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民间收藏家一个亿的藏品皆假货

[来源:北京晚报]  [2013/10/10]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032613793.jpg[/img]插图 冯晨清 H126

盛世藏宝图
西汶艺术网


全国古玩博览会,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有人操着一口京腔京韵,摊位上的东西都是一眼的老货,摊位的主人叫刘学贤,是改革开放后北京第一家私人古玩店的主人。

刘学贤出生于1947年,1964年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所参加工作,在师傅们的带教下,逐步掌握了许多机械加工技术。但他天生对历史文化感兴趣,上世纪70年代末期,“文革”还未全部结束,但是私营经济逐渐活跃起来,那时节,刘学贤开始对古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家离琉璃厂很近,那时,老一辈的古玩界泰斗徐震伯、王春林、张有光、付大佑、毛金生先生等都还健在,由于刘学贤为人实诚,待人热情,他们都愿意将其视为徒弟。1985年刘学贤辞职下海,在琉璃厂东街开设私人古玩店。从此就和古玩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个亿的藏品无一为真

坐在松软的沙发上,侍者奉上香茶。刘学贤细细地打量起近500平方米的客厅,水晶的枝形大吊灯,金碧辉煌的屋顶装饰,再加上一堂的欧式家具,使人感觉像进了欧洲的大宫殿。房间周围摆放的景泰蓝座瓶,紫檀花几,墙壁上悬挂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标志着主人的艺术修养与爱好。

张总与阚君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茶过一盏,张总站起来,恭敬地说:“鄙人喜欢收藏,就是没有时间请老师指导指导。这不,我请了一个艺术品投资顾问,平时是他给我讲解瓷器玉器、古玩杂项的基本知识。陆陆续续也买了一些,前后花了有一个亿吧!这次有幸请到北京来的两位大师,也给我上上课,看我走的路子对不对?”

两人随着张总走进了专门的收藏室,门前有侍者恭立,开门。这个房间有300多平方米,一个个展示柜,让人感觉好似进了博物馆。那一排排的瓷器,是元青花吗?刘学贤回忆道:我总算“开了眼”了。我从来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的“元青花”呢!如果这些都是元青花,恐怕中国瓷器史都要改写。

张总大言不惭地介绍道:这些“元青花”是艺术品投资顾问马老师帮我捡漏来的,如果是在拍卖会上拿,哪件都得上亿,可他有的几万、十几万就给我拿回来了,值呀!

刘学贤差点“晕倒”!这还用细看吗?这是“开门假”啊!如果逛潘家园地摊,几百就能拿回来。马老师真能忽悠人啊!

阚君故作内行,一个个地仔细观赏,还不断地评论道:“您看,这萧何月下追韩信的画片多有神韵!特别是用的苏勃泥青,黑色已经深入胎骨。是典型的元青花特征,您让刘老师看看!”

刘学贤一看,器型就不对,这梅瓶比南京博物院那只“萧何月下追韩信”大了一圈。且梅瓶的“肩膀”没有那只真品曲线“秀气”,显得非常“愣”。根据多年的经验,刘学贤认为其他特征不值得再看,真是“行家一上手,就知有没有。”实际上,有的东西,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八九不离十了,如果看其他细节,“上上手”其实是“瞎耽误工夫”。

阚君的眼睛里带着问号,按照两人在飞机上的约定,如果是假的,刘学贤就冲他眨眨眼,于是,刘学贤朝他眨眨眼。

阚君心有不甘,说:“刘老师认为这件的确是珍品,值得珍藏,也只能是张总这样的商业巨子才配拥有。”

走到玉器展柜前,刘学贤先生被“震撼”了,这简直是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的复制品,什么手捧玉璧的玉神人,突目高鼻的巫师,大玉琮、大玉璧、大玉璋,好像良渚文化、齐家文化、红山文化、龙山文化再加上三星堆文化一股脑儿都跑到张总家里“开会”来了。不用说,这些“珍品”都是现代人追摹古人的作品,有的纯粹是臆造品,连母本都没有。

假专家站上了风口浪尖    

30多年的摸爬滚打,让刘学贤领略了人生中的酸甜苦辣,生意场上的上下起伏。他曾经靠眼力挣过数十万,也曾“大意失荆州”,“打眼”丢过几十万。不过好在刘学贤是善于总结经验之人,又有着“中科院”工作培养的讲求科学、探索奥妙的精神。所以几十年的历练之后,总算是对古玩有了这个初步的了解和认识。他撰写的一些关于古玩鉴定方面的论文也曾刊载于报刊杂志,在古玩圈内也算有了一点小名气。

在刘学贤的众多朋友之中,有一位阚君,年逾50。此君在一家文化单位供职,由于工作关系,浏览了许多文化古籍,对中国历史也是如数家珍。再加上能“侃”,随着收藏热的兴起,此君成了风口浪尖的人物。多次在中央及北京的电视节目中露面,成了国内外知名的古玩鉴定专家。

刘学贤因为知根知底,不愿兜其“老底”,怕伤了和气,砸了人家“饭碗”。可他知道,那位“老人家”从2005年才开始进入收藏领域,其藏品绝大多数都是“大新活”,古玩这一行,没有“速成”的,也不是从“书本”上学来的,不经过十年八载不能说入门。要经过多少“苦熬”缴上多少“学费”才能稍微“上路”呢,就算搭上十年八年,要不碰上一位良师,没准也会走错了道,越走离正道越远。但是,这位阚君呢,那“揣着糊涂装明白”的劲头可真让刘学贤佩服得“五体投地”。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