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北京17年来批准注册近20家私人博物馆

[来源:北京晨报]  [2013/10/21]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2143976009.jpg[/img]北京私人博物馆一角
西汶艺术网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2143976665.jpg[/img]北京私人博物馆一角

原标题:小众私博盼大众

用了整整17年时间,北京陆续批准注册了约20家私人博物馆,并各自用鲜活的特点,吸引着“小众”的目光。这些纯粹依靠个人兴趣与民间资金组建起来的博物馆,无论传统还是新兴,多数仍在夹缝中艰难前行,有的甚至要面对门可罗雀的尴尬处境。在岁月流逝中,来自民间的“馆长”们,用自己的执著,坚守着北京寻常巷陌中这一缕文化清风。

拓荒岁月

“老派”私博渴望年轻人驻足

1997年,第一批在北京市注册的私人博物馆就已开始面向市民展出,其中不少博物馆几次更换地址、扩大面积,逐渐尝试商业经营,也有一些博物馆慢慢地淡出人们的视线。这些“老派”私人博物馆,强调的是收藏特色,而且,里面的收藏,价值相当惊人。
西汶艺术网
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

“怀念老院子里的好时光”
西汶艺术网
一声声画眉鸟的叫声,开启了周末轻松惬意的一天。家住在广安门内大街的老张提着自己的鸟笼子,骑着自行车到琉璃厂大街逛逛。“我特别喜欢古家具,老物件,平时没事的时候总在这条街上转悠,但是现在来的次数和十多年前比,那可就差得远了。”让老张不常来的原因却是一间叫“观复”的私人博物馆的搬离。那是北京首家民办的博物馆,早在1997年就已对市民开放。

老张说,他十多年前的最爱,就是拿个茶杯子,在琉璃厂西大街的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里,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聊天、欣赏老家具。“当时的观复古典博物馆是一个大院子,不收费,里面都是古色古香的老家具,老摆设。在院子里面有一棵大树,一到夏天叶子郁郁葱葱的,整天都能听见蝉鸣。我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喝着自己在家沏好的茶聊一聊古玩、人生,真是一大美事。”老张提着鸟笼,半眯着眼睛向观复古典博物馆的旧址看,不无落寞地回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老张坦言,在2004年,当他得知博物馆要搬走的时候,心里着实难过了一阵子。“我们当时还经常能在馆里面见到马未都先生,在他空闲的时候会和来参观的人一起聊天,没有架子。我记得得知要迁馆是因为债务问题的消息时,马先生并没有多解释,还宽慰我们说他会将博物馆坚持下去。他说过:‘一个不好的时代,使我得以用微薄的工薪,购进了不少精美的藏品;而一个好的时代,又给予我机会向世人展示它们。’这话我一辈子都记得。”

如今,朝阳区大山子文化园区中,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安静地居于一隅,名气远比当年大得多。但在老张心中,现在的展馆虽然确实漂亮大气,但是他依旧怀念老院子里的好时光。

松堂斋民间雕刻博物馆

“没有年轻人,我看不到未来”

松堂斋民间雕刻博物馆,位于东城区国子监大街3号的一处老宅子,宅子里面的木质房子雕梁画栋,充满古色古香。进到博物馆的宅子里,好像回到了民国时期。在金柱大门门口是一对元朝上马石,经过时间历练已经透出光亮的石花,台阶石上雕着一品文官团鹤祥云图案。石门两侧一对清光绪年间“丹凤朝阳”蹲腿压面石雕,东戗檐为乾隆年间“空城计”砖雕,西戗檐为乾隆年间“月下追韩信”砖雕。正值工作日的下午,博物馆中并没有游客,只是一名售票员在馆内安静地看书。虽然离雍和宫的繁华的确相隔不远,却能轻松地感受到这间老宅的安静。

“虽然是私人博物馆,但依旧受到旅游淡旺季影响。像是你来的这个时候,一般馆里一天都可能等不到一名参观者。”馆里的郝女士说。她是在去年初到馆里工作,接受的第一项培训就是学习雕刻艺术的“皮毛”。“我之前也不是专门搞艺术的,对于这些雕刻艺术不是很了解,我和一些自愿来当讲解员的学生一起在馆长的培训下学习了一个星期的雕刻历史和鉴赏讲解。对于原本认为冷冰冰的大木雕也懂得去欣赏了。”郝女士一边说一边羞涩地笑着。“说实话,刚刚来的时候我根本无法理解这些木雕所谓的艺术价值,看着他们动辄几十万的价钱,心里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经过之后的学习,郝女士渐渐地明白一些基本的欣赏原则。“说白了,就是一股子作品里面的神韵。抓住了,就开窍了。”
西汶艺术网
郝女士说,在这里做了一年多的售票员,让她感觉最深刻的是现代人对于传统艺术的忽视和冷漠。“私人博物馆并不是意味着免费,我们对于游客参观的规定是参观古宅10元钱,参观瓷器以及木雕再交纳门票。”但是为了能让更多的外来游客欣赏到古宅的魅力,博物馆的第一道门票已经作废。“当我说出木雕以及瓷器的展厅需要单独购票的时候,很少有人会继续参观,甚至连询问价格的人都少,绝大部分人都是转头就出去了。”郝女士说,真正热爱传统文化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让她很难过。“这些传统的艺术还是需要年轻人一代代传下去,没有他们,我感觉看不到未来。”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