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巴士迷盼建巴士博物馆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3/10/10]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035249061.jpg[/img]蔡葵收藏的巴士模型。受访者供图

前晚10时,广州最后一班“热狗巴士”111路电车从黄石路总站开出,宣告广州公交迈向“全空调”时代。不少市民慕名而来,为111路“非空调”电车做最后的定格。刹那间集体回忆的开关被打开了,有一班热血的“巴士迷”坚守在111路车旁,把它的点滴记录下来。

前晚的送别活动,是公交公司与民间巴士迷组织首次合作举办的活动。据52广东巴士网负责人阿伟介绍,这次双方的合作,缘起要追溯到两年多前的一次送别。2011年5月27日,往来广卫路与华工的22路公交正式退出历史舞台,消息经微博传播后,成为全城热点,大批市民赶往“送别”这条公交线路。此次双方首次合作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据了解,“巴士迷”是比较集中的群体与圈子。“中国巴士网”——— 广东分站,广东巴士挚友营等就是其中最多人参与的组织。但小圈子也有大梦想,他们因集体回忆而聚拢又因集体回忆而想更多公众齐齐参与。

巴士迷:能否建巴士博物馆

广州巴士都服务市民五十多年,“每个乘客都会对巴士有记忆。”资深巴士迷蔡葵在越华路经营汽车模型店。虽然蔡葵的店内有不少巴士模型,但“广州巴士”并不多。蔡葵说,广州乃至全国,对巴士模型这块并不成熟,“现在只能算有苗头”。每次有线路停运、有旧车退役,都有很多市民去“缅怀”。蔡葵觉得,作为宣传巴士文化,企业、政府可以向外国学习“博物馆”文化,展出历史的产物,将历史定格。

“香港的九巴有做周边的衍生产品,如巴士的水牌、座椅等。”巴士迷阿伟说,反观广州的巴士迷,目前还处于到报废场地或废品回收公司“淘宝”的阶段。他期待有朝一日广州的公交公司也能推出各种周边产品。

回复:民间想建可自己出钱出地

对于想建巴士博物馆收容广州部分退役旧巴士的设想,昨日市交委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他们暂时没有这样的想法和计划,民间有热心人士想推动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向政府递交提议或者申请。

而市电车公司工作人员也表示,这批退役的旧电车暂时会封存,目前有意捐给广州博物馆。由于条件有限,广州大部分退役的旧巴士都只能按报废处理。目前唯一放在广州博物馆的旧巴士是老式两节无轨电车。据了解,广州博物馆也没有太多的场地把所有的旧巴士都留下来。

另悉,尽管目前市政府没有修建巴士博物馆的计划,但是如果民间人士有兴趣且有能力,能够出钱出场地,博物馆建起来之后还是可以向市文广新局申请博物管资质的,拿到资质博物馆就可以正常开放。如果要借助政府力量出钱出地来做这件事,目前只能通过民间建议的办法,巴士迷们可以通过书面建议、群众签名、通过市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向市政府申请,不过广州目前还没有通过这种途径建立起来的博物馆。

据了解,广州目前也有中药博物馆和啤酒博物馆这种主题性的博物馆,都是由企业在做,而广州目前的三家巴士公司运营都需要政府补贴,更没有钱和地来建博物馆。

面孔

不一样的粉丝 一样的巴士情结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广州就已出现巴士迷。他们有人要为巴士拍照,也有人喜欢搭乘巴士从而收集车票,更有人花钱将一辆退役的巴士买下收藏。他们以巴士为载体,用自己的方式整理出一块块广州城市记忆碎片。当他们凑在一起,或许可以将广州的城市发展鲜活地展现出来。
西汶艺术网
A

群哥:豪气收购退役巴士

电视台摄像师,40多岁

群哥是巴迷中的名人,他在2年前购入一辆“大通道巴士”,当时数万元购入这辆花都某大型国企即将报废巴士的他可是有点烦,两年来已经花了1万多元在这辆14米长超级藏品身上,风吹日晒,还有机械保养成为花销的最大部分,而停放的场地更是问题的核心所在。

