的布置是中央警卫团政治处文化干事姚发昌负责。他曾拿着两幅美术字体的标语跑来征求我的意见,一条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另一条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我对部分美术字体线条作了修改后,向他详细介绍了大会堂正门外两侧墙上灯光标语的制作工艺和效果,他很认真地作了记录,并表示回去建议领导照此制作。后来,那两条标语果真被制成了灯光式的,并且一直保留至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天,我又接到成元功的电话通知,要我立刻到西花厅商量“红化”布置的事。我如约来到周总理家(此时西花厅经周总理指示已改名为向阳厅),邓大姐笑容满面地在门口迎接我,她见我的第一句话就说:“我们的大美术家来啦,欢迎啊。”我忙向她表示问候。在查看客厅、过厅和餐厅过程中,邓大姐笑着对我说:“听说你也当组长啦,工作很忙吧?”我回答说:“我这个组里就我一个人,不过是在周总理的指示下干点具体工作。”当我们来到餐厅时,邓大姐指着一面屏风对我说:“这件东西放在这屋里已经多年,它的正面画的是一群和平鸽,背面是几朵牡丹花,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鸽子就是鸽子,花就是花嘛,还能变成什么呀?!”邓大姐指的是一件具有浙江工艺特色的“欧塑”式屏风,大黑漆的木质底衬上凸显着彩色图案,十分精致。我一边欣赏屏风,一边回答说:“是的,这件东西用不着撤换,放在餐厅里很合适。”在周总理家中,我和大姐商量在客厅正面墙上,装饰一幅毛主席手书的《浪淘沙·北戴河》诗词画框(复制品)。另外,在过厅和餐厅墙上再增加几幅毛主席诗词或语录的玻璃镜框,其他物品一律不动。邓大姐听了我的策划后非常满意,一再请我坐下来喝杯茶。我不便久留,事情办完后就向邓大姐告辞了。

乌云散尽文物复原

“文化大革命”初期,我遵照周总理及国管局领导指示,搞了近两年的“红化”布置工作。1969年初我被下放到宁夏的五七干校劳动,后又下放到青海,1976年调回北京,被分配在国家文物出版社任美术编辑。1978年初,人民大会堂管理局高登榜局长将我叫到人民大会堂,和我谈了一次话。他说:“现在‘四人帮’已被打倒,一切都要拨乱反正,大会堂怎样搞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我回答说:“周总理生前曾说过,人民大会堂是属于全国各族人民的,我看应该和过去一样实行对外开放,让全国人民都可以参观,再搞些小纪念商品,一方面给参观者留作纪念,一方面也可以增加点经济收入。”高局长听后很有兴致地点头说:“你的建议很好,我可以请示一下中央领导,今天叫你来是通知你做好思想准备,当年大会堂的‘红化’布置工作,是你一手经办的,现在要将大会堂的布置全面复原,工作仍由你负责。中央办公厅的调令随后就发送你单位,先借调半年,你回去准备一下,尽快来大会堂上班吧。”

听了高局长的话,我真是又惊又喜。10年了,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在历经磨难后(我下放劳动时,在青海的高原患病造成左眼失明),能有幸再次走进人民大会堂这座神圣的殿堂,继续为它服务和工作。我和人民大会堂之间从它的初建开始,就结下了一种不解之缘。

在恢复人民大会堂各厅室原来布置的工作中,当看到年轻的服务员从地下室将封存多年的那些珍贵文物、国画、陈列品一件件十分小心地抬入大厅,解开包装,展现出它们原有的品貌和色彩时,我的心情格外激动。这些珍贵的物品,是在周总理亲自指示下,才得到妥善保存的。它们能够重见天日,再次被安放在人民大会堂各处原有位置上,继续为人民大会堂这座神圣殿堂增光添彩,完全是周总理的功德所致。如果当年不是周总理亲自指示将这些珍贵的文物妥善保存起来,我在搞完“红化”工作后,一旦被撤换下来的珍贵文物遭到损毁遗失,那我将成为历史罪人而被追究责任。现在想来,周总理不但保护了人民大会堂文物,同时也保护了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