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冀宝斋馆长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留下烂摊子

[来源:法制晚报]  [2013/10/30]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3053932049.jpg[/img]▲今天上午,王宗泉家门口摆上了花圈,陆续有亲友前来吊唁▲昨晚,一户村民家因燃放鞭炮被人砸,有人指认带头的就是王宗泉的孙子 摄/法制晚报记者 吴海浪

[img]uploadpic/201310/2013103053934169.jpg[/img]摄/法制晚报记者 吴海浪

法制晚报讯(记者 朱天龙王妍) 还记得那个陈列着“夏代瓷器”、“商代十二生肖”的河北冀宝斋博物馆么?

昨天,这家博物馆的馆长王宗泉在家中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享年68岁。留在他身后的是关于其馆藏文物是真是假的争论。而这个曾饱受关注的博物馆将何去何从也尚未确定。

新闻背景

冀宝斋曾遭网友吐槽

号称“河北省最大的民间博物馆”冀宝斋博物馆在今年7月曾遭作家马伯庸吐槽。

马伯庸所写的《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部分藏品被网友称为山寨、雷人、错位、穿越。
西汶艺术网
河北省文物局随后公布对“雷人博物馆”冀宝斋的调查处理结果,撤销了其民营非企业单位注册登记证,并对其闭馆整顿。而冀州市纪委、监察局也将对相关部门责任人调查处理。不过之后此事再无消息。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以中藏网为主的一些民间收藏人士却对该博物馆表示支持,中藏网甚至发布声明,称马伯庸的文章是“诽谤”,甚至批评河北省文物局局长“不深入调查研究,不履行保护文物的神圣职责”、“应该下台”。

此事在一场口水战中开始,随着各方口水的用尽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昨天名为“中藏网”的网站发消息称:“冀宝斋”博物馆馆长王宗泉先生,因心脏病突发于2013年10月28日凌晨与世长辞。

记者探访

办丧事 王家谢绝来访

昨晚7时许,记者来到逝世的王宗泉家中进行探访。此时,由于村里的电气设备维修,村里的路灯并没有亮起。一片漆黑当中,记者看到,在二铺村中央的王家的那二层小楼。
西汶艺术网
经过把门三名男子的盘问和通传,一名身穿白色孝袍的男子从大门内走出,表示自己是逝者王宗泉的儿子。

他表示对于父亲过世的问题不便过多透露,如果记者想要了解与博物馆相关的信息,则让记者直接前去博物馆采访,目前家里人都不能接受采访,也不方便让记者进屋吊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问邻居 记者被赶出村

记者来到王宗泉家隔壁的一户村民家中进行询问。一名张姓男子告诉记者,自己的父亲和王宗泉是发小,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王宗泉。

然而就在记者和这名村民聊天的过程中两名男子从记者身旁走过,并回头向张先生也使了个颜色,张先生便称自己知道的情况也并不充分,建议记者再到其他村民家中询问,并转身离开。

当记者试图找寻其他村民了解情况时,两名男子走上前来,用力将记者推开,并质问记者是何身份。

记者表示是来悼念已故的王馆长时,对方则称:“这儿没你的事儿,是记者就了不起啊,赶紧走人。”说罢,又拽着记者的衣服向村外拉拽。直到将记者推至村口处,男子才作罢,但仍表示不允许进入村子,否则便“不客气”。

意外事件

放鞭炮 村民家中遭砖砸

昨晚10时15分前后,记者再次来到二铺村进行探访,没想到意外遇到多名村民正凑在一户村民家门前一起大声叫嚷“必须得报警解决”。村民告诉记者,这户人家刚刚被王宗泉的孙子带头砸了。

村民刘先生称,这家村民赵老太太昨日正逢66岁生日,一些比较熟络的街坊四邻便一起给儿女在外地的老人庆生。吃完饭众人放了一阵子鞭炮就离开了。

到了晚上9时50分前后,突然来了一群青年男子质问:“是谁放的鞭炮?”路过村民郭先生称看见带头的正是王宗泉的孙子。

因为当时放鞭炮的人已经散去,对方看没人应,又看见门口这有爆竹皮,就开始拿着砖头往老太太家里扔。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户村民家大门上的玻璃都被砸得支离破碎,锋利的玻璃碎片散落在屋里的桌椅、沙发以及地面上到处都是。而夹杂在玻璃碎片当中的,则是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砖头。其中一块甚至还耷拉在门上的纱窗当中。

村民赵老太太此时正由另外几名村民搀扶着,面色苍白,站在角落里双腿不住地颤抖。

晚上10时30分左右,警方赶到现场,在对现场进行了一番调查后,又对村民逐一进行了问询,表示会对此事进行进一步调查,如果查明并找到嫌疑人,会对其进行相应的处罚。此外,双方的赔付问题。

身后的争议

1.对王宗泉该弹该赞?

即便从以往媒体的报道看,王宗泉都是个极具争议的人物。在二铺村当了40多年带头人的他在很多人嘴里被称为“王司令”,这一称呼在王宗泉年轻时即已经被叫开。20世纪60年代中期,王宗泉接任村里的工作,他在棚子里修理自行车,这成了二铺村的第一个村办企业。

1984年,二铺村全村人均收入已超过了当时规定的“小康”水平。二铺村上世纪最红火的时候,村办企业数量超过了20家,除了冀州市知名的暖气片厂外,还涉及玻璃、汽修等行业。这些成绩王宗泉都功不可没。

然而除了能干以外,王宗泉司令的名号还有另外一个来源,就是他整人狠。据村民们说,年轻时候的王宗泉就有股子狠劲儿。“有很多村民甚至不敢抬眼看他。”当地一名村民说。而一名负责接待的当地宣传部门工作人员也承认,对于很多棘手难以处理的村民之间的矛盾等,王宗泉只要到现场,“村民立刻就不敢瞎闹了。”

这次记者采访时同样能感受到村民对他泾渭分明的态度。在他家隔壁住的张先生表示,王宗泉人还是非常不错的。“年轻的时候带着大家致富,也确实干了不少事儿,挺能干的,而且人也特别随和,我父亲病了的时候他还特意去医院探望。”张先生的印象中,王宗泉是一个精明能干、随和的“大伯”。

同时也有一些村民称,王宗泉担任村支书的这些年,村里的大事小情都是他说了算,村委会主任基本上没有发言权,甚至后来更是让自己的儿子担任村委会主任。对于花钱办博物馆等事情村民也不赞同,因此一些村民对他有意见。

2.博物馆何去何从?

不管怎么样,王宗泉已经离去,所有的矛盾都不再与他有关,反而是活着的人们开始自扰了。

今天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冀宝斋博物馆,但是大门仍然贴着封条,也没有人员看守。

冀宝斋总顾问、原冀州镇党委副书记魏英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博物馆仍在闭馆整顿,“未来博物馆肯定是要开的,人事也将有变动,但具体怎么弄,我们也在等上级部门的答复。”

上午11时前后,新任的村支书张书记来到村委会内,当记者向其询问有关王宗泉的事宜时,张书记称自己很忙,没有时间接待,便拿起茶杯喝了口水,不再言语。
更多
纽新优品