“现在在黄石路的一个汽修厂里面暂时停着,要更换离合器的零件,再加上换掉机油等,主要是要等到能更换的旧原件很不容易。但就算都换好了还是不能上路的!”这辆“大通道巴士”去年原来停放在新港路某产业园区,由于改造成布匹批发中心要迁出,后经转折到了黄石路时代地产的“国际单位”产业园区。虽然是好心人能让车停靠在产业园,但没有顶棚,没有相应的保护措施,日晒雨淋,这个大型藏品只有不断破损的命运。“我现在也不敢进行大修、重新涂抹油漆等,场地不明、条件不明,再花钱也是白花。”群哥说。

在2011年底,西湖路的广府文化活动周之后,这辆广州市仅存的活体“大通道巴士”就一直没有接受过“集体回忆”的加冕。躲藏在城市角落上的这台“老爷巴士”已经到了不能上路的大限。群哥与交警部门曾多次沟通,1992年生产的该台巴士,2012年就到了报废的时限。“上不了路,也只能存在于国有或者私人博物馆的空间里了,很难踏足到城区里面。可能刚刚退役的‘大热狗’也会是同样的命运。”

说起新闻热点的“大热狗”,群哥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他表示,有条件的话他也希望购买下这台最后的“大热狗”,但客观条件不允许。熟读相关规定的他告诉记者,“大热狗”是正规的公交车,参与日常营运,最多的服务年限是10年,到期后要么电车公司收起来作为教练车,要么就得报废变成废铁。“一方面,正规电车公司不大可能出让;另一方面,就算到手了,还会像目前藏品‘大通道’一样,没有名分、没有场地、没有维护资源。”

袁广平:车票留下城市轨迹

车票收藏者,50岁
西汶艺术网
车票作为公共交通的乘车凭证,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一张小小的车票留下的是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轨迹。

今年五旬的袁广平是地道的广州人,从少年时期他就开始收集广州公共汽车的车票。1995年起,他将收藏到的车票进行系统地分类整理,甚至到二手市场去淘宝。袁广平认为,每个时期的重大历史变迁都会体现在车票上,建国初期至21世纪,各个时期的车票各有特点。票价从几分几角,到现在的1元、2元,广州经济的发展轨迹可见一斑。

“这些有印的图案很细致,这些有广告的比较新潮,这个时期的月票充满民国色彩……”袁广平介绍,上世纪50年代,坐一次车需要过万元;到了70年代,因为“文革”一汽被改名为广州人民汽车;80年代,车票上开始印有各种各样的广告;90年代,10大公交公司的“争奇斗艳”,车票印制虽然简单,但也增加了各家公司的名字;到了21世纪,乘客撕下的,是印有税务印章和税号的发票了。

袁广平坦言,现在收集车票已经很难再集齐,用羊城通刷一下,“嘀”一声司机就知道已付车资了,而且有车一族越来越多,大家都不去撕车票了。“你看车上会有一大叠车票到了一定时间车票就要更换版别,旧的车票就会被销毁,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C

陈子佳:用镜头定格上万辆公交车

公交司机,31岁

10月8日下午,他左右摆弄相机支架,不时上下公交车找最佳角度,对111路“热狗”的出厂历史倒背如流……他是58路公交车司机陈子佳,从2004年至今,用相机记录包括100个公交车型、200条公交线路在内的上万辆公交车,见证广州公交近10年的发展史,难解的巴士情结更让他于2006年选择公交车司机作为终身职业。

31岁的陈子佳一提起巴士就口若悬河。58路的陈站长表示,公交车司机的年龄普遍在40- 50岁,他们更多是打份工,像佳仔这种80后做公交车司机,源于巴士情结,“为了实现梦想”,据她所知,“就他一个!”

陈子佳回忆,小时候马路上的车不多,他上了公交车最喜欢站在车头,一脸羡慕地望着司机大佬掌方向盘、踩油门,他心目中的公交车司机“很威水”———既风光收入又高,立志“将来做公交车司机”。对巴士的热爱,让他从2004年起为广州公交车留影,只要有新的公交车型上路,他都会利用业余时间去拍照,至今他已为公交车拍下上万张相片,记录200多条公交线路和上百个公交车型,并用本子记下每个公交车型的出厂时间、地点、主要配置等。

“有抢救文物的使命感”,子佳表示旧的公交车淘汰了就没有,他要抓紧时间留影,将来作为资料保存。2005年,他通过考车牌、一年的实习,于2006年如愿加入公交车司机队伍,圆了儿时的梦,“选第二份工肯定没那么开心。”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