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古董刀剑遭遇严重炒作

[来源:广州日报]  [2013/10/14]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438399561.jpg[/img]古董刀剑
西汶艺术网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438401161.jpg[/img]古董刀剑

皇甫江是国内古董刀剑收藏的领军性人物。虽然近几年他在这方面的收藏活动已近于“凝固”,但并不妨碍江湖上仍在流传关于他的传说:他是国内最早介入古董刀剑收藏的藏家,顶峰时期的收藏量近五千把,拥有除了北京故宫之外数量最多的清朝皇室刀剑。

而奇怪的是,在中国古董刀剑的市场终于迎来前所未有的“盛世”之际,这位最早介入该板块的顶级藏家却决定“不玩了”。不仅如此,他开始将自己收藏的诸多精品无偿捐献给国内两家博物馆。皇甫江,他的收藏逻辑究竟是什么?

文、图/记者 金叶

斑斑锈蚀的

 
西汶艺术网
中国刀剑最动人

皇甫江和刀剑的缘分似乎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他的父亲曾是哈尔滨量具刃具厂的热处理和锻造专家,对刀剑的情感也许在潜移默化中就被注入到了皇甫江的体内。不足而立之年,他开始玩古董刀剑,购买的第一件藏品是一把699美元的德国索林根刀,同时他也极为钟情日本冷兵,为其简约的刀姿、精致的装具、刃上透出噬人脊骨的森森寒意所着迷。他为此还曾苦修日本剑道,想远赴岛国拜师学艺。
西汶艺术网
那个时候,皇甫江对中国刀剑是不太感冒的,直到1998年7月,他在美国西雅图某收藏大家处,有幸见识到了乾隆御制宝剑,为其散发出的神采大为震惊。回国后,他果断将收藏重心向中国刀剑转移。

皇甫江坦言,当时的转变有非常现实的考虑——即便有更多的钱,也很难买到顶级的外国刀剑。“国宝级别的日本刀是不允许出境的;而西洋刀剑——英国王室、德国王室、奥地利王室的刀剑怎么可能拿出来卖给私人藏家?中国刀剑却不同。我们竟然可以在市面上见到乾隆腰刀这种顶尖藏品。而且和西洋刀剑相比,当时它们的价格还很便宜。”

这个转变的背后也有民族感情的影响。“刚出国那几年,巴黎一个普通建筑的大门我都能欣赏半个小时。可看多了,我就意识到真正能打动内心的还是东方的东西。”

当时古董市场上刀剑数量不少,但大都残缺不全,不是刀把坏了,就是刀鞘脱皮了,或者就孤零零一个钢铁条。好不容易见到个比较完好而漂亮的,他美滋滋地买回来,却发现其实就刀条是老的,其他都是后来修补上的。“而我却是按照一个完整的东西给的价钱,没占到任何便宜,还错过不少好东西。”

对那些嘲笑他在收“破铜烂铁”的人,皇甫江懒得争辩。“这些人真应该好好体会一下杜牧那两句诗:‘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一把残破的剑上,记载的是历史的兴衰,斑斑锈蚀是中国刀剑独特的魅力所在,这里面有中国人的哲学。”

上世纪90年代末是入货的黄金时代

上世纪90年代末,皇甫江虽然是国内最早的一批收藏刀剑的藏家,可欧美藏家及中国港澳台藏家却已经在中国的市场上“布局”了一二十年。这是令皇甫江比较“扼腕”的事情,他很遗憾自己“晚出生了一二十年”,错过了不少好东西。但好在皇甫江脑子转得快,很快进入角色,并把刀剑收藏圈子搅了个“天翻地覆”。

他不屑于当时海外藏家压低价格又“藏而不宣”的“低调”做派,他出的价钱总是高出他们一截,从海外藏家手中“抢走”了不少好东西;他还善于进行文献考证,并且大大方方地在中英文论坛发照片,写推介文章,一时之间风光无两。

这个北大国际法专业的毕业生更有的是和三教九流打交道的“江湖智慧”。“一开始去带河路一带的古玩店买,觉得贵,我就‘顺藤摸瓜’,派人到长途汽车站蹲点,直接把店老板的供货方‘劫持’了。我好吃好喝地招待,再出比之前高百分之五十的价格,他们也就半推半就了。”
西汶艺术网
再后来,皇甫江干脆带着一个兄弟直奔太原。“晚上就住在洗澡堂里,早上2点钟去早市扫货,全收了,一大捆,花了一万块。”

1998年到2003年,可以说是收藏刀剑的“黄金年代”。早市上,他们都是用‘脚’买——用脚拨拉成两堆,大体看看成色,谈价,走人。“这也是打心理战。我要是拿起来细看,眼神稍微一变,这价钱就上去了。我必须得做出一副很‘嫌弃’它们的样子。”

乾隆帝大阅佩刀是“终级收藏”

皇甫江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成就在国内的“霸主”地位,和《教父》中那个黑社会老大的策略不谋而合——“给出一个无法拒绝的价钱”。但站在今天回望,那些当年让许多藏家记恨上皇甫江的“高价格”其实是相当便宜的,从几百到几千不等。即便是在拍卖行拍来的顶级宝剑,今天看来也不贵。2003年他花20万买下的清乾隆朝亲王郡王佩刀,是当时他买得最贵的一把刀之一;而他的“终极收藏”——乾隆皇帝的大阅佩刀,在2005年香港苏富比的拍场上,他用了不到百万的价格就拿下来了。

最近几年,中国古兵器的价格,用皇甫江的话来说,是以“不要脸”的速度在暴涨。过去在老乡那里花二三十元就能买到的刀剑,现在他们敢开出“苏富比一样的价格”。而这个“苏富比的价格”最后还真的能卖出去。

皇甫江认为目前古董刀剑板块正在遭遇严重的炒作。而这一切都是从2005年天字十七号宝腾腰刀在市场上的出现开始的。当时它的起拍价格只有6000欧元,皇甫江还委托姐姐参与了竞拍,但最终失之交臂,宝腾腰刀的最终成交价格翻了二十倍,被一位德国私人藏家以11.4万欧元拿下,这让皇甫江心疼了好一阵。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