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磁州窑与泰国古陶瓷的历史公案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0/11]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154411233.jpg[/img]图三 铁绘花卉纹盘(13-14世纪  泰国Sankampaeng 福冈市美术馆藏-本多夫妇捐赠)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154412329.jpg[/img]白地褐彩花草纹盘(元  磁县文物保管所藏  南开河村出土)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154413249.jpg[/img]白地黑花开光葵花纹鼓腹罐(元  磁县文物保管所藏  征集)

王建保

北朝始烧、延绵至今的磁州窑,是充满生机的艺术奇葩。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磁州窑吸纳了大量的其他文化元素,同时也将其代表性的“白釉黑彩”艺术符号传播到大江南北,风靡海外。泰国古代陶瓷就与磁州窑存在着密切的联系,而记述这种联系的有关资料却详略、内容不尽一致,纠结成一起“历史公案”。本文拟根据有关文献记载、考古发现以及磁州窑与泰国古代陶瓷的比对研究,对这起“历史公案”进行初步的解析。

一。有关文献资料与解读

(一)有关文献资料

1.冯先铭先生在《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出土的中国瓷器》一文中记述,“据泰国文献记载,13世纪后期素可泰王朝要求元王朝制瓷工匠到泰国传授制瓷工艺技术”(冯先铭:《冯先铭中国古陶瓷论文集》,紫禁城出版社、两木出版社,1987年,第332页)。

2.叶喆民先生在《中国陶瓷史》一书中记述“据国外文献记载,泰国(暹罗)拉麻卡曼国王曾于1294-1300年(元至元三十一年至大德四年)两次访问元大都,并带回陶工传授中国制陶工艺”(叶喆民:《中国陶瓷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年,第474页)。

3.赵学峰先生主编的《中国磁州窑典籍》一书记载,“元大德年间,泰国国王到元大都拜见元成宗时,曾提出招聘磁州窑工”(赵学峰:《磁州窑典籍》,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第36页)。

4.胡德智、万一先生在《灿烂与淡雅  朝鲜·日本·泰国·越南陶瓷图史》一书中记述,“据《元史》载:在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贞元六年(1295年)、至治三年(1323年),素可泰国王多次遣使来华,回国时带会不少中国帝王赏赐的织锦、瓷器,还带回一些陶瓷匠师”(胡德智、万一:《灿烂与典雅  朝鲜·日本·泰国·越南陶瓷图史》,广西美术出版社,1999年,第158页)。

5.杨永曦先生在《中国古陶瓷对泰国陶瓷的影响》一文中记述,“据日本学者三木荣民研究(宋胡禄图鉴序言)和征引古文献记载:在公元795年的唐代,传说有中国陶匠十人,到泰国传授烧瓷技艺。到公元14世纪的元代,素可泰国王蓝摩甘亨王为发展泰国陶瓷业,利用到北京进谒元朝皇帝的机会,归途经磁州窑时,又招聘了中国匠师到素可泰开窑传艺,使泰国陶瓷业发生了划时代的变化”(杨永曦:《中国古陶瓷对泰国陶瓷的影响》,《中国古陶瓷研究》第八辑,紫禁城出版社,2003年,第202页)。

(二)文献资料的解读
西汶艺术网
笔者在查证上述文献资料时,注意到不管是中国文献还是国外文献,甚至有明确的年号,遗憾的是均无引注出处,甚者年号有误。笔者又查阅《中国古陶瓷文献集释》(冯先铭主编)、《中国地方志中的陶瓷史料》(梁宪华、翁连溪:《中国地方志中的陶瓷史料》,学苑出版社,2008年,第27-31页)和《中国陶瓷古籍集成》(熊廖、熊微:《中国陶瓷古籍集成》上海文化出版社,2006年,第6-8页、第160-190页)等文献辑录,亦未发现相关记载。这无意间就形成了“历史公案”。然而上述资料值得重视的是:五处文献记载均指向一个历史时期即元代;一个历史事实即中国工匠到泰国开窑授艺,其中两处指明磁州窑,其余文献记载涵盖了磁州窑;上述五处文献中有三处明确指出中国的工匠到泰国传授制瓷技艺;两处仅有要求(招聘),其中一处指明了磁州窑。据此,笔者以为众多知名学者在其著作中引述的文献,虽详略及内容不尽一致,但不可能是空穴来风。所以,笔者试图通过其它方法来求证磁州窑与泰国古陶瓷之间的关联性。

