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节俭之风下的市场化非遗生存状况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3/10/22]
[“加上团体礼品的订购,我们这些年每年的收入还有几百万元。”哈亦琦说。但“八项规定”推行以来,今年上半年,只有私人订购的几万元的收入]

除去不得已的应酬与必要的管理工作,哈亦琦几乎将自己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进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的 “哈氏风筝”的整理与创新创作上,这部分作品或作为收藏品被博物馆、美术馆象征性“收购”。

“这是我余生最大、最重要的事了。”说到这,近60岁的北京哈氏风筝第四代传人、北京一级民间工艺大师哈亦琦眼神流露的更多是落寞。
西汶艺术网
斜阳的余晖下,与哈亦琦一样寂寥的是其身后柜台上摆放的是简洁大方的托盘、果盘以及餐具。

这些是哈亦琦自己的研究与设计团队开发的“哈氏风筝”部分衍生品的实物,“家里只是700多件作品的一部分,还有一些在库房里。”

当然更多的衍生品还是在图纸上。

“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应该只挂在博物馆里做展示,其实也应该在人们的生活里有所活跃,我们应该从这些点滴中知道我们来自于哪里。”哈亦琦说。

2012年12月4日,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节俭之风”也延伸到哈亦琦的生意,这也让哈氏风筝传统的商业模式受到挑战。

公开的数据显示,到2012年,国务院批准公布的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1219项,各省(区、市)人民政府公布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8566项。大部分市、县也建立了本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国家、省、市、县四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体系基本建立。

“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基本形成了项目保护体系,保护的还是一个初级的阶段,如何科学保护,还是要循序渐进。在这个过程中,非遗市场化开发的项目目前很有限,更多还是集中在餐饮与医疗领域。而有些领域的商业开发则有些泛滥,甚至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破坏。”一位在一线做非物质文化遗产管理工作的业内人士表示。

传统的商业模式被打破

对于哈氏风筝的商业化运作, 哈亦琦一直在“其中”。

在最初选择中,哈亦琦却并不想子承父业。他最喜欢的是画画。命运使然,1977年,学习西洋画和中国画的哈亦琦终还是和父亲哈魁明学习制作风筝。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而此时,哈氏风筝还是沿袭的老祖宗的生存方式,只是作为家族的一种副业。
西汶艺术网
改革开放前夕,推动国民经济的三驾马车是 “出口、投资、消费”,在此背景下,1979年,北京成立了专业的风筝协会,并决定组建北京风筝艺术品公司。当时,哈亦琦作为技术人才被调入该公司的实验工厂带学徒、搞设计。

如此,具有素描、色彩等绘画基础、知识与技巧功底的哈亦琦找到最佳的状态,哈亦琦集中制作了150多种风筝,最大的尺寸高达一丈五;1982年他设计的蓝凤蝶风筝成为公司的第一个亮点,备受顾客欢迎。1983年他到美国旧金山、西雅图等地参加为期一个多月的国际风筝表演比赛大会,并获得特别奖。

哈亦琦30岁就当选为哈氏风筝副经理兼实验工厂厂长。

1990年前,公司的发展一直处于上升状态,从第一笔收入几千元到后来的几百万元。上个世纪70年代~90年代,包括风筝、玉器、景泰蓝、刺绣、地毯等诸多民间工艺品也为国家赚取了大量外汇。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但上世纪90年代,随着国家出口体系的改革,工艺品行业规模小、企业散的问题开始显现,地方很难及时组织起上规模的出口货柜,海外市场逐渐丢失,加之民营企业的兴起,哈亦琦所在的集体企业受到了很大影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992年,公司开始转型,并设立了一个部门,专门承接装修项目,虽然还在管理民间艺术品经营,但哈亦琦想的是哈氏风筝的技艺发展的空间有多大。次年,父亲去世,哈亦琦则在艰难与迷茫中正式下海。

公司由哈亦琦父亲的一个中国台湾朋友投资,哈亦琦则出技术,两人共同经营一个以风筝为主业的公司。此时,作为最为传统的精致手工风筝之一,“哈氏风筝”收藏与欣赏的价值更大。

哈亦琦第一笔生意是新加坡人在1993年订做的价格8300元的风筝;第二笔订单是1994年北京市人民对外友协做26000元的风筝。那年年三十上午,拿到这笔钱的哈亦琦直奔父亲的墓地。在告慰父亲时,他也祈祷“哈氏风筝”能够活得更好。

“还好,加上团体礼品的订购,我们这些年每年的收入还有几百万元。”哈亦琦说。但“八项规定”推行以来,今年上半年,只有私人订购的几万元的收入。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