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黄永玉:文学在我的生活里面排在第一

[来源:文汇报]  [2013/10/18]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856746789.jpg[/img]黄永玉所作《逻辑病者的春天》配画及题辞。画作于1948年,辞题于2009年。
西汶艺术网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1856748265.jpg[/img]黄永玉题字“爱、怜悯、感恩。”

周立民

1.

办个画展,对于黄永玉先生来说,不是新鲜事儿,然而,十月十九日在上海开幕的展览主题是“我的文学行当”,这对他可是头一遭儿。去年年底,李辉老师创意要办这样一个展览时,大家着实兴奋了好一阵子,并且预言:这一定是个诱人的展览。等到开始汇集展品时,我不是兴奋,而是惊叹,且不说那些画作美轮美奂,仅展品数量之繁多、形式之丰富,已经让我眼花缭乱,偏偏我又眼睛大肚皮小,最后不得不有所割爱:《水浒》人物一百四十二张,只能选四五十张;《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插图一百三十四张,顶多也只能选个五十张;《永玉六记》,少选点,每“记”只能选个五六张,还有意大利系列,为文学作品所配的插图……这简直是打翻了一个装满五颜六色的七彩瓶,色彩淌了出来,我慌手慌脚不知如何收拾。这是一个兴奋和痛苦搅拌在一起的过程,拿起这个,又舍不得放开那个,最后真像一个绝望的赌徒,闭着眼睛心一横,把骰子掷了出去,管它呢,就是它了!

黄先生曾说过:“文学在我的生活里面是排在第一的,第二是雕塑,第三是木刻,第四才是绘画。”(《我与文学》)乍听这话,好像在跟人开玩笑。的确,他的画名大大地掩盖了他的文名,而“我的文学行当—黄永玉作品展”正是要全面地展示黄永玉的文学生涯、文学成就,也未尝不是集中检阅一次黄永玉的文学实力,让那些天天像账房先生一样拨拉着算盘算着“文学史”厚薄的人,看看这个“界外”之人对中国文学的贡献。这么说,这个展览是要为黄永玉正名了?不敢,不敢,但从黄永玉在文学上的起步,到辉煌的晚年,我们的确能够看出文学在他生命中的特殊位置。展览室从黄永玉十三岁时写的一首诗开始的:“太阳刚起了光芒/在我的床上/引起我的思潮/我不愿再在人海中彷徨/只要回到我的故乡凤凰/同着我那/永厚、永前、永福、永光/过着顽皮的景象。”这是写在照片后面,寄回家中的诗。今天看来也不至于脸红。对了,他还有开裆裤时的“创作”:“我们在家里,大家有事做。”那是写在老家新房的窗板上,旁边还画了几个京剧脸谱,浓墨加新木板,真是“入木三分”。那时黄永玉才四五岁,平生第一笔丰厚“稿费”就是挨了一顿痛打……黄永玉可算是资深老文青了,所以当八十万字的《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砸到我们面前,并且宣布这仅仅是第一部的时候,了解他的人从未大惊小怪,一切不过水到渠成。

2.
西汶艺术网
做一个作家展,常常令人犯愁,因为除了照片、手稿、图书“老三样”之外,往往就没有别了。但李辉早就信心十足地说过:这个展览一定好看。他拟定的大纲分四大部分:太阳下的风景、比我老的老头、罐斋二重唱、流不尽的无愁河。我一看,文与画的融为一体和相得益彰,是这个展览的天然优势。想一想,《永玉六记》中妙句隽语与线条简洁的图画,《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那些充满灵性的文字与妙手得之的插图,《一路唱回故乡》的诗与图的结合,《水浒》人物系列对名著的“重读”……当这些展示出来的时候,你会感觉文学在向由文字到立体的空间跨越。记得当年《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系列发表时,黄先生曾对出版社主持者戏言:你们上哪里找这么好的插画作者!—其实,他的文字又何尝不是最美的图画?不,正是古人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黄永玉的画和文是天然不可分的,他的画或叙事或抒情,无不文学思维突出。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他想画一位古人,几年没有下笔,他说他还没有想好这个人站在那里,要做些什么……我是美术的门外汉,但看了他的叙述觉得这跟一个作家构思小说几乎是一样的。当然,黄永玉在文学上的建树是多方面的,这次展览中有一份他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应香港市政局公共图书馆“香港文学作家资料特藏”库所填的作家记录表,在基本信息中有诗集《曾经有过那种时候》、《花衣吹笛人》、《我的心,只有我的心》,散文随笔集《太阳下的风景》、《这些忧郁的碎屑》、《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杂文集《吴世芒论坛》、《永玉六记》……这当然是非常不完全的记录,那时《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刚开笔,另一本长篇小说《大胖子张老闷列传》还没有写……这个材料还有一部分是自传,颇有史料价值,不妨摘录如下: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