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平民收藏家:遗失的收藏乐趣

[来源:中国证券报]  [2013/9/27]
文/吕佳静

提到艺术品收藏,吸引眼球的必然是那些大名头的藏品以及拥有上千万、上亿资金的大收藏家们。随着艺术品市场的逐渐扩大,拍卖行、艺术商家渐渐把目光转向中产阶层、平民收藏群体。但是,愈发看重的“艺术品投资性”让收藏充满着“钱”的味道,艺术市场中大量的怪圈和欺骗让新藏家望而却步。但是,老玩家永远都不会忘记摸黑打手电去潘家园淘货的旧日子,忘记不了下班骑着自行车去典当行搜罗古玩的年轻岁月。如今,在充斥着资本和炒作的艺术圈中还能否找寻得到曾经的小乐趣?高价上涨的收藏品背后给平民留下了怎样的收藏空间?

赵庆伟:寻找那一只只丢失的箭……

赵庆伟在收藏家圈子里是个名人,更是个“怪人”。

90年代,用麻袋收购文史部门的“垃圾”让他出了名、发了家。如今,虽没有了那么多的拆迁业务,他大量收购的作风依然未变。“最近我在收镯子芯,看看我新做的这两款印章,还有这个小鱼和梳子……”刚坐下没多久,他就掏出手机为记者“炫耀”最近的得意之作,“别人赌石片开的翡翠片,100块钱,我设计做成了小梳子,怎么样?”

谈起赵庆伟这两年对玉石的迷恋,还得从北京玉器厂说起。前年,玉器厂拆迁,从厂子底部挖出了大量的玉石,“我不懂,但也没有时间容许我来思考估价,10万块的开价,让我马上做决定。我直觉应该是不差的东西,就拍板了。”果不其然,现在从中挑拣出一两块像样的玉石,市场价就早已不止那曾经一卡车的价钱了。从此以后,他对石头的收藏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翡翠、玉石、玛瑙等各种石头他都感兴趣,“不仅买,我还动手设计。”赵庆伟不无得意地说。有些零售商在打完手镯后会低价处理手镯芯,他就大量买回来囤货,闲暇时候自己动手做各种好玩的小东西。“有一次我用翡翠片做了个高尔夫球杆的吊坠送给一位富豪朋友,他惊呆了,说‘怎么这么高端!’其实成本也仅几块钱而已。”他自己用的打火机、筷子架、台球杆的头都是自己动手用翡翠做的镶嵌。

记者建议他开个珠宝商铺,他笑着答:“先满足了自己和身边朋友的需求再说,我现在储备的翡翠料可以切5000枚印章,我打算切10000枚,成为万印老主。”他承认自己的玩法实在是太淘气,“好玩就行,我不喜欢搞得自己很累。也许有一天玩腻了,大卡车买来的玩意一闭眼就全部转手了。”

赵庆伟不否认自己有着很强的英雄主义和神秘主义情结。在某著名网站上,他的签名是:“寻找那一只只丢失的箭……”他用曾经淘到的一幅油画来作为论坛头像,“油画中的人物长得有点像我,打一把破伞,挂一个葫芦,旁边还蹲着一只兔子,恶魔一样的服饰,像不像一个剑客?而且我从小就喜欢飞刀。”他边说边搞怪地拿起饭桌上的筷子比划着要往远处扔。

曾经有一阵子,他包圆了整个网站所有商家要出货的古箭头,他神秘地对记者说:“也许在几世之前,我就是一个侠客,经过无数的岁月洗礼后这些箭必须要回到我的身边。”这些无厘头的想法从赵庆伟的口中说出实在是太具喜感。当记者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他故作严肃地解释说:“我不是瞎买,凤鸟纹箭头都是大墓里才会有的东西,这是青铜器里最便宜的一个品种,但级别却是最高的。”没完没了的购买让那些古箭头的供货商都傻了眼,“他们都在打听这个很牛的哥们到底是谁,当时凤鸟纹箭头的价格是800元,我出价2500元,他们觉得我在扰乱市场,但是卖给我之后他们却再也找不到800元的凤鸟纹箭头了。所以说,你出价高,其实不吃亏,你就是市场定价者。”据说,如今在市场中出价15000元到20000元都不一定能买得到那些稀有的凤鸟纹箭头了。

赵庆伟认为收藏就应该在玩的过程中找到乐趣,“天天思考这个东西到底能挣多少钱,那就太有压力了。”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十多年前在文艺研究社花3万块钱买来的30多箱“旧货”,从里面挑出来的吴冠中手稿有4套,以20多万一套的价格已经出手掉3套了。“钱早就挣回来了,但是回想起来,跟现在一样,我也是在玩、在赌,赌石头还能拿手电筒照照,这倒好,看都不让看,所以只能是一闭眼说,‘要了!’其实钱有可能就白扔了。”谈起这些经历,赵庆伟认为并不能用运气好坏来评判,“都是文化部门的东西,我知道那些文件的重要性,所以才决定把它们买下来。”

当记者唏嘘如今的艺术品市场早已无漏儿可捡的时候,赵庆伟反驳说:“我买的那些镯子芯便宜不?你买得起吗?为什么不去买来找雕工好的师傅做个摆件。现在投资玉石、翡翠、矿标等都还有的是机会。要找漏儿,在什么时代都有,就看你怎么捡了。老想着去地摊上买官窑肯定不靠谱。”他认为收藏重要在找对点,找对买哪种东西的点,找对这个市场冷热的拐点。他建议不要在市场热的时候入手,看好一个品种的前景,在大家不认可的时候去买,并且尽能力大批量地买。“比如那些没有进入主流资金炒作的手稿就是漏儿,像一些医学家、科学家的手稿等,都不贵。”赵庆伟总结玩收藏的一个理念就是,“赔的可能性不大,涨的可能性很大的时候就可以入手了。”

能用自己的藏品来挣钱,赵庆伟认为都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在成功推出了几个专场拍卖后,今年秋拍,他要尝试在网络中推出自己的藏品,对于市场表现的预估,他非常淡然,“我喜欢尝试新兴的玩意。这次拿出了六七十件东西,比如巴金、老舍的手稿等,试试水。”他也坦承尝试新鲜事物的风险,“一样的无底价竞拍,有风险但无所谓,反正我还有一屋子呢,别忘了我是麻袋客。”

在去珠宝城的路上,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与一年轻人因琐事发生了争执,互不相让,周围看客的冷漠更加地涨了两个人的怒气。赵庆伟走到跟前,搂住老年人劝说几句,又让年轻人道个歉,这冲突就算是解决了。“也许您在上一世真的是个侠义的剑客。”记者笑着对他说。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