二。磁州窑与泰国古陶瓷的基本情况

(一)磁州窑概述

磁州窑主要经过北朝、隋唐、宋金及元明清四个主要发展阶段。根据现有的资料,北朝时期主要有曹村、北贾壁和临水等窑场,主要生产各色釉陶、青釉瓷器等。隋唐时期,主要集中在临水窑场,出产青釉瓷器、白釉瓷器,三彩陶器等。宋金时期,主要集中在观台中心窑场,此时名窑俱显,磁州窑以其洒脱奔放的风格、贴近生活的题材以及独具匠心的技艺赢得了社会的普遍认同,并迅速将其符号性的“白釉黑彩”文化元素传播四方,形成了庞大的“磁州窑系”。元明清时期,彭城窑场在临水和观台等地窑场的影响下,迅速发展壮大起来,形成了新的陶瓷烧造中心。

(二)泰国古陶瓷概述(本文此部分文字根据谢明良:《海上丝路·看见东南亚  古陶瓷·陶瓷村·现代陶艺Ⅱ》有关内容整理而成,台北县立莺歌陶瓷博物馆)

目前泰国境内发现的陶瓷烧造系统中,早期没有上釉的陶器,最著名的就是出现在纪元前后的班清文化陶器,有彩陶和黑陶两个系统。最早的施釉陶器有人追溯到7-10世纪Davaravati佛教王国时期的灰釉陶。接着发展的是高棉(Khmer)高温灰釉陶,是高棉王朝最盛期(9-13世纪)生产的,主要有淡绿色或淡黄色的透明高温灰釉器物和黑褐釉器物。13世纪以后,随着傣族的兴起,高棉高温灰釉陶器也随着逐渐消失。

傣族于12世纪前后由中国南部往东南亚大陆部的中央迁徙,宋加洛(Sangkhalok)北部的西萨查那莱(Si Satchanalai)窑就在此前后开始烧制陶器。最初的产品是无釉陶器,接着生产施黄绿色釉的灰釉陶器,称为孟陶(Mon ware)。制作年代较早,约为14世纪后半世。15世纪是泰国高温陶瓷生产的黄金期,主要窑场集中在今泰国中、北部自然资源丰富、靠山临水的地区,包括清迈附近的卡隆(Kalong)、汕甘烹(Sankempaeng)、中部的素可泰(Sukhothai)与西萨查那莱(Si Satchanalai)等地。

(1)西萨查那莱(Si Satchanalai)窑是经过正式发掘的窑址群。最早的是无釉陶器,其次是灰釉陶器(孟陶),再次就是该窑典型的青瓷、铁绘、白釉褐彩以及褐釉产品。主要产品有建筑构件和大盘、碗、罐、盒子等。

(2)素可泰(Sukhothai)窑的创烧年代略晚于西萨查那莱(Si Satchanalai)窑,窑炉构造及装烧技术与西萨查那莱(Si Satchanalai)窑相似。以出产铁绘著称,主要是盘、碗及玉壶春瓶,铁绘鱼纹盘为典型作品,其他常见花草纹及放射性纹饰。胎中杂质多,胎上施化妆土,再进行彩绘。器物内底常留有支钉痕,是重要的特征。

(3)汕甘烹(Sankempaeng)窑址群,主要烧造青瓷和铁绘作品,以鱼纹盘(双鱼或多鱼)最为普遍,具当地特色的花卉植物纹饰也可见。
西汶艺术网
(4)卡隆(Kalong)窑的产品很有特色,铁绘纹饰上罩青釉。没骨画法的粗宽线条画出花草叶纹及其他各式纹样。

(三)磁州窑与泰国古陶瓷的比对研究

西萨查那莱(Si Satchanalai)窑的主要产品大盘、碗、罐、盒子等和素可泰(Sukhothai)窑的主要产品铁绘鱼纹盘、碗及玉壶春瓶等典型作品,其造型装饰与磁州窑非常接近。花草、鱼纹是磁州窑常见的装饰题材,在构图形式上,磁州窑大量采取连续连缀、对称的方法,这些内容在图二、图四、图六上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而在13-15世纪的泰国陶瓷器物上(图三、图五、图七),同样装饰此类纹饰,也同样采取连续连缀、对称的构图形式。装饰在碗、盘类器物上的鱼纹、花草纹等,也都采用没骨画法。磁州窑和泰国古陶瓷由于胎中杂质多,所以普遍采取先在胎上施化妆土,再进行彩绘,然后施釉烧成的工艺技术。如此近同的装饰方法和工艺技法,证明磁州窑与泰国古陶瓷之间存在着很深的渊源关系,其关联性是显而易见的